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科幻小说 > 仙武世界大反派 > 第五十九章 岳鸣珂和练霓裳

第五十九章 岳鸣珂和练霓裳

  漆黑的夜色之下,练霓裳飞快的在这沈阳城之中穿梭着。

  她的轻功本来就非常的精妙,在得到了古霄传授给她的分身魔影之后,那原本就非常诡异的轻功更是一日千里,在这原本囤积了千军万马的沈阳城中,这位玉罗刹犹入无人之地,非常轻松的就穿过了这沈阳城的大街小巷。

  练霓裳一边运起了轻功,在沈阳城的街道上穿梭着,一边思索着自己和古霄之间的关系。

  她不是傻瓜,当然能够看得出来,那个男人对自己是动了真情。否则的话,这个男人就不会在明明已经知道了自己想要杀他的情况下,还对自己的行为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要说不感动,那是骗人的。

  只是感动归感动,练霓裳还不至于因此就放弃了自己复仇的念头。

  这三年多来,她永远都无法忘记自己的山寨被攻破的那一个晚上。

  就在那个晚上,自己那些相处多年的姐妹们,尽数死在了官兵的刀下,这些姐妹们一个个死得时候的那个凄惨的模样,时至今日,她还是无法忘记。

  她能够记得死在自己面前的每一个姐妹,临死之前,都看向了自己,这些姐妹们想要表达的意思,她非常的明白,姐妹们是希望自己可以为她们报仇!这几年来练霓裳从来都没有忘记复仇的念头。

  只是她实在是有些做不到。

  因为这几年来,沦陷的人又岂止是只有古霄一个,沦陷的人还有她自己。

  在古霄沉醉在她的飒爽英姿的同时,她自己又何尝没有沦陷在了这个铁骨铮铮,尽忠职守的将军的身上?

  练霓裳这几年,在古霄的身上,第一次真正知道了一个真正的将军到底应该是怎么样的。这个男人简直就是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军人,他不同于自己以往见过的任何一个军中的将领。

  他不贪财,不好色,从来都不贪污军饷。吃空额什么的更是不可能发生在他的身上,对部下也是恩威并用,平日里几乎是和军中的士卒同吃同住,因此深受广大将士们的热爱。在他担任延绥总兵的这一年里。老百姓的日子都好过了许多。

  最起码,原本每逢秋冬就杀入陕西肆虐的鞑靼骑兵,是没有人再敢在他的眼皮子底下放肆了。

  正是因为这个人的好,练霓裳这一年来,已经开始有意的疏远他了。一开始的时候。她来到这个男人的身边,只是想要伺机刺探这个男人的虚实,无论是抓住他的把柄,还是找出他武功的破绽,都是她的目标。

  只是,在和这个男人接触了一段时间之后,她那原本坚定无比的复仇之心,就开始变得松软起来了。因为她发现,自己已经有些下不了手了。

  因此,她只能强迫自己离开他。因为她真的很害怕自己爱上他!不,应该是怕自己陷得更深。

  女儿家的心思百转千回,当练霓裳终于来到了沈阳城外,见到了自己要找的人之后,她表面上已经恢复了平静,至少原本纷乱的思绪已经被她给压制住了。

  沈阳城外,城郊。

  此刻,正有着一个三十岁左右,方面大耳的年轻人等在那里,见到练霓裳夹杂着一阵疾风出现。这名年轻人立刻就迎了上去,欢喜的说道:“师妹,你来了,耿绍南没有为难你吧?”

  练霓裳看到这个年轻人。面色一暖,这个年轻人正是她的师兄岳鸣珂。

  刚刚,她对古霄说,自己没有找到师兄,那当然是骗人的。事实上,她非但找到了自己的这位师兄。而且这位师兄还已经答应加入了他们。

  听到师兄的询问,练霓裳摇了摇头,道:“没有。”

  “那就好。”岳鸣珂闻言,当下就松了一口气,他还真的害怕古霄会伤害自己的这位师妹,要知道,这几年,武当叛徒耿绍南这七个字,在江湖上可谓是恶名昭彰,简直就是声名狼藉。

  在武林中人的口中,这位昔日的武当紫阳道长的首徒,如今早就已经变成了一个滥杀无辜,残害生灵的魔头。

  岳鸣珂当然不会笨到去相信江湖上的这些以讹传讹的传言,可也绝对不认为古霄会是什么好人。

  岳鸣珂这个时候突然想起了另外一件事,追问道:“师妹,耿绍南现在怎么样了?”

  练霓裳道:“耿绍南说自己还要再办一些事情,然后才打算退出官场。”

  不知道为什么,对于古霄想要杀了杨镐的事情,练霓裳本能的想要给他隐瞒下来,不想泄露出去。因为正如古霄信任她一样,她也不希望自己在古霄的眼中,是一个根本就不能保守秘密的长舌妇。

  更何况,在来到了辽东之后,她已经从那些前线的将士们的口中,知道了这些将士们都对杨镐这个躲在沈阳城里,实际上什么都没有做,最后却得到了朝廷奖赏的督师是一肚子火。

  站在这些真正浴血奋战的将士们的角度上,杨镐的确是该死。

  “是吗?”岳鸣珂看得出来,自己的这位师妹是隐瞒了一些东西,可他却不想深究。

  毕竟,彼此虽然是师兄妹的关系,但关系却并不亲密,自己要是贸然干涉师妹的私事的话,那只会让师妹反感。

  说到这里,练霓裳突然抬起头来,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的师兄,说道:“师兄,我刚刚从耿绍南的口中得知了一个消息。”

  “什么消息?”岳鸣珂惊道。

  岳鸣珂知道,师妹既然用这种郑重的语气说话,那只能证明,这一次的事情是真的不小,甚至很可能还关系重大,乃至于和他们的计划有关。因此,由不得他不郑重。

  练霓裳看着岳鸣珂,一字一句的说道:“我们的计划已经被耿绍南给知道了。”

  “什么?”岳鸣珂闻言,大惊失色。

  他虽然只是刚刚参与进了这个计划,却很清楚,这个计划到底关系有多么的重大,甚至可以这么说,这个计划一旦要是暴露了,那死的人就不是一个两个了,而是很多很多的江湖上的人都会受到牵连。

  可现在,他们计划里的目标居然已经知道了这个计划的存在,顿时就使得岳鸣珂是心急如焚。

  练霓裳一眼就看出了岳鸣珂的担心,急忙宽慰道:“师兄,你放心,耿绍南并没有打算对我们动用朝廷的力量,他非常直接的告诉我,他会和我用江湖上的方式来解决这一切的。”

  刚刚古霄虽然没有这么明说,可练霓裳冰雪聪明,自然听得出他话里的潜在意思。

  “但愿如此吧!”岳鸣珂却没有练霓裳这么乐观,江湖上的那些流言蜚语终究还是对他造成了一定的影响。他不相信,一个如果脱下了那身官服,在江湖上是寸步难行的人,会和他们用江湖上的方式来解决。

  练霓裳自然看得出来,岳鸣珂的顾虑,只能在心中叹息一声。

  “什么时候?”岳鸣珂见师妹有些不高兴了,急忙转移话题。

  练霓裳仿佛也忘记了刚才的不愉快了,道:“最迟三个月后,还是在定军山。”(未完待续。)

  ps:距离一百张月票只剩下十几张了,一旦一百张月票,血月马上加更,绝不食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