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诸葛正我

  时间过得飞快,很快的,就到了东方侯和冯少卿商定好的婚期了。

  这一天一大早,古霄就带着一队人去了妙州。

  他要在那里,接自己的新娘。

  一行数百人,浩浩荡荡的朝着妙州而去。

  堂堂的侯爷公子娶亲,自然不能像是一般的人家那么的轻率。因此,这一天,东方侯给古霄安排的仪仗队,有数百人之多。

  古霄带着一帮子人,径直进了妙州城。

  他骑在一匹高头大马上,顾盼之间,满是说不出的得意。

  “酒给我酒我要酒”就在古霄刚刚进了妙州城的时候,从他身前不远处,就传来了一阵喧杂声。

  古霄皱了皱眉,一眼看去。

  原来,就在他身前不远处,一名喝得醉醺醺的醉汉被人从一间酒肆当中扔了出来。这名醉汉披头散发,打扮的简直就和一个乞丐差不多,但还是拼命的想要酒。

  “李兆廷”古霄一眼看去,立刻就知道了这个人是谁了。

  这个人除了他让成是非带坏的李兆廷之外,还会有谁。不得不承认,成是非干这种事情真的是非常的拿手。一个月前,他看到李兆廷的时候,李兆廷的身上,除了呆气之外,还多少有着几分傲气。古霄看得出来,他当时是在自傲自己读书人的身份,自傲自己是冯素贞的心上人。

  只是如今,李兆廷的身上,已经没有了丝毫的傲气,因为他心爱的女人就要嫁给别的男人了。

  而偏偏,他什么都做不了了。

  古霄只是看了李兆廷一眼,就收回了自己的目光。nad1;

  这个人已经废了根本就不值得他放在心上。想要把一个人变好很难,但是想把一个人变坏的话,就很简单了。不过短短的时日,这个书呆子就已经废了,从此再也不会出现在他的生活中了。

  一行人浩浩荡荡的朝着知府衙门的方向而去,很快的就来到了已经披红挂彩的知府衙门门前。

  此刻,知府衙门很明显也是经过了一番修整,披红挂彩,打扮的是喜气洋洋的。

  古霄飞身下马,冯少卿牵着自己女儿冯素贞的手,已经在那里等了。

  古霄上前一步,行礼道:“小婿拜见岳父大人”

  “哈哈,贤婿不必多礼”冯少卿笑着将古霄扶起来,在他的身边,冯素贞早就已经穿戴整齐,一身嫁衣,盖着红盖头,等着古霄的到来了。

  古霄自冯少卿的手中接过红绸球,牵着冯素贞朝着花轿走过去。

  ”果然是冯素贞“就在牵上冯素贞的时候,古霄就开始试探起来,他可不希望自己的新婚之时,冒出新娘子逃跑的事情。因此,就渡了一股真气过去,想要验一验冯素贞的真假。

  因为他记得,冯素贞的武功是很不错的,只要这么一试,就能试出她的真假。

  还好,那种新娘子在新婚逃跑的倒霉事情,并没有发生在他的身上。

  就在他的真气刚刚渡过去的时候,就被冯素贞给化解了,这种表现,已经证明了他手上的这个的确是冯素贞不假。

  古霄牵着冯素贞,将她给送上了花轿。

  “岳父大人,小婿先行一步了。”翻身上马之后,古霄对着冯少卿行礼道。

  “哈哈,贤婿慢走”冯少卿一张胖脸简直笑得像是一朵花了,说道。nad2;

  接到了人,一行人就浩浩荡荡的朝着京城的方向而去。

  古霄骑在马上,心情破天荒的有些得意忘形起来。

  虽然他并不喜欢冯素贞这个女人,可是能够占有这样一个女人,相信任何男人都不会觉得心情不好的。

  一行人再一次的朝着京城的方向而去。

  就在出城门的时候,冯素贞自轿中探出头来,想要看一看那个男人来了没有。

  纵使这一个月来,她对于那个男人已经是近乎绝望了,可心中还是有着一丝希望的,她希望那个男人能够像一个男人一样的站出来,证明他对自己的爱情。只可惜,让她失望的是,她什么都没有看到。

  自己心底的那个男人根本就没有出现。

  彻底绝望的冯素贞,眼角流下了一滴晶莹的泪珠。

  妙州距离京城,说远不远,说近也不近。

  在赶了整整一天的路之后,傍晚的时候,古霄终于带着花轿回到了自家的侯府。

  此时,侯府之中早已经是高朋满座,朝中的文武百官,几乎都到了。甚至于,连那位城府极深的铁胆神侯都带着他的三个义子义女来了,坐在他身边的则是国舅蔡京、宰相等人。

  古霄的便宜老子,东方侯笑得非常开心的正在招待着客人。

  “圣旨到”就在古霄牵着冯素贞刚刚进门的时候,宫中的圣旨送来了。

  一个白发苍苍,却非常精神的老者手持着一道圣旨赶来。nad3;

  “诸葛正我”一看到这个老家伙,古霄心中就是一惊。

  对于诸葛正我这个老家伙,他一直都保持着三分敬畏。

  因为这个老家伙不光是为人城府极深,武功也是深不可测。甚至于,古霄隐约觉得,即使是铁胆神侯也未必便是这个老家伙的对手。

  如果说,铁胆神侯因为吸纳了太多的功力,使得他的战力远远地超出他的武学境界的话,那诸葛正我这个老家伙就是正好相反。在诸葛正我的身上,是他的武学境界,远远地高出了他的战力。

  正因为如此,古霄才对诸葛正我保持着三分敬畏,甚至他一直都怀疑,诸葛正我的精神境界,已经进入了先天之境。

  “圣上有旨”诸葛正我一进门,就大声着呼喝一声,然后就开始宣读圣旨。只是在宣读圣旨的时候,他的眼神却一直都放在了古霄的身上,看他的眼神非常的古怪。

  “怪事,这个老鬼为什么这么看着我”古霄跪在地上,接着诸葛正我带来的这道早就心有预料的圣旨,心中惊道。

  他有一种感觉,诸葛正我看着自己的眼神之中仿佛蕴含着某种东西,难不成,自己的秘密被这个老鬼给发现了不成

  ;

  printchaptererr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