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科幻小说 > 仙武世界大反派 > 第十八章 煞气大爆发

第十八章 煞气大爆发

  厮杀的战场之中,古霄与那员石国敌将的厮杀已经是越发的激烈了。

  此时,二人都是衣衫不整,发髻凌乱,一身的战甲上也到处都是破损的地方。

  “杀啊”古霄一剑刺出,朝着敌人刺去。

  在这个前所未逢的敌人的面前,他的战血已经被彻底的点燃。

  在这个时候,他的一腔算计早就已经被他自己给放下,原本坚定的逃生之念也不知道丢到哪里去了。

  说实话,古霄还是头一次遇到一个旗鼓相当的对手。这么多年以来,他早就知道,在这星辰大陆上,真正的高手不知道有多少,自己不过是属于那种杂鱼之中杂鱼。只不过知道归知道,他所处的殷国本身便是一个小国家,所以他也没有遇到过高手。如今,碰到了这员敌将,古霄立刻就无比兴奋。

  在这一刻的古霄,他已经不再是往日里的那个算计无双的世家公子,而是一个真正的战士,对于战士来说,只有一件事情是最重要的。

  那便是,战胜对手

  同样的,作为他的对手的石国敌将也是一般无二的想法。

  只不过与近乎被逼上梁山的古霄不同,这员敌将本身便是一名真正的战士

  两名战士,为了战胜对手,展开了最激烈的厮杀。

  古霄一剑刺出,朝着敌人的心口刺去,结果立刻就被对方枪身横档,便给挡住了。

  正所谓一寸长一寸强,一寸短一寸险,二人为了胜利,展开了最为激烈的战斗。

  铛又是一声激烈的撞击。

  石国敌将一枪朝着古霄的脖颈刺过来,结果立刻就被古霄手中的天血剑给挡住。两件罕见的神兵利器,再一次的发生了撞击。

  嘭古霄与那员敌将同时身在晃了晃,又是不分胜负。

  “好小子,你叫什么名字我还是头一次遇到能和我打成平手的对手”石国敌将终于主动询问起了古霄的名字,想知道这个值得纪念的敌人叫做什么名字。他的声音非常的粗犷,远远不同于古霄那冰冷的声音。

  古霄晃了晃自己再一次被震得发麻的胳膊,冷漠的说道:“古霄”

  “龙星宇”石国敌将一振大枪,自我介绍道。

  “再来”古霄长剑一抖,大喝道。

  “怕你不成”龙星宇不甘示弱的喝道。

  枪剑再一次的被举起,两人目不转睛的盯着面前的敌人,手中的兵器被紧紧的握紧,等待着再一次的交锋。

  这一次的交锋,不同于方才,这一次将是一场你死我活的决战。

  二人都是目不转睛的紧紧地盯着对方,想要寻找到对方身上的破绽,进而打败对方。

  轰隆

  就在古霄目不转睛的寻找着龙星宇身上的破绽的时候,一声巨响突然响起,震动了整个战场,原本平坦的地面都不禁随着这声巨响晃了晃。

  “糟了”古霄心惊道。

  刚才打得实在是太投入了,他居然忘记了逃命,这实在是太糟糕了。

  “怎么回事”龙星宇听到这声巨响,忍不住顺着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

  就在那个被三国高层选定为信物的石坟之上,此刻发生了让所有人都意想不到的变化。

  原本,光滑无比,通体乃是以石头浇铸成的石坟之上,这个时候,那原本光滑无比的坟面上,此刻已经变得无比狰狞可怕起来。在坟面上,无比通红的血色正在弥漫,很快的就散发到了整个坟面上。

  同时,一丝一缕的血色气息正不断的从坟头中散发出来。

  一名离得近的士兵,只不过是被煞气给碰到了手上,一只手就立刻化为了白骨。

  “啊”“啊”“啊”

  一声声惨叫不断的在战场上响起,原本在这战场之上,惨叫本来便是非常正常的事情,毕竟即使是这些最为精锐勇悍的战士,在面临生死的时候,也难免会发出惨叫。只是,如今的惨叫却远远不同于以往。

  战场上的惨叫从来都没有这么凄厉悲惨过。

  血色气息不断的在战场之上弥漫,那些惨被血色气息给笼罩到了的士兵们,一个个都被活生生的化为白骨,摔倒在地。

  “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周龙大吼道。

  他距离那个石坟还有一段距离,才没有在第一时间就糟了毒手,如今只能发出一声大吼。

  “跑啊”古霄此时已经拉过一匹战马,第一时间骑在马上,准备逃跑,看到战场上这些已经被吓呆了的战士们,一个个都不知所措的样子,他只能大吼一声,将他们从呆涩之中给惊醒。

  “快跑”“快走”“弟兄们,我们快走”

  古霄的这一声大吼,可谓是惊雷响起。如梦初醒的士兵们此刻也顾不上厮杀了,每一个都是仓皇的扯过原本丢在一旁的战马,狂奔而出。

  对于这些战士们来说,死亡从来都不是可怕的事情,但是当他们看到那些被活活化为白骨的袍泽之后,却都是心惊胆战。

  死不可怕,死的这么惨,就实在是让人不能不害怕了。

  战场之上,顿时就乱成一团。战士们都疯狂的逃命起来,原本还勉强能够分清敌我的战士们,现在心中只有一个念头,那便是逃离这里。

  “啊”“啊”“啊”

  惨叫声还是不断的响起,石坟之上的血色气息不断的弥漫,很快的就将整片战场都给笼罩在其中。来不及逃命的战士们,都死在了其中。

  远处,那些大人物们,看着眼前的一切,几乎都是无动于衷,好像眼前死的不是自家的战士,而是一群蝼蚁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