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三国震动

  时间过得很快,就在陈天这边,围着古霄和龙星宇转圈圈的时候,三个国家的高层也全都知道了在这石国边境地区正在发生的一切。

  殷国,殷都。

  生得龙精虎猛,年约四旬的殷国当代国君,正在王宫之中的一剑偏殿之中集一些亲近的大臣,商量着这一次所发生的事情。

  “诸位爱卿,应该都已经知道发生的事情了吧”殷君望着站在殿中的大臣们,冷冷的满是威严的说道。

  听到殷君的话,在场的大臣几乎都是浑身一个哆嗦reads;。

  他们这些人跟随殷君多年,当然知道殷君这么说话,代表着什么

  每逢殷君用这种语气说话的时候,都意味着将要有很多人的人头要落地,这对于在场的人来说,实在不是一个好消息。

  “陛下请放心,微臣这便亲自前往石国,将那个胆敢违抗圣意的小畜生的人头给砍下来”殷君话音方落,古家家主古策就第一个站出来,对着殷君大表忠心。

  殷君似笑非笑的看了古策一眼,道:“爱卿有这份心是好事,只是爱卿还是避嫌一二的为好”

  古策听到殷君如是说,立刻就吓得浑身冰凉,手脚乱颤。

  他当然知道,自己要是站出来的话,那势必会迎来这样的结果,只是他却是非站出来不可。因为他已经知道,自家那个被自己亲手送上死地的侄儿,如今非但没死,而且还活得有滋有味的。

  这种情况,对于殷君来说,自然是万万都不能容忍的。

  所以,他才会站出来表忠心。

  此刻。虽然遭到了殷君的当众嘲讽,面上吓得浑身发抖,但是古策的心中却暗自松了一口气。因为做了如今的这位国君十几年的臣子。他哪里不知道,这位国君的脾气。他既然这么说了。那便意味着这笔账暂时性的被记下了,要是表现好的话,那以后都不会有清算的时候了。

  “老将军如今嫁女在即,何必操劳。”玉凤公主站出来,对着古策宽慰道。

  如今,整个殷都的人都知道,这位古家家主为自家的女儿选择了一位乘龙快婿,此刻玉凤公主站出来。拿这件事情出来说事,本身便也有唱红脸的意思。

  御下之术本来便讲究的是恩威并用,如今既然殷君亲自唱了白脸,那玉凤公主自然就要站出来唱红脸了。

  “呼”古策总算是松了一口气,知道自己的这一关算是扛过去了。

  “皇兄,不如便由臣妹前往,弥补这一次的遗憾,如何”玉凤公主主动请缨道,语气之中满是志在必得的决心。

  殷君闻言,不禁露出了一丝满意的神色。只是在满意的背后还夹杂着一丝担忧。

  对于这位年纪最小的妹妹,他素来都是疼爱有加。

  而这位妹妹,也的确没有辜负他的宠爱。素来都是让他最放心的。当然,必须去掉十二年前的那件事情十二年前,所发生的事情早就已经变成了禁忌,看来,她是打算亲自去抹去自己十二年前的错误了。

  “小妹,你有把握吗”满意归满意,但殷君的内心还是有些不放心,当下皱眉问道。

  对于古霄和自己的这位小妹之间的恩怨,他很清楚。他当然知道。自家小妹一直以来,都有一个愿望。那便是能够亲手杀了古霄,让十二年前的事情彻底的湮灭在所有知情者的心照不宣中。

  只不过。纵使他久居深宫,也知道古霄这个小子可不是一个好对付的人,心中还是有些为难,害怕这位最宠爱的妹妹会失手。

  “请皇兄放心,臣妹有着十足的把握,势必可以斩下古霄那小子的人头reads;”玉凤公主信心满满的说道。

  殷君想了想,如今的古霄已经是一条丧家之犬了。以往,他虽然能够和自己的这位小妹斗得是难分胜负,那是因为有古家站在他身后的缘故。如今,已经沦为丧家之犬的古霄,想必已经不再是自己的这位小妹的对手了。

  “好,朕就命你率领高手前往,一定要把古霄的人头给我提回来”殷君终于被打动了。

  “是,请皇兄放心”玉凤公主傲然答道。

  都国王宫。

  相较于殷国王宫的恢弘大气,这都国王宫则是流露出了一种骄奢华贵的味道。在这皇宫之中,几乎到处都是悬挂着各式各样的奢侈品。

  此刻,在一间轻纱笼罩的大殿之中,正传出一阵议论声。

  相较于殷君的龙精虎猛,一脸威严,都国国君就看上去要差上许多了,因为他的脸色呈现出一种病态的苍白,一看就是酒色过度的迹象,他的身上自然也不会缺少威严,但却给人一种色厉内荏的感觉。

  昏君

  无论是谁,相信在看到了这位都君之后,都会第一时间的在心头浮现这个词。

  这位都君,简直就是昏君这个名词的最佳解释。

  此刻,都君正在和身边的一位一身傲气,浑身上下更是萦绕着一股目中无人的味道的年轻人说话。

  “王儿,这一次的事情,朕就交给你来办了”都君温和的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的儿子,说道。

  被都君称呼为王儿的年轻人,很明显是一位都国王子。

  此刻,这位都国王子,一脸傲气的说道:“请父王放心,儿臣一定会把那两个小畜生的人头给您提回来,祭奠老太师的在天之灵”

  “那就好”都君闻言,立刻满意的点了点头。

  很快的,在这位王子退下去之后,在这间大殿之中,就立刻响起了一片莺声燕语。

  石国皇宫。

  在这周边三国之中,这石国皇宫是最为寒酸的一个了,估计就是古家的将军府,都比这里看上去豪华。

  此刻,在这石国皇宫之中,类似的对话同样的发生了。

  一身战甲,生得一脸络腮胡子的石国国君看上去更像是一个军人,甚至是一个土匪,而不像是一国之君。

  如今,这位看上去简直就像是一个土匪的石君同样的在对着自己的臣子发号施令。

  “镇国公,这次的事情事关重大,就全都教你你去办了”石君对着下首的镇国公下令道。

  镇国公一脸正色的答道:“请陛下放心,老臣心中有数,老臣一定会把这次的事情给您办得妥妥当当的”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