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比武招亲

  “父亲”古霄恭敬的朝着上首坐着的东方侯行了一礼。

  东方侯年约四旬,生得儒雅俊秀,整个人看上去更像是一位颇具魅力的中年帅哥,而不像是当今天下近乎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侯爷。

  “胜儿,起来吧”东方侯笑着点了点头,然后示意让古霄起身。

  古霄站直身子,然后就坐下来开始吃饭。

  饭桌上,父子二人之间的关系非常的僵硬,没有半点正常父子应该有的和谐温情。

  古霄一边吃着面前的饭菜,一边开始思索自己今天要做的事情。

  今日,他要前往妙州,参加妙州知府冯少卿的宝贝女儿冯素贞的比武招亲大会。

  换句话来说,古霄现在所处的环境乃是一个混合世界,在这个世界上,不光有着魔剑生死棋的剧情,剑雨剧情,武林外传的剧情还有着新女驸马的剧情,如果说,只有这些的话,那也就罢了,关键的是,在古霄的记忆里,在西域有着一个雄霸西域,只是表面上对中原称臣的四方城,城主叫欧阳飞鹰,江湖上还有着一个让人闻风丧胆的血月神教的存在。最为恐怖的是,宫中有个第一护卫叫诸葛正我,他还有个皇叔,人称铁胆神侯。总之,凡是他上一世看过的武侠影视剧情,几乎都能在这个世界里找到。

  当他刚刚发现这些乱七八糟的人物都混杂在一起之后,他的头一个念头就是要崩溃了,这都是些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只是,当惊骇过后,他的心情就转而变得狂喜起来,因为这么多的厉害人物都放在一块,那他浑水摸鱼的机会不是要大上许多。

  同时,当古霄想到自己临近昏迷的时候,依稀看到自己是投进了一个由很多小气团组成的气团之后,他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来到这样一个世界上。

  在构成他现在所处的世界之中,那些乱七八糟的世界,几乎都只是表现了一个完整的世界的一部分。比如说,雪花女神龙只表现了西域,天下第一则说的是朝廷,魔剑生死棋则只表现江湖。这些世界严格来说都是非常零碎不完整的,所以才有了他现在所处的这个混合世界的出现。

  而他自己就是新女驸马中的头号反派东方胜,也就是女主冯素贞名正言顺的丈夫,阻拦女主冯素贞与男主李兆廷结合的头号障碍。

  只是,无论是过去还是现在,古霄都不认为,东方胜也就是现在的他想要娶冯素贞为妻有什么错。凭什么才子佳人的模式就是这个世界上唯一受欢迎的模式,而作为贵族子弟想要娶自己心爱的女人便是丧尽天良。

  古霄从来都不认为,爱情便是人这一辈子最为重要的东西了。

  就像他面前的这一辈子的老子东方侯一样,这些年来,他的这个便宜老子东方侯和皇帝的宠妃据妃娘娘的事情在这朝野之中,早就已经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了,可皇帝还不是照样装作不知道。

  说到这个便宜老子,古霄就觉得很失望。

  一直以来,他最大的愿望便是可以再体会一把正常的家庭温暖。

  只可惜,这个愿望一直都没有实现的机会,在上个世界的时候,他是被白起给养大的,父母都死的很早,而在主世界的时候,老子更是差不多把他当成仇人一样看待。如今,他更是已经和自己的家族给反目成仇了。

  古霄不认为,自己现在还有回去的机会。

  至于在这个世界上,他现在的这个便宜老子,对他虽然不能说差,但是也好不到哪里去。古霄知道,这是因为,他有另外一个儿子存在的原因。他的这个便宜老子和皇帝的宠妃菊妃娘娘生了一个小皇子。

  这件事情,甚至连皇帝自己都是心知肚明,只是却装作不知道。

  便宜老子一直都希望,自己的这个私生子可以登上皇位,实现自己年轻时候没有实现的梦想。对此,古霄则是不置可否,想法倒是很好,但能不能实现,那就是另外一个问题了。更确切的来说,应该是没有自己帮忙的话,小皇子就算是坐上了皇位,也只是一个傀儡

  “胜儿,你今天就要去比武招亲了,有把握吗”好不容易吃完了饭,东方侯立刻笑着问道,笑容之中满是慈爱。

  古霄面上倨傲的说道:“冯素贞,非我莫属”

  “胜儿,你这话说得太过了,据为父所知,宰相公子刘长赢也有意参与这次比武招亲”东方侯打击道,对于儿子的自傲,他也是相当的头痛的。

  这孩子什么都好,唯独便是这个傲气,仿佛谁都不放在眼里一样。

  古霄道:“就凭刘长赢的那三脚猫的本事,也配和我比”

  对于刘长赢这个皇帝的私生儿子,他素来都是不怎么看得进眼。

  在古霄看来,刘长赢有雄心壮志,却没有与之相匹配的才能,为人更是冲动鲁莽,比他自己这个整天以莽夫的外表迷惑别人的人,更加的冲动。

  看一看皇帝的两个儿子,一个太子,整天只知道木鸟木鸟木鸟最后当上了皇帝之后,居然把文武百官口中的万岁给改成了木鸟飞,这都是些什么东西另一个只知道整天像头蛮牛一样的横冲直撞,没有半点沉稳。

  两个儿子,没有一个适合坐上那一把龙椅的。

  在古霄的眼中,能够坐上那把龙椅的人,只有一个,那便是他所选择的人

  在经历了被大殷出卖之后,古霄对于权力已经有了一种本能的厌恶感,他厌恶这种让人变得疯狂的东西,这东西能够将一个正常的人给变成一个冷酷无情的疯子,可以让父子相残,兄弟反目。因此,他只是追求那种玩弄权力的感觉,而从来都不会贪恋权力。

  因为,在星辰大陆上,讲究的是强者为尊,所谓的皇帝或许还没有那些大宗派的内门弟子脸面大。所以,在星辰大陆上,古霄根本就没有实现他这种玩弄权力的时间和资本。

  而在这个世界就不同了,作为皇族,他有着超越这个时代的见识,和聪明绝顶的智力。因此,如今的这种情况下,已经足够满足他的这种变态的玩弄权力的了。

  只不过,这个世界上好像没有进入先天之境的高手,大部分人都是后天之境。

  这些年来,他不断的搜集各种武技秘笈,也不过是将自己的实力提升到了后天第七层的境界,隐瞒起来的话,则只有后天第四层。

  “少爷,该出发了。”吃完早餐之后,就有下人上前,对古霄禀报道。

  古霄淡淡的点了点头,道:“走吧”

  很快的,就从侯府之中浩浩荡荡的走出来一群人,一群人前呼后拥的朝着距离京城不远处的妙州而去。

  古霄骑在马上,望着周围来来往往的人群,心道:终于要开始了,冯素贞,我倒要看看,你的心是不是真的那么冷我是不是真的得不到你的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