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科幻小说 > 仙武世界大反派 > 第六十一章 时光悠悠转瞬间

第六十一章 时光悠悠转瞬间

  “杀啊”一名披头散发的匈奴万夫长,大喝道,指挥着大军向着面前的敌人冲杀过去。身后的匈奴骑士听到命令,一个个都在军旗的指挥下,如同滚滚而去的波浪一般朝着身前的敌人冲杀而去,这些匈奴个个悍不畏死,一个个骑着战马,挥舞着手中的弯刀,向着前方的敌人而去。数万匈奴铁骑形成了一道势不可挡的钢铁洪流,大有将面前的敌人摧枯拉朽一般冲毁之势。

  在匈奴铁骑的对面,一名英俊冷傲的秦军将领站在最前方,看着席卷而来的匈奴铁骑,一张英俊的脸上露出一个不屑的表情,嘴角勾起一丝残酷的笑意,朝着身后的秦兵挥了挥手,下令道:“弩阵准备,放箭”

  “嗖”“嗖”“嗖”

  在这个秦军将领的身后,早已经布好了一座由数千具弩弓布置好的弩阵,这些弩兵们一排一排的站立着,看着前方的将军,眼神之中和满是狂热色彩,听到将军已经发号施令,立刻就一个个弩箭上弦,瞄准了奔驰而来的匈奴铁骑,待到这些匈奴铁骑赶到射程之内后,数千支弩箭一起破空而出,朝着面前的敌人射了出去。

  “啊”“啊”“啊”在奔驰而来的匈奴铁骑之中立刻就响起了一阵惨叫声,许多躲闪不及的匈奴纷纷中箭,摔在地上,这么粗略一算,就这么一个弩阵,就让数千匈奴人或是命丧箭下,或是失去了战斗力。只是这些匈奴人毕竟人多势众,加上弩阵虽然威力强大,却毕竟弩弓不多,因此弩阵连发三轮,就再也来不及装弩箭了。那些匈奴人看到迫在眼前的敌人,一个个狰狞的脸上都露出了血腥的笑容,似乎已经看到了这些残害自己手足的敌人死在他们的刀下了。

  “弩阵退后,戈兵,戟手上,盾牌兵准备防御”指挥秦兵的秦军将领看到这种情景,下令道。

  “哗啦”一声,如同流水一般的声音响起,原本组成弩阵的弩兵们听到这个命令,立刻就行云流水一般的退了下去,伴随着命令的下发,盾牌兵已经举起了一面面巨大的盾牌挡在了最前面,戟手和戈兵也已经或站立,或半蹲的组成了一个军阵,准备应对匈奴人的冲锋。这些兵马之中,戈兵半蹲下去,准备待到匈奴人冲到近前之后,以戈割马腿,戟手则举着长戟,打算以长戟的威力来对付铁骑的冲击力。

  “放箭”匈奴人已经来到了他们的弓箭射程之内,一个个都举出了马背上的弓箭,朝着面前的敌人放射着夺命的羽箭这里说一句,在我国古代,大部分时候,弩弓都是对付外敌的一大利器,而外敌则基本上是没有多少可能学会弩弓的制作方法的。,纵使秦兵早已经事先竖起了阻挡羽箭的盾牌阵,也有很多羽箭通过盾牌阵之中的缝隙,将羽箭射到了躲在盾牌阵后的秦兵身上,很多秦兵连敌人的面都没有见到,就被羽箭夺走了性命。

  “八十步,七十步,六十步,五十步,四十步,三十步”指挥秦兵的那名将领眼观六路耳听八方,一边估算匈奴人的距离,一边准备着短兵相接,待到匈奴人冲到了三十步的距离之后,“锵”的一声,将领拔剑出鞘,指着已经收起弓箭的匈奴人大喝道:“盾牌阵撤,弟兄们杀呀”

  “秦风”“秦风”“秦风”接连三声巨大的军号声响起,伴随着军号的响起,盾牌阵迅速的退下,原本一直躲在盾牌阵后面的巨大军阵也开始踏着整齐划一的步伐,朝着已经近在咫尺,甚至已经可以看清表情的匈奴踏去。

  “呀”那名当先的将领身先士卒,第一个冲进了匈奴军阵之中,手中一柄清光盈盈的青铜剑在面前那数名匈奴骑士的胸前划过,就已经夺走了他们的生命。一柄本来只适合短兵相接的青铜剑在他的手中爆发出了巨大的威力,几乎每一剑击出,便能夺走一名匈奴人的性命。

  双方已经接战,奔驰呼啸而来的匈奴铁骑已经冲入了秦军的方阵之中,开始不断冲击着秦兵的阵势,但秦兵戟手、戈兵配合默契,戈兵在下,手中的铁戈瞄准了身前的敌人的马腿而去,根本就不在乎马背上的敌人。戟手在上,手中的长戟如果距离远一些,敌人的弯刀砍不下来的话,就以长戟刺匈奴的战马,减弱战马的冲击力,待到匈奴冲到近前之后,长戟就开始招架起匈奴手中的弯刀。

  “该死的,白胜,我和你拼了”匈奴万夫长看到双方的战士纠缠在一起,一时半会分不出胜负,但是,己方的人马却如同陷入了泥潭一样,再也发挥不出铁骑纵横驰骋的冲击力,又看到那名秦将在自家的兵马之中冲杀,无人可挡。怒喝一声,弯刀一挥,朝着古霄杀了过去。

  “阿奴儿,你这是找死”古霄手中英雄剑一颤,已经挡住了自暗处袭来的弯刀,看到面前那张熟悉的脸,不屑地冷笑道。

  古霄认识这个匈奴人,这个匈奴人的哥哥在半年前死在了他的剑下,这个匈奴人就一直都想杀了他为自己的哥哥报仇,这已经是他第三次带着军队来找他的麻烦了。但很可惜的是,这只是徒劳无功的送功劳罢了

  阿奴儿突袭未成,看到古霄就在眼前,也顾不上其他了,一双眼睛霎时变得血红,喝道:“白胜,你杀我大哥,今天我要你偿命”

  “就凭你我看还是我先送你去见你大哥好了”古霄不屑道,手中的英雄剑快如闪电,一剑一剑的朝着阿奴儿刺去,杀得阿奴儿只有招架之功,全无还手之力。

  “啊白胜,我要和你同归于尽”阿奴儿根本就不是古霄的对手,不过十余剑,就被古霄一剑刺中右肋,当下不管不顾,一刀朝着古霄面门而来,再也不管自身的安危。

  “浮游撼树,不自量力”阿奴儿虽然有心与古霄同归于尽,但是奈何彼此的绝对实力相差实在是太大了,搏命一刀刚刚劈出,古霄手中的英雄魂剑就已经砍过了他的头颅,一颗狰狞不甘的头颅飞起,鲜血飞溅,却只溅到了古霄的衣襟上。

  “杀啊”主帅已死,古霄大喝道,这时秦兵早已经准备好的养精蓄锐多时的精锐骑兵自军阵后方奔出,以逸待劳,朝着主帅战死,慌乱不堪的匈奴骑兵杀去。

  这一役,古霄以两万兵马破匈奴四万铁骑,匈奴主帅阿奴儿战死,匈奴四万人马除了数千跑得快的之外,战死两万余人,余者尽皆成了古霄的俘虏。

  “全部坑杀”这是部下在问古霄如何处置这些被俘的匈奴人的时候,古霄给出的答案。

  “是,将军”部下心中暗道,果然是有其祖必有其孙,在心狠手辣上简直就是如出一辙。但还是不敢违抗,乖乖地下去执行命令去了。

  “啊”“啊”“白胜,你这狗贼不得好死”“白胜,我要吃你的肉喝你的血”

  很快的,帐外就传来了一阵惨叫声,夹杂着匈奴的咒骂声,只是这些声音落在古霄的耳朵里,却感到如闻天籁。一个民族的崛起,总是要以其他民族的血肉作为垫脚石的,这一点,他实在是太清楚不过了。

  “报,将军,咸阳传来的消息”匈奴刚刚被全部处决,帐外就传来一声匆忙的通禀声。

  “进来”古霄示意道。

  “启禀将军,咸阳传来消息,大王病逝,太子安国君继位,以子楚公子为太子。”一名样貌清秀的秦将大踏步的走进来,凑到古霄的耳边,禀报道。

  终于来了吗古霄心中叹息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