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科幻小说 > 仙武世界大反派 > 第五十五章 白起墓前的祭拜

第五十五章 白起墓前的祭拜

  武安君白起的墓地,因为白起乃是被秦昭王赐死的,所以白起的陵墓相较于他生前的功业来说的话,要显得非常的简陋,墓前竖着一块墓碑,上面刻着“大秦故武安君上将军白起之墓”几个小篆字体。

  “吁”古霄狠狠地一拉马缰,将胯下的坐骑拉的一阵嘶鸣,他却置之不理,古霄翻身下马,看着面前白起的墓地,墓碑前放着一张供桌,上面摆放着一些供品,一颗干瘪的人头被放置在供桌上,这正是他亲手放上去的东西。在白起的墓旁生着两棵大树,如今已经到了秋季,树上的叶子落叶纷纷,洒的白起的墓前到处都是,显得极为的荒凉。

  这位生前曾经统率千军万马的大秦武安君,在死后,居然变得如斯的凄凉。

  古霄带着纪嫣然、凤菲等人一步步的走到了白起的墓前,此时在白起的墓前,放置着一些新鲜的供品,在地上,还有着一些杂乱无章的脚印的存在。很显然,秦人并没有忘记这位他们曾经战无不胜攻无不取的无敌统帅

  古霄亦步亦趋的走到了白起的墓前,望着那面墓碑,脑海之中已经浮现起了自己曾经的一切

  正所谓人非草木孰能无情,白起是他的祖父,在他这一世的父母死后,是白起将他养育成人的。当年,在后世的时候,他老子是一个无父无母的孤儿,他从来都不知道,来自祖父母的疼爱是什么感觉。在星辰大陆的时候,他还没出生,他的祖父祖母就已经死了。

  但在这一世中,他第一次品尝到了这种浓郁的亲情。

  古霄一步步的走到了白起的墓前,两滴眼泪已经自眼眶中滴落下来。

  “啊”古霄仰天怒吼,“锵”的一声,腰间的英雄剑已经出鞘,一剑在手,一套前所未见的剑法已经出手,这套剑法招式狠辣,每一剑都是以势压人,原本落在白起墓地前的落叶被剑法一扫,已经尽数飞舞起来。

  一剑在手,问天下谁是英雄

  古霄拔剑在手,手中的剑法尽数施展开来,原本纷纷掉落下来的落叶已经尽数被他的英雄剑给卷起来,开始随着他的剑法而舞动。

  在这一刻,古霄忘记了自己是谁,忘记了自己的一切。现在,他的心头只有一个念头,那便是用自己手中的剑,尽情的挥洒开来,尽情的施展一次自己的一身本事,让白起亲眼看看,当年的小家伙如今已经长大成人了。

  曾经依附在他脚下的一株小树苗,如今已经成材了

  在这种念头的驱使下,古霄手中的英雄剑变幻多端,一开始还只是施展白起传授给他的血煞剑法,到后来,照剑斋的五极寒梅剑、左手剑法都已经施展出来。三套剑法都尽数施展开来,没有半分停歇。

  “白大哥”看到古霄这种疯狂的施展剑法,凤菲心中一痛,就欲上前制止他。

  凤菲与纪嫣然二女之中,凤菲跟随古霄的时间自然是更长一些,但是,她也从来都没有见到过古霄的这一面。往日之中,她见到的古霄,有冷酷的一面,有淡然的一面,有睿智的一面。但是,唯独没有见到过的,就是他悲伤的一面。

  看着一反常态的古霄,凤菲就欲上前。

  “凤菲妹妹,你不要过去”纪嫣然伸手将凤菲给拦了下来。

  凤菲不解的问道:“嫣然姐姐,他这个样子,你难道不担心吗”

  纪嫣然脸色复杂的看着古霄,虽然凤菲跟随在古霄身边的时间更长一些,但是若论对古霄的了解的话,那凤菲拍马也及不上纪嫣然了,纪嫣然看着古霄,说道:“他常年郁积于心,就让他将心中的苦都发泄出来吧”

  凤菲本来还想说什么,只是当看到古霄那张凄苦的面容之后,就放弃了这个想法。她虽然不及纪嫣然聪慧,却无疑也是一个聪明的女人,自然知道,纪嫣然说的一点都没错。现在,对于她们最爱的这股男人来说,最需要的不是安慰,而是发泄

  在古霄的全力出手之下,原本不断掉落的树叶开始一片片的被他的英雄剑给卷起,随着他的英雄剑的剑锋而舞动

  “啊旋风剑式”古霄大喝一声,手中的英雄剑已经闪电般的朝着身侧的地面劈去,这一剑砍出,原本围绕着英雄剑而舞动的树叶纷纷随风而舞。同时,在旁观的纪嫣然和凤菲的眼中,只看到了无数剑影闪现,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斩出。

  轰隆一声巨响,古霄的英雄剑恶狠狠地斩落在地面上,立刻就在地上斩出了一道深达三尺,宽一尺,长一丈的剑痕而原本随风而舞的落叶,如今都已经变成了碎屑,地上铺上了一层黄色的碎屑。

  “这种剑术曹秋道也未必便是他的对手呀”纪嫣然和凤菲二女面面相觑,心中不约而同的想道。她们还是第一次见到古霄的全力出手,虽然她们都没有见过曹秋道动手,但是,她们却可以肯定,即使是曹秋道也未必便是面前的这个男人的对手。

  这一刻,纪嫣然和凤菲才发现,她们一直以来的想法实在是太荒谬了。对于面前的这股男人,她们的了解实在是太少了,简直都可以用一无所知来形容了

  铛的一声,古霄手中的英雄剑滑落,无力的掉落在地上,在使出了旋风剑式,这一他自星辰大陆上习来的绝招之后,他心中的愤怒和哀伤都已经发泄出来了,手中原本须臾不离的爱剑也自手中滑落。

  嘭的一声闷响,古霄根本就没想过捡起自己的爱剑,他双膝一软,已经跪倒在了白起的墓前。

  “爷爷爷爷,我我回来来了。”古霄跪在白起的墓碑前,泣声道。

  这么多年了,自从当年他砍下范雎的人头之后,这还是他第一次回来,心中的愧疚几乎已经不可抑制了。

  “白大哥,你还好吧”凤菲和纪嫣然一左一右的出现在了古霄的两侧,柔声问道。

  古霄看着两张挂满担忧的俏脸,道:“你们也跪下吧”

  二女依言,双双跪在他的两侧,二女当然明白古霄的意思,古霄让她们跪在自己爷爷的墓前,分明就是承认了她们是自己的女人的身份。如今,在白起的面前,她们已经是白起的孙媳妇了。

  二女顿时就喜形于色。能够得到心爱的男人的承认,这是每一个女人都喜欢的事情。

  “知道那颗人头是谁的吗”古霄指着供桌上的那颗干瘪脱水的人头,冷笑一声,问道。

  纪嫣然小心翼翼的答道:“知道,那是范雎的人头,当年范雎罢相之后,被刺客所杀,人头数月之后就出现在了这里。”

  说这话的时候,纪嫣然一直都注意观察着古霄的脸色,唯恐他动怒。

  “没错,这是范雎的人头”古霄毫不动怒,“你们知道,范雎是谁杀的吗”

  说话间,古霄的脸上已经出现了一副似笑非笑的神情。

  纪嫣然脑中灵光一闪,大惊失色的叫道:“范雎是你杀的”

  “不错,范雎正是死在我的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