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科幻小说 > 仙武世界大反派 > 第二十七章 截杀铁飞花

第二十七章 截杀铁飞花

  轰轰烈烈的比武招亲已经开始了。

  自从皇帝下旨,要在全国范围之内,为天香公主比武招亲以来,整个天下都轰动了。

  谁不知道,皇帝最为宠爱的女儿便是这位天香公主,据说天香公主不光人长得漂亮,而且还多才多艺,可谓是才貌双全。

  一旦娶了她的话,那无异于是一步登天

  最为关键的是,皇帝颁下圣旨,说是无论是什么样的身份,只要年纪未满四十,就都可以参加比武招亲。

  一时之间,整个江湖都为之震动了。

  正所谓,学成文武艺,货与帝王家。江湖上多得是想要出人头地,扬名立万的江湖人。

  如今,皇帝的这道圣旨,无异于是给了这帮整天自认为,自己天下第一,只不过是怀才不遇的年轻人们,一个出头的机会。

  如今,在全国各地,都已经开始了轰轰烈烈的比武招亲

  只可惜,原本另外一件事情也应该非常的轰动的,但是与这件事情一比,立刻就没有人感兴趣了。

  大名鼎鼎的女神捕铁飞花,在江南捣毁了七彩门总舵,击杀七彩门门主曾同,缴获七彩门名册。

  这个消息,原本应该是非常的让人震惊的,只是和上面的那件事情比起来之后,就立刻没有多少人还对此有兴趣了。

  夜幕之下,在江南的一条通往京城的官道上,两骑快马正奔着京城而去。

  “小姐,这真是太不公平了。”马背上的人,是一对主仆,她们都是女子,此刻,那名一身翠绿色衣裳,丫鬟打扮的小丫头,正在对着自己的小姐抱怨着。

  她的小姐生得英气逼人,比起剑雄的那种男儿的英气不同,她的这一种是女儿的英气。

  这对主仆不是别人,正是大名鼎鼎的女神捕铁飞花和她的丫鬟柳儿。

  说起这位女神捕铁飞花,也是一位传奇人物。

  她的祖上乃是当年孔夫子门下七十二贤人之一,本姓南宫,因为为人铁面无私,被皇帝赐姓为铁,多年来一直都担任都察院都御史的职位,只是虽然当上了高官,但是这位铁捕头却喜欢在民间查案。

  多年来,一直都在民间四处查案,以致于无论是民间还是官场,都更喜欢称呼她为铁捕头,而不是称呼她的官职。

  如今,这对名为主仆,实际上情同姐妹的二女是刚刚在江南办完了案子,正要回京。

  只是一路上,她们却没有听到以往她们办完案子之后,都会听到的关于女神捕的种种赞歌,因此柳儿这丫头正在为自家小姐抱不平呢

  铁飞花看着身边的柳儿,摇头叹息道:“这有什么不公平的”

  “凭什么整个江湖都因为那个刁蛮公主的事情而轰动,小姐这一次您可是铲除了七彩门呀,皇上也不说给您升官。反而忙着操办自己女儿的婚事,这不是太不公平了吗”说到这里,柳儿的话语已经近乎大逆不道了。

  铁飞花听到这里,连忙打断道:“柳儿,不许胡说”

  想起这一次关于七彩门的案子,铁飞花就觉得有些不对劲。

  这一次,剿灭七彩门事情比她想象之中的还要来得顺利,在拿到了名册之后,她就带着柳儿去了一趟快意堂,会同快意堂的好汉,一起剿灭了名册上的七彩门杀手。

  只是,让她觉得奇怪的是,明明那个真正的曾同,躲在杨府中的游先生早就已经被人救走了。

  那按理来说,即使是拿到了名册,也多半杀不了多少七彩门的杀手了。可事态的发展反而出乎了她的预料,因为七彩门名册上的那些杀手都被她轻而易举的就带着快意堂的人给杀了。

  这未免太反常了吧

  铁飞花简直都在怀疑,名册上的这些杀手是不是都是被主动放弃的。

  转念一想,又觉得不可能。

  七彩门只是一个杀手组织,哪里来的那么多的杀手可以被放弃了。

  “小姐,你看”就在铁飞花在思索自己遇到的疑点的时候,柳儿的一声惊呼,惊醒了她。

  就在她们面前的这条通往京城的官道上,不知道什么时候,就在她们的前方,一个斗笠人已经背对着她们挡住了去路。

  月色之下,朦胧的月光洒满了整条官道,整天官道都显得有些昏暗。

  可这个斗笠人却偏偏拥有着让人第一眼就注意到他的本事。

  清脆的马蹄声,在官道上不停地响动着。

  按理来说,这个人早就应该避开了,可这个人却还是站在那里,丝毫都没有避开的意思。

  来者不善主仆二人对视一眼,从心中一同涌起这个念头。

  “柳儿,冲过去”铁飞花大喝一声,已经策动坐骑,抢先冲了过去,想要在这个人的面前飞跃过去。

  只是,斗笠人背对着她们,却似乎后脑勺长着眼睛一般,劈手便甩出了一道黑光。

  “吁”铁飞花只感觉到胯下的战马一松,紧接着战马便发出了一声凄惨的哀鸣。一双前腿一软,险些将铁飞花给抛飞出去。

  铁飞花双脚在马身上一点,整个人已经飞了起来,在空中一个翻身,稳稳地站在了地上。

  嗖又是一道黑光自斗笠人的手中射出。

  只是这一次射的不是铁飞花,而是柳儿的坐骑。

  “啊小姐”没有丝毫疑问的,柳儿的坐骑也被射伤了腿,险些把柳儿给抛出去。只是,与铁飞花不同的是,柳儿可不会武功,只能在空中惊呼道。

  铁飞花赶忙飞身而起,将柳儿给接住。

  “敢问朋友,如何称呼”铁飞花紧紧的握住自己的剑柄,喝问道。

  到了如今的这个地步,铁飞花哪里还看不出来,这个人就是冲着她们来的,只是她很好奇,这个人又是谁

  “哈哈,你动了我的七彩门,还问我是谁”斗笠人发出一声冷笑道。

  “曾同”铁飞花惊呼出声,“你才是真正的曾同”

  斗笠人闻言,转过身来,露出了一张下半张脸带着面具的面容,笑道:“你叫我曾同也可以,只不过我更喜欢别人叫我藏镜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