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科幻小说 > 仙武世界大反派 > 第四十四章 与边东山的约战

第四十四章 与边东山的约战

  临淄城的驿馆之中。

  边东山

  古霄坐在驿馆安排给自己的房间之中,正在思索有关于这位稷下剑圣曹秋道的首徒的资料。

  原著之中,这位剑圣的首徒,从来都没有正式出场过。

  唯一一次疑似出场,到头来,还是项少龙自己给搞错了对象,错把别人给当成了边东山。

  因此,古霄的记忆当中,关于这位剑圣的首徒,可谓是一丁点的记忆都没有。只是,没有记忆,并不等于,他就会因此看轻边东山。

  曹秋道的四大弟子之中,论剑术的话,自然是以韩竭和善柔的最差,边东山的最高。只是,古霄现在只觉得,自己宁愿同时对上仲孙玄华等三人的联手,也不愿意对上边东山。

  这自然不是说,仲孙玄华等三人的联手威力,尚且不及边东山一人,而是因为其他三人,他的心中多少还有点印象,知道应该如何对付,而边东山的一切对于他来说。几乎都是一个谜。

  最可怕的敌人从来都不是面前的敌人,而是躲在暗处的敌人

  现在对于古霄来说,边东山就是这样一个最可怕的敌人。

  啪啪啪

  就在他想着如何对付边东山的时候,一阵敲门声响起。

  “进来”古霄皱起眉头,示意让外面的人进来。

  “你还好吧”门被从外面推开,纪嫣然夹着一阵香风步入房间之中,看着一脸苦色的古霄,以为他还在为田单的态度介怀,当下关切的问道。

  古霄看着纪嫣然,脸上立刻装出了一副愤怒的神情,低声喝道:“那个该死的老王八蛋”

  没有指名道姓,但纪嫣然却很清楚,他骂的人是谁。

  “我实在搞不懂,田单相国,为什么会那么对待你”纪嫣然蹙着蛾眉,不解的问道。

  说话间,纪嫣然已经看向了古霄,想要从他那里得到答案。

  以她的蕙质兰心,自然可以看得出来,古霄对于田单的态度,虽然愤怒,却并不惊讶。这证明,田单为什么会那么对他的原因,他自己心知肚明。

  这使得纪嫣然开始对此产生兴趣了,想要知道,古霄到底是在哪里得罪了田单

  “你真的想知道”古霄苦笑一声。

  纪嫣然颌首,示意自己的确非常想要知道这里面的原因。

  “原因很简单,因为我是”古霄说到这里,就不知道该怎么说下去了。

  “因为什么”另外一个悦耳的女音响起,凤菲推开房门,走了进来。

  此刻,凤菲的脸上也挂着担忧。

  她不是在为自己担忧,而是在为古霄而担忧。作为一名歌姬,凤菲早已经见惯了太多的世态炎凉,因此,田单的那种态度,根本就不会让这个历经人世浮沉的女子放在心上。

  她更担心的是自己的爱郎,他会不会为此生气。

  故而,凤菲也来了。

  原本,凤菲是等候在外面的,打算等到纪嫣然走了之后,再进去。

  只是,当她听到,古霄要说一个秘密的时候,终于再也忍不住了,闯了进去。

  她不能容忍,自己心爱的男人,将秘密说给纪嫣然一个人听,而自己却不知道。

  当下,就在古霄打算说出自己的秘密的时候,凤菲闯了进来。

  “你怎么来了”看到凤菲闯进来,古霄笑问道。

  “你刚才说,田单之所以那么对你,是因为你的一个秘密。那到底是因为什么”凤菲没顾上和古霄扯皮,追问道。

  女人天生都是喜欢这种八卦的,就算是凤菲这样的历经人世浮沉的女子,纪嫣然这样蕙质兰心的佳人也不例外。

  古霄看着面前四只亮闪闪的眼睛,知道今天要是不说点什么的话,那就绝对说不过去了。

  当下,他摸了摸自己的鼻子,看着面前的两个逐渐已经赢得了自己部分信任的女子,一字一句的说道:“因为,我是秦人”

  “什么”二女同时惊呼道。

  她们两个虽然早就知道,古霄的身份不简单,但是却怎么也想不到,他居然会是秦国人。其中,纪嫣然还稍微好上一些,毕竟她是越国的亡国公主,与秦国之间的恩怨并不大。而凤菲就不同了,这些年来,她颠沛流离,吃尽了苦头。在外人的灌输下,纵使早已经习惯了这种日子,但潜意识中,凤菲早已经将她的这种颠沛流离的生活归咎于秦国。此刻,听到心爱的男人乃是秦人,看着古霄的眼神之中,立刻就复杂起来。

  “等等,就算你是秦人,那也不至于和田单有什么恩怨,田单也不至于那么对你呀”纪嫣然抓住了事情的关键,追问道。

  纪嫣然不相信,田单会因为区区一个秦人的身份,就那么对待古霄。这当中,一定还有其他的原因存在。

  古霄诧异的看了纪嫣然一眼。虽然他早就知道,纪嫣然很聪明,却还是想不到,纪嫣然居然这么的聪明,居然这么快的就抓住了事情的关键。

  “原因很简单,因为我不是一般的秦人,而是秦人之中的贵族,更是出身于一个将门世家”古霄背过身去,将自己可以说的事情都说了出来

  “什么”二女再次齐声惊呼道。

  “对不起,公子,我打扰你了。”凤菲双目一红,转身便奔出门外。

  作为六国之民,此刻还没有真正历经铅华的凤菲,根本就接受不了这样一个残酷的事实

  古霄转过身来,望着凤菲奔出去的背影,长叹一口气,什么话都没有说。

  这种事情,只有自己才能想通,外人是帮不上什么忙的。

  如今,他也只能寄希望于,凤菲可以自己想明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