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科幻小说 > 仙武世界大反派 > 第七十三章 南麟剑首,北饮狂刀

第七十三章 南麟剑首,北饮狂刀

  蜀中,乐山大佛之上。江湖上甚少有人知道,就在今日,将在这里,展32一场惊天动地的刀剑对决!

  这两句诗,赞的是两个绝世的剑手刀客曾经的辉煌!

  这两句诗,说的是一个绝世剑手毕生的遗憾!

  此时此刻,这个剑手的遗憾终于即将圆满!

  心,在跳。

  心,是一颗绝世剑手的心!

  一个面白微须的中年汉子正端坐于断家大堂的门前,气度沉稳,静如渊狱,剑气正是从他身上散发而出!

  他是——断帅!

  他的心,此刻正在剧烈跳动,并非因为恐惧而心跳,而是因为那难以言状的兴奋!

  因为,他已感觉到一股犹如狂风暴雪般的强悍刀气,正在极速向他逼进。

  断帅还是与五年前苦寻聂人王一战时一样,一身似血红衣,惟独其清瘦的脸容增添了几分邪气!

  是五年岁月蹉跎令他改变?

  还是因为他手里紧握着的火麟剑?

  火麟剑如今正紧握在断帅手中,碧绿的剑柄又现红光,她似乎也感觉到真正的对手即将出现。

  断帅抚剑沉吟,脸上邪气愈发盈盛,嘴角含笑,轻声对火麟剑道:“老朋友,你也感到他要来了?当年他为情封刀,着实教我俩寂寞至今啊!”

  正说话间,断帅斜眼一眺,骤见十数丈外正有一条人影急速扑进!

  北饮狂刀聂人王——终于来了!

  聂人王远远就瞧见正端坐于屋前的断帅,战意迅速暴升,意志更狂,就在扑近断帅身前两丈的刹那,信手便抽起一柄弃置断家大院内的粗糙破柴刀!

  聂人王身形暴起,纵身跃上半空,举刀向断帅直劈!

  “断帅!今日一战你我皆已苦候多年,我们这就一决高下!”半空中,聂人王狂吼如虎!

  这一刀刀势异常凌厉,气势逼人!竟然已是聂家绝技“傲寒六诀”的第一刀——惊寒一瞥!

  猛招迎头劈下,断帅却恍若未见,视若无睹,处之泰然,手中的火麟剑亦未出鞘!

  “可惜。”双目微阖的断帅轻吐二字!

  此语一出,聂人王的“惊寒一瞥”登时硬生生顿止,刀就停在断帅额前不过数寸,凶险异常!

  可是,这“惊寒一瞥”的刀势本就好似狂风暴雨,实在霸道无匹!

  如今硬要收招,凌厉的余劲也把断家大院内的竹篱笆激荡得抖动不休。

  “你为何不出手?”聂人王两眼圆瞪,凛然问道!

  断帅这才缓缓张开眼睛,道:“太令我失望了!你这一刀,根本不配我出手!”

  “嘿!难道你不怕我这一刀取你性命?”聂人王声如霹雳,质问道!

  断帅不紧不慢的说道:“你刀招虽猛,却留一分后劲,显然未尽全力!此招纵然迫在眉睫,我也有绝对的把握破这一刀。”

  聂人王闻言顿时豪情万丈,大笑道:“好!好眼力!好定力!”接着道:“刚才的那一刀,只为试你定力,想不到你定力非比寻常,不枉我聂人王千里迢迢到此找你!”

  “南麟剑首,北饮狂刀,各据一方,互领风骚!你我早在五年前就应一战,今rì纵是身死,亦觉此生无憾!”断帅锵然说到。

  聂人王战意已达顶点,高声喝道:“好!那就出招吧!”

  话音未落,聂人王忽地腾身而起,横刀一挥,刀中寒气已硬罩向断帅!

  正是“傲寒六诀”的第二刀——

  冰!

  封!

  三!

  尺!

  这一刀,聂人王以雄浑内力贯注雪饮,将磅礴内劲化为刀锋寒气,yù把对面的断帅困于刀寒之内,让他全身僵硬,动弹不得,任自己宰割!

  然而,断帅乃南麟剑首,绝非寻常弱者,身形如化作一团火影,闪电间离座避开,坐椅登时遭聂人王劈至寸碎!

  断帅看着聂人王手中的破柴刀,问:“你的雪饮在哪?”

  不错!他与北饮狂刀一战,不仅要战他这个“狂人”——聂人王,也要一会他的“冷刀”——雪饮!

  可是如今,竟然只见狂人,独欠雪饮!

  聂人王并不给断帅喘息,一边继续追击一边道:“败你何须用雪饮?徒仗兵刃之利,胜之不光彩!”

  “狂妄!”断帅疾退如风,闪身断家老屋大堂。

  聂人王并没穷追而进,反腾身跃上屋顶,虽然无法瞧见屋瓦下的断帅,但他的“冰心诀”岂是等闲?立刻就感觉到断帅身上所散发的炽热剑气。

  任何剑手皆有剑气,何况是断帅这等绝世剑手?

  他的剑气澎湃得简直无法遮掩!

  聂人王甫一感知到断帅的位置,即时挥刀下劈!

  “轰”的一声巨响,聂人王身如疾电,挥刀如狂杀下,所使的正是其“傲寒六诀”的第三刀——

  红!

  杏!

  出!

  墙!

  这一招原本名为“雪中红杏”,后来聂人王的发妻颜盈红杏出墙弃家而去,他把满腔妒火恼恨都融于这一刀,蜕变而成这威力大增的“红杏出墙”。

  故“红杏出墙”一经使出,刀势挟着无究妒恨汹涌散出,霸道无匹!

  刀势居高临下,寒气滔天,猛如惊雷!霎时满天刀劲如雨,分向断帅身上每一关节侵袭!

  寒气无形有质,刺骨如锥,直透关节,断帅动作不由一滞!

  断帅本来因未见雪饮而一直没有出手,但此时身处杀招核心,已是避无可避!逼于无奈,终于出手!

  然而,他仍未出剑!

  只见断帅举剑一挥,身随剑势,扭身借劲!就这样把火麟剑连带剑鞘,运使出断家“蚀日剑法”的第五式——“日坐愁城!”

  断帅此剑剑势固若金汤,剑影暴绽,水泼不入!聂人王刀劲虽强,却也难越雷池!

  刀势一老,断帅骤然变招,此招剑未出鞘,剑势已隐透豪光,如破晓白阳般绽放华彩,刺眼如针!

  这一剑,赫然是“蚀日剑法”第一式——白阳破晓!

  聂人王骤觉眼前一花,一道剑风已然截至,连忙回刀一挡!

  “红杏出墙”与“白阳破晓”两招顿时打个平手,两大高手同互相震开。

  “他的刀招狂野如疯,内里更蕴含一股莫名恨意!极为难挡!”断帅心中暗道!

  虽然旗鼓相当,聂人王并未放弃,挥刀再上,手中一式“桃之夭夭”劲走轻柔,灵活多变,口中暴喝:“你的火麟为何还不出鞘!”

  断帅边挡边答:“不见雪饮,火麟出鞘还有什么意思?”

  “你雄踞天南,乃在于人剑合一,火麟剑若不出鞘,威力锐减,此战必败!”

  聂人王怒目圆瞪,声如炸雷!

  不错!

  适才“白阳破晓”一式,剑未出鞘已能绽放眩目豪光!

  倘若出鞘,配合火麟剑锋邪异红芒,威力必定暴增数倍!

  闻听此言,断帅镇定如常,朗声道:“未必!”

  二字甫出,火麟横扫,剑穗竟然如鞭,回甩向聂人王面门,聂人王不虞有此奇招,右颊顿遭鞭中,痛若针扎!

  断帅持剑伫立,俨然一代宗师风范,傲然道:“断某不须神锋,单凭真功夫就可胜你!”

  聂人王微受轻伤,反而一脸狂态毕露,如一头负伤恶兽!哈哈笑道:“好!我聂人王不带雪饮,正是不想倚仗神锋之利,要以真功夫彻底把你击败,想不到你我心意如一,痛快!痛快!”

  骇人心弦的笑声中,聂人王狂刀再动!

  这场刀剑死决,最终谁能笑到最后?

  相信天下间,没有人能答得上来!

  不,还有一个人,一个早已经到来,却谁都没有注意到他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