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科幻小说 > 仙武世界大反派 > 第一百零二章 决斗开启,九空无界

第一百零二章 决斗开启,九空无界

  “那我们这就开始!”武无敌一振手中天命刀,一股烈劲顿将方圆百丈内的暴雨狂风全部向四周排斥挥散,四下飞雨如瀑,蔚为壮观。┡Ω

  虽然以武无敌的功力持铜鼎在手也能轻若鸿毛,但这天命刀却让他有一种分外的沉重之感,因为其中寄托了他整个家族的血泪情仇,甚至于一份除魔辟邪的天道正理。

  “且慢,一会你我交手必将全力而为,恐怕毁了这里,伤及无辜。”古霄说话间,转面向海上。也正好在此时,黑漆漆的海面陡然被闪电照亮,狂涛四起,浪如山涌,显示出一种令人惊心动魄的壮观。

  “好,那我们就到海上打去。”在说话的同时,武无敌已与古霄一前一后先后纵身而去,众人看时,只见海上两条人影风驰电掣般踏浪而去,转眼间已经消失在穷风恶浪深处。

  胆色够轻功强的武者纷纷随后跟上,但大部分实力不够的武者也就只能望海兴叹。

  转眼间古霄与武无敌已在海上劈波破浪,飚出几十里之远,宛若贴海而飞,将许多武者都远远抛在身后。

  最终,两人在一处海上停下脚步,那里遥遥可以看见近十里外的海岸边是一处长堤般的悬崖绝壁,荒无人烟,再加上如此恶劣天气无人出海,可以确保两人即使打出再大的风浪也不至危及无辜百姓。

  “就在这里打吧!”随着古霄停下来,一股莫名气劲已在海上扩散开来,转眼间已将一大片海水凝固,形成一个宽阔无比的海上擂台。而那一朵朵凝固的浪花、一**固态的海涛依旧清晰无比,不改形色。

  “请吧,你我两家三百年的恩怨也到了一个了断的时候了!”古霄冰冷的说道,话音方落一股混沌莫名的绝世凶威却从他手中的大邪王升腾而起,迅蔓延扩散至他全身。

  霎时漫天刀光,如龙如蛇,如曲如直,肆意游走,刀光闪处,就连天空中纵横的闪电也要相形失色。

  邪王第一劫“天哭绝灭”!

  经过一个月的时间,古霄已经彻底练成了邪王十劫!

  如今这一招,有曲有直,既有迂回游走,又有大开大合:有阴毒暗算,也有狠厉强取:就像漫天蝗灾般无孔不入,所到之处寸草不生:又如千军万马般无坚不摧,兵锋所指片甲不留。

  更可怕的是,每道刀光都仿佛各有不同的刀路与风格,出各不相同的声音,或是桀桀狞笑,或是幽幽一叹,或是嚎啕大哭,或是切齿怒喝,或是童真无瑕,无忧无虑,或是苍老垂幕,满怀沧桑,或是美人嘤咛,醉人入骨,或是壮士高歌,慷慨激扬……大千世界千万声音,无数情绪,人间百态,就在这一招之间,悉数降临于此。

  这每一道刀光都已各有生命,即使只是短暂的生命,但已经是一种极为可怕的武道境界,如果换了其他人面对这样的“邪王十劫”,恐怕第一招就要惨死当场!

  但武无敌毕竟非常人能比,只见他并未将天命刀出鞘,只是身形疾旋,顷刻幻化多个身影,在漫天刀光中时隐时没,游刃有余,就如无名的“无我道”!武无敌在转眼间就已一分为十,各依一种玄奇的方位屹立站稳,紧接着漫天刀光就似被一种似有非有,似虚非虚,似无觅踪迹,又似充塞天地的无形力量所困锁,越来越慢,甚至要凝顿下来。

  这招竟然是以十强武道施展的“仿剑廿三”虽然少了“剑廿三”灭天绝地之威,但却依旧有近乎让时光凝顿的功能。武无敌只是通过九空无界观摩过一次“剑廿三”就能将招意融会贯通,化为自己武学的一部分,武学天赋之高,可想而知。

  不过这招毕竟不是真正的“剑廿三”,并不能一下凝固时光,而只是让时光暂时变慢,由外而内困锁敌人,所以也就让人有不少反击破解的余地。

  被困锁的无数道刀光漫天游走,竟然不先攻击武无敌,而是自相攻伐,犹如盅虫一般,互相吞噬,以一种匪夷所思的方式,将分散的力量高效率地凝聚在一起。

  在转眼间,千万道刀劲就已纷纷凝聚归一,第二劫“断佛忘道”自形成,杀意之凌厉如烈阳殒落,星辰崩灭,以神挡杀神,佛挡杀佛之势横斩劈出,气势吞天噬地,灭绝一切,神惧鬼惊,一击,十强武道的困锁力场就已土崩瓦解,甚至连空间也被完完全全劈开斩断,虚空凭空出现一道深邃无底的裂痕,随着小范围的空间崩裂,混沌破碎,其中地水风火四道肆虐能量星火燎原似的散开来,宛如水银泻地般向四周宣泄,一时间方圆数里内的海面都在沸腾,在爆炸,在蒸!相比这种狂暴无涛的场面,之前的海上风暴就如最轻柔的春风在吹皱一汪春水一般。

  古霄这一击不仅斩破虚空,还借着虚空结构崩溃而爆的能力启第三劫“四败皆空”!

  不过直到如今,邪王十劫还在一直施展,这证明武无敌还没有败亡!

  渐渐的“四败皆空”地水风火肆虐,混沌一片又开始分化出各种不同场景,有天人修罗、有芸芸众生、有畜生恶鬼,光怪6离,演绎万千,涵盖古今,却是第四劫“轮转六道”。如今这一式已不仅仅是造成幻象,而是引动“九空无界”降临,混淆噩梦与现实,让虚幻直接侵蚀现实,扭曲人间。大邪王的万劫凶躯已直接在古霄背后清晰呈现,化虚为实,脸上挂着无比暴戾猖狂的讥笑,双爪转动搬运六道转盘,仿佛是九空之内,一切众生轮回的真正主宰。

  武无敌心志坚定,不为任何幻象所动,可惜这些幻象已经不仅仅是幻象,而是具备了实质的力量,一时间他自己以及九个凝气分身已纷纷陷入六道轮回衍化的各种世界,就如泥足深陷,不可自拔。

  随着彼此间的气机相连被切断,凝气分身纷纷溃散,十强武道也随之土崩瓦解。

  九空无界中,乃是任凭思维纵横驰骋,脱一切现实规则束缚的世界,生死成败,全由一念决定。就在十强武道崩溃的瞬间,大邪王念头运转,武无敌已感觉全身上下传来撕心裂肺的剧痛,一时竟然毫无抗拒之力,如遭众生万鬼凌迟。

  九空无界中,大邪王乃是一切的主宰,一念之间,无尽虚空尽被千千万万扭曲的人脸、夜叉、修罗、恶魔、鬼怪所充斥填满,武无敌的十强武道被破,整个人也遭无数魅魅魁魅淹没,惨受群鬼疯狂啃噬撕咬、拔舌戮目、开膛破肚、亵皮割肉、断肢腰斩、敲骨吸髓等等惨不忍睹的酷刑,仿佛天地间一切存在的或者能够想象得到的痛苦,全部降临武无敌一人身上,无穷无尽,没有任何中止的可能。

  或许这些仅仅是幻觉,但在九空无界,幻觉与现实的分界只不过是一张一捅就破的薄纸,幻觉上的伤害,随时可以变成现实。事实上,随着一件又一件的内脏与〖肢〗体被群鬼从武无敌身上撕扯夺走,他的精无血气也在不可遏制地飞流逝。

  但武无敌神志依旧清醒,斗志犹在,家族三百年血泪、先祖传承的除魔卫道之责、以及自身的尊严都在支撑着他不放弃、不屈服、不倒下。

  “可恶,九空无界中,云天啸借助大邪王仅以心念就足以置我于死地!我仅凭一己之力苦苦挣扎,只会陷入云天啸预设的意念幻境中,越来越不可自拔!”“用上天命刀或可破解幻境,但是就这区区邪王第四劫,就能逼我武无敌动用天命刀吗?”

  “既然这里是一个意念主宰一切的地方,我的意念,同样可以创造奇迹!”

  “我的十强武道本就应天下无敌!”

  “我武无敌,就要创一柄可与我的十强武道相匹配,能与大邪王抗衡的神兵!”

  九空无界中,成佛成魔,全在一念之中,随着武无敌一招顿悟,他背后一直未曾出鞘的天命刀,也随之豪光大作,光明掩盖了黑暗照亮了整个九空无界。

  古霄掌中的大邪王也本能地感受到它主宰一切,为所欲为的局面正受到严重挑战,足以威胁到它的危机也正在迅雨酿,不安之感在瞬间化为狂暴杀意,挥刀狂斩,要置武无敌于死地。

  但是一股力量却横空而来,迎上大邪王,虽然不及大邪王凶邪险恶,却也有一股义薄云天的浩烈罡气不可轻辱,两者交相碰撞顿时爆一声震天动地的铿锵巨响。

  古霄元神运转,放眼看去,只见来袭的竟是一柄大刀,刀长约莫长九尺,刀头镶有螓龙吞月图通体散出寒光,血腥气浓厚,怕是这刀下亡魂已是数不胜数了,但却不显丝毫邪气,而是尽显刚直威武。

  仅仅一柄刀,最多只能将大邪王稍阻一时,但随即又有一道银辉闪烁,扑面而来。

  那是一柄烂银枪,枪身铭有“沥泉”两个古篆,初看平淡无奇但那枪通体却仿佛泛起层层水光,甚至好像还在缓缓流转,让人分不清它是一柄枪还是一道清泉。蓦地泉水奔流激荡,迸出亿万璀璨的星辉,划破长空,光芒经天仿佛天外银河从九天之外滔滔不绝狂泻而下,涤荡乾坤,扫尽邪秽,还一个大好河山朗朗天地,竟是说不出的波澜壮阔气势恢宏。

  紧接着又是一柄洋溢着一股舍我其谁的狂霸豪气的方天画戟,如一道青雷般破空杀到,刺则古今变色,劈则天地改颜,砍则开山破岳,扫则万军辟易,锐气贲,霸气纵横,世间狂者莫过于此。

  连续三柄旷世神兵杀至,邪威滔天不可一世的大邪王,终于止住了攻势,甚至开始后退,然而,情况还在继续恶化。

  一根通体金黄,有五条巨龙环绕,长达近丈的战棍,出龙吟一般的磅礴气啸向大邪王当头砸下,直有扫荡乾坤,马踏天下之势,蓦地棍棒回旋,画出了一条车轮形地圆圈,瞬间便扩大了千万倍,隐隐有囊括万物,包容四海的皇者威严。

  紧随战棍,一柄长剑横空出世,剑柄饰有星宿运行,深邃无限,剑刃就像壁立千仞的断崖,巍然凛立,一斩之下,磅礴剑气****,无远弗届,一股列土封疆,旌旗仆地,流血千里的无上威道随之而生。

  古霄和大邪王已经不仅仅是在后退了,一时间,他们甚至被压制在下风。

  古霄可以感觉到,大邪王已经开始出一声声哀鸣!

  “云天啸,你我两家三百年的恩怨,就由我武无敌将你彻底消灭吧!”震天长啸声中,围困钳制武无敌的魑魅魍魉彻底崩溃粉碎,灰飞烟灭。如今的武无敌身上已披了一件紫丝密织,铠如环锁,纹龙雕虎尽显粗犷豪迈,通体暗紫的盔甲。一股朝四面八方爆奔腾,气吞河山,万夫莫敌,震古砾今的无穷霸气,早令无数魑魅魍魉望风而逃,避之唯恐不及,哪敢上前?

  十强武道在武无敌的意念之下,已经尽数化作了实质!

  十强武道匹配绝世兵魂,威力呈几何级数激增,一时只见武无敌携五大兵魂、霸王甲魄,十强齐施,直取古霄,其势直可开天辟地,震裂苍穹!

  古霄不堪示弱,身上魔气纵横澎湃,借着大邪王身在九空无界,元神运转之间,竟然把自身一分为五,将邪王一至五劫“天哭绝灭”“断佛忘道”“四败皆空”“轮转六道”“魔梵般若”在同一时间全数施展出来!

  一连串惊天动地的金属碰撞摩擦之声,不绝于耳,带动四周的气流搅动得浑浑沌沌,呼呼啸啸。

  “云天啸,我们一起下地狱去吧!”一轮惊心动魄的激战之后,武无敌不顾全身甲碎血溅,以一种激昂无回的惨烈气势,豁然将邪王前五劫尽数压制,五大神兵已死死困锁住古霄,武无敌奋起全力,死缠不放,竟将古霄拉扯得向下急跌。

  九空无界实是无界无底,即使大邪王也只能掌控有限的一部分,而在此之外,却是一片连大邪王也不敢涉足的永恒的黑暗与虚无。

  武无敌已是下定决心,要与古霄一并消失在虚无之中,与这个宿命之敌同归于尽!

  蓦地天地变色,幻象消失,海天重现,却是古霄见势不妙,已自动解除了九空无界,回归现实。

  出了九空无界,大邪王的实体凶躯随即消散,又露出古霄的形象。而武无敌的五件神兵与盔甲也同样消失无踪,但是兵魂甲魄却依旧随身而动,与他本身武道拳意相融为一,形成无形有质的兵威气劲,出手之际,依旧锐不可当,所向披靡,丝毫不让大邪王锋芒!有形的邪刃,无形的神兵,各不相让,悍猛对击,眨眼间已不下万次,铿锵交响,声震九天,撼动寰宇,交击出连串华丽又灿烂的火花。

  经历了九空无界,武无敌虽然流失了大量精元血气,但武道拳意与精神却已提升到一个全新境界,越打越是豪情奋,战意激昂,心无挂碍,十强武道随机创招,信手施为,衍化无穷无尽的奇招绝技,直如大浪淘沙,滚滚如潮,滔滔无尽。大邪王出的每道刀光虽然都自有生命,不会自动消失,但依旧能够被破解被不断“杀死”一时竟然只能维持住一个势均力敌的状态。

  古霄以圣心诀凝固的一片海域原本坚如金铁,但如今在如此程度的激战之下却早已土崩瓦解,荡然无存,就是十几里外的岸边山岩也因外泄的刀气锐劲而不断生崩裂。由此可见,假如这场战斗是在十万吨级的航空母舰上展开的话,那么即使有十艘航母也早已毁了。

  “云天啸,你的死期到了!”

  随着武无敌的暴喝,蓦地十强归一,气势空前凌厉强横,竟一下强行撕开大邪王宛若自有生命,蕴含无穷叵测陷阱的玄异刀光。

  鲜血四溅,洒落波澜!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