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玄幻小说 > 真武世界 > 第一千零九十八章 血玉公子

第一千零九十八章 血玉公子

  “你如果买的话,就拿钱商量价格,如果不买,就不要在这里站着,我们还要做生意。”

  杨掌柜不耐烦的说道,如果是普通人的铺面,遇到就算不买的客人,也得客气一番,毕竟和气生财,可是在武者的世界,却用不着客气,对一看就不是买主的客人,半句话都懒得多说。

  杨掌柜看得不错,易云的确不是潜在的买主,他的目光,在馨儿和那十七八岁少女的身上轻轻扫过,两个少女从心里感到害怕,她们就像是猎刀下受伤的小鹿,惊恐而无助。

  “你们这里谁主事?”

  易云看向杨延光,声音中隐匿着森然的杀机,然而,以杨延光的修为,是完全感觉不到易云的气息的。

  他嗤笑一声,正欲讽刺几句,就在这时,他突然眼睛一亮,直接抛下了易云,向另一个方向迎去。

  杨师爷边走边说道:“哈哈,血玉公子大驾光临,有失远迎,有失远迎。”

  杨师爷笑容可掬,脸上的皱纹挤在一起,都快能夹住苍蝇了。

  他口中的血玉公子,是血煞门的核心弟子,在葬阳沙海也算赫赫有名,不过这名气却更多的是负面的,血煞门修炼的是邪道功法,修炼血煞门传承,会抑制不住体内的阴寒之气,久而久之,就会染上喜好人血的习惯,通过喝血来中和、滋养体内阴寒之气,这让血煞门臭名昭著,死在血煞门手中的武者,往往变成一具干尸。

  虽然血煞门名声不怎么样,但毕竟实力强大,对天衍商行来说,不管对方名声,只要对方有实力,能给天衍商行带来利益,炎天聪都会选择结交。

  血玉公子根本就没理会献殷勤的杨师爷,他的目光,都锁定在杨师爷身后的一排少女身上了。

  他一边看,一边摸着下巴,面露满意之色。

  “不错!”血玉点头说道。

  “哈哈,我说不错吧!我之前飞剑传书,让血玉公子来玉光城挑选炉鼎,又怎么会拿一些三流货色,哄骗血玉公子呢。”

  就在这时,一个手持折扇的青年,满面笑容的走了过来,看到这人,易云眼中闪过一丝寒光。

  此人正是炎天聪!

  在炎天聪身后,还有一个老者,这老者头发花白一片,肤色也有些发灰,眼圈深深凹陷,有种精气不足的感觉。

  易云记得这老者,他是炎天聪的师父,化羽上人。

  化羽上人出身宗门,是炎天聪的靠山,化羽上人很少给天衍商行做事,但每年天衍商行都会奉献不少天材地宝给化羽上人花使。

  除了炎天聪和化羽上人之外,还有两个青衫老者跟在后面,他们都是天衍商行的长老,都恭恭敬敬的跟在后面,一副讨好的模样,相对化羽上人和血玉公子而言,他们的身份太低了。

  真是冤家路窄啊。

  能在这里看到炎天聪,易云很是满意,只不过,他现在用了千面易容,要在这传送阵坊市中杀炎天聪,并且不引起任何人怀疑他的身份,也是一件麻烦事。

  对付这化羽上人,如果用出易云独有的招式来,必然引起七星道宫的注意。

  ……

  “好,很好!”

  血玉公子大笑起来,他的笑声有些尖利,有点像宫廷太监的感觉。

  他一跃跳上石台,看着这些少女。

  馨儿俏脸苍白,她的头快埋进胸口了,唯恐被这血玉公子看到,可是即便如此,她也逃不过这一劫。

  作为姬水烟的贴身丫鬟,馨儿原本就有特殊的天赋。

  “哈哈,这个女孩,我很喜欢,我要了!”

  “还有这个!”

  血玉公子,一口气点了十二个少女,只剩下三四个没挑的。

  “就这十二个吧。”

  血玉公子随意的说道。

  “这……”炎天聪听到血玉这样狮子开大口,有些心疼,毕竟这些日子,有各大宗门的高手来玉光城,炎天聪想讨好他们,可是天衍商行能拿出的东西,似乎也就是极品双修炉鼎,会让这些人感兴趣,现在几乎都送给血玉了,他还要去搜寻新的。

  “怎么?不舍得?”血玉公子微微蹙眉,声音轻飘飘的,“我除了采补她们之外,偶尔还需要一些血食,少女的血,还是很鲜美的,十二个女孩,也未必够我一年消耗的,你不愿意?”

  血玉公子的话,落在神机商行诸多女子耳中,简直如同魔鬼一般,他说的是“消耗”,完全没把她们当人。

  “怎么会,舍得,当然舍得!”

  炎天聪急忙改口,满脸赔笑,他对着杨师爷一挥手,“杨师爷,找几个老妈子,把她们洗的干干净净的,带到血玉公子房间里。”

  “是,少爷。”杨延光眉开眼笑,他正欲吩咐下去,却突然皱了皱眉,他看到,易云这穷瘪三,竟然还站在石台旁边。

  杨延光有些火大,他对身边几个壮汉使了一下眼色,几个壮汉会意,向易云走来。

  “这里不是你这瘪三玩意儿待的地方,赶紧滚,免得让血玉公子看了反胃!”

  一个壮汉伸手就去抓易云,然而他伸手的一瞬间,突然觉得手腕一凉,接着一股剧痛传来,他转头一看,他的右手已经消失了,从手腕处齐齐斩断!

  “啊!”壮汉发出一声惨叫,惊恐的看着易云,他那胡子拉碴,充满沧桑的脸庞,冷漠的看着自己,眼神似乎在看一个死人。

  刚才壮汉根本就没见易云动手,自己的手竟然断了!

  “小子!你找死!”杨延光愤怒了,他没想到易云突然动手,而且这么狠,这可是在玉光传送阵,是天衍商行的地盘,他居然对天衍商行的一级护卫动手。

  “嗯?”

  血玉公子转过头,看向易云,他的瞳仁有些暗红色,嘴唇也格外鲜艳,他舔了舔嘴唇,露出了一丝玩味之色。

  他没想到,之前他根本就懒得注意的一个小人物,居然突然出手了:“有趣,这个世界不知死活的人可真不少,可惜了,中年大叔的血,一点也不可口,喝我都懒得喝。”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