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科幻小说 > 仙武世界大反派 > 第四十三章 初到齐国见田单

第四十三章 初到齐国见田单

  身在来齐国的路上的古霄,自然还不知道,曹秋道已经选择了边东山来当自己的对手。

  此刻,他正在朝着临淄城的路上而来。

  经过数月的长途跋涉,古霄一行人终于还是来到了齐国境内,正在朝着临淄城的方向而去。

  “真是一个繁华的地方”一路上,古霄看着所经过的齐国城池之中,那种人来人往的景象,不禁感叹道。

  昔年,苏秦在游说齐王的时候,曾经说单是齐国国都临淄一地,就有七万户人家,每户出三人的话,光临淄就可以凑出二十万壮丁。刚刚听到这个故事的时候,古霄还以为,,这是苏秦在异想天开。

  因为苏秦的这句话,后世还留下一个成语,即“不管三七二十一”。

  原本,他对于齐地的繁华,始终都没有一个确切的概念。但是,真的来到齐国之后,他才明白,苏秦当年所说的话,其实一点都不夸张,相反的还是有所贬低了齐地的繁华了。

  一路行来,齐地的繁华实在是让他大开眼界,所到之处,到处都是人来人往,光是一些较小的城池,就比古霄印象当中的秦国的那些大城都要繁华。

  只可惜,齐国的人口虽然繁华,但是来来往往的人群的脸上,古霄却看不到多少血性的存在。

  在这些齐国人的脸上,只有对现在生活的满足。

  正所谓好战必亡,忘战必危

  古霄看着这些齐人脸上的神情,已经开始明白,为什么二十多年后,秦国灭东方六国的时候,齐国的灭亡是最容易的一个了。

  对于一个已经忘记了如何打仗的国家来说,当战争到来的时候,那迎接它的势必将是一场灭顶之灾

  自进入齐国境内之后,路程变得越来越好走了。

  终于,在一个多月之后,一行人终于来到了临淄城的城门前。

  当他们来到临淄城的城门口的时候,早已经有人在等候着了。在一些兵丁的引领下,古霄等人来到了一个须发半白的老者面前,老者面容清硕,让人一望便心生好感,只是一双眼睛却炯炯有神,完全不像是一个他这个年纪应该有的眼神,让人不禁产生一种只要站在他的面前,就好像什么衣服都没有穿,浑身的秘密都瞒不住他的错觉。此人不是别人,正是数十年前以两城之地匡复齐国,大摆火牛阵的田单。

  “见过相国”古霄带着纪嫣然、凤菲、政儿等人朝着田单行了一礼,以示尊敬。虽然他不可能效力于秦国以外的国家,但是对于东方六国之中诸如信陵君、田单这样的人物,他如果见到的话,素来都会保持一种应该有的尊敬的,这与双方的立场无关,只是一种非常单纯的敬意。

  见到古霄朝着自己行礼,田单什么话都没有说,只是古怪的看了他一眼。

  “这老鬼果然不是一个好对付的”古霄心惊道。

  自田单的这一眼之中,他根本就没有看到有着丝毫仇恨和杀机的存在,反而就是那么的看着他。就像是一个长辈在看一个敌人的晚辈一样。

  这不禁让他对田单的警惕心立刻又上升了一个高度。要知道,被他杀了的嚣魏牟可是田单的族人,但现在,田单在见到自己的时候,居然连一丝一毫的仇恨都没有,这实在是不能不让他警惕万分。

  更何况,就算不论他杀了嚣魏牟的这笔账,单说,他是白起的孙子这一点,就足够让田单对他产生仇恨和杀意了。

  没办法,当年白起的杀孽实在是造的太多了,六国之兵丁死在他爷爷手里的人,加在一块过百万。

  这种滔天杀孽,也难怪,他爷爷白起在临死的时候,会痛呼道:“此乃天欲杀我也”

  无论于公于私,田单都有最少一百条理由仇恨他,但现在田单的表现,实在是太正常了,正常的让古霄都在怀疑,田单是不是不知道自己的身份。但很快的,他就将这个念头给抛诸脑后,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

  他不相信,自己的身份,田单会不知道。

  “哈哈,诸位远道而来,正是让我齐国上下不甚荣幸呀”田单可不知道,古霄心中纷乱的思绪,大笑着对众人的到来表示欢迎。

  “相国真是太客气了,嫣然等人愧不敢当”纪嫣然对着田单行了一礼,俨然说道。

  田单看着纪嫣然顿时眼前一亮,笑道:“嫣然小姐真是客气,老夫代表我王向你表示欢迎”

  说这话的时候,田单看都没看古霄一眼,根本就没有把古霄和凤菲邓然放在眼里。

  混账古霄心中疯狂的怒吼起来,这是裸的无视呀

  田单居然根本就没有把自己给放在眼里,这顿时就激起了古霄的怒火。

  “嫣然小姐,今日,我王有意在王宫设宴,宴请小姐,不知道小姐是否能赏光呀”田单自始至终都没有看古霄等人一眼。

  田单的一举一动都向古霄和凤菲等人传达了这样一件事情,那便是,他之所以会出现在这里,不是来欢迎他们的,而是来欢迎她的。

  自始至终,田单想要迎接的都只是纪嫣然这一个人罢了。

  古霄紧紧的握紧拳头,恨不得一拳打在田单的那颗上

  这个世界上最大的羞辱,从来都不是任何难听的污言秽语,而是无视裸的无视,根本就不将你放在眼里,这才是对于一个人最大的侮辱

  “这”纪嫣然一阵迟疑,她冰雪聪明,自然能够听得出来,田单这话里的意思,分明就是没有将自己的这些同伴放在眼中。

  “嫣然路途劳累,早已经疲惫不已。还没有沐浴更衣,不便前往王宫,请相国和大王见谅”纪嫣然只是微微一怔,就拒绝了田单的邀请。

  不知道为什么,纪嫣然在看到古霄那满是愤怒的双眸之后,下意识的就不想让他生气,婉拒了齐王和田单的邀请。

  田单一怔,很快说道:“那真是太遗憾了。”

  “这小子,心性未定,根本就不足为虑”这是田单转过身的时候,心头闪现的念头。刚才,他看上去是在和纪嫣然说话,但实际上却一直都注意着古霄的一举一动,当他注意到古霄那始终都愤怒的表情之后,顿时就在心中下了这样一个定论。

  “真是一个老狐狸,居然这么试探我”这是转过身之后,古霄的念头。

  他三世为人,早已经积累了深厚的经验,自田单和纪嫣然开始说话的时候,就明白了他的打算。

  刚才他那么愤怒的神情,一半是真的,另外一半则是装出来的。既然这头老狐狸,想要试探自己一下,那自己当然要顺着他来,在这头老狐狸的面前,表现出自己作为一个年轻人的一面。

  还好,他没有白装,田单这头老狐狸,已经被他给骗过去了。

  “小子,十日之后,稷下剑圣的大弟子边东山要与你在稷下学宫一战”这是田单在转过身之后,通过风送来的话。

  没有指名道姓,但是,所有的人都知道,他这句话是说给谁听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