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科幻小说 > 仙武世界大反派 > 第十八章 天哭之谜,泥菩萨现

第十八章 天哭之谜,泥菩萨现

  红尘世间,试问“谁可独尊”?

  有人说是天上的“神”。

  盖因“神”的地位远在“人”之上,一直睥睨茫茫众生,受千人拜万人敬,地位尊崇无比。

  亦有人认为是地狱的“魔”。

  缘于“魔”的存在由来已久,天上的“神”却一直无法将“魔”彻底消灭,千秋万世下来,魔道依然横行!

  故而,“魔”的本事可能比“神”更强更大,更有可能“独尊”于天地之间!

  然而,人们的想法全都错了!

  若“神”及“魔”代表“正邪”两方力量,那么这个世上,便该还有一种力量,可以比“神”及“魔”更为然,更有资格说一句“唯我独尊”!

  即使强如“神魔”亦要俯称臣,逃不出其播弄!

  那就是……“天”!

  至高无上的“天”!

  神大魔大,始终不及“天”大!

  只因“天”已包罗世间一切,不但操控着“人”的命运、操控着“神魔”之命,更操控着万物秩序!

  既然这世上曾有人自封为“神”,亦有人自号为“魔”,那么,又会否有人自尊为“天”?

  有的,自尊为天的狂妄之辈不仅仅有,而且还有两个!

  其中一个就是天门之中,独尊于天界之中,自以为永生不灭的众神之——帝释天!

  而另外一个,就是刚刚偷袭古霄的这个浑身上下被血红色气劲包裹,就像是一个没有形体的恶魔的狂妄之辈。

  他的名字便叫做——无道狂天!

  而无道狂天之所以守在这附近,为的便是古霄这一次来到这里的目的——天哭!

  ……

  所谓‘天哭’,就是天之经,地之义,一卷包罗无地间所有秘密的‘预言经书’!

  传下这卷预言经书的不是别人,正是天地间第一个字的始创者……仓颉!

  仓颉当年曾穷思苦研,亦无法造成一字,后来却在阴差阳错下,写下了天地间第一个字。

  而这天地间的第一字,远远出了仓颉预料!这个字就像是蕴含着一种奇异的魔力,能令每一个见到字的人,突然充满无穷智慧,恍如与天地互通。脑海从此便能知道天地间的所有秘密:包括过去、现在与未来。

  这个字便被称为:‘天哭’!

  而任何看过‘天哭’之人,都将会……无所不知!

  而无道狂天之所以会阻止古霄继续前行,便是因为他也要看到这一卷天哭经!对于任何一个野心勃勃的人来说,除了希望能称雄于世,天下无敌,若能对天下间所有事情“无所不知”,甚至能“未卜先知”,便能“无往不利”!

  仓颉在天人交感之际,偶然创出的第一个字,乃是‘万字之源’。此字是天地间的第一个字,所有字都将因此字的诞生而衍生下去,故这个字包藏了天地间的所有奥秘。

  而之所以被称为‘天哭’,是因为当年仓颉在造出这个字后,因这个字而变得无所不知,终于知晓天地间所有秘密,而流下两行血泪……

  有时候·一个人知得太多并非一件好事,更何况未卜先知,连不该知道的未来的事也一一预知。最让人悲哀的是:哪怕是你知道了未来苍天将降下大劫给万千苍生,也无能为力,只能够看到无辜苍生世世代代承受最为苦痛的劫难!

  自古至今,只有三个人看到过这天哭经!

  那便是仓颉自己,唐三藏,以及当世号称第一相师的——泥菩萨!

  遂古之初,仓颉为防天哭落在恶徒手上,在写下这卷经书之时,曾为天哭下了一个诅咒。若非得道之人获得天哭,只要谁第一个翻开它,使会遭受一个……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恶咒!而本身命格并非‘至尽至绝’之人,即使得到天哭经,也无法将之翻开!

  正因为如此,泥菩萨才会变成一个狰狞可怖的形象!

  在仓颉之后,翻看天哭的两个人,唐三藏毋庸置疑,自然便是得道之人,而泥菩萨当年在打开天哭之时,自然并非得道之人。所以,他才会变得身上长满了肉瘤、恶疮,变得人不人鬼不鬼。

  只是让人看上几眼,就感觉浑身麻。

  至少,古霄自己在看到泥菩萨的时候,他就感觉到自己浑身麻!

  若问为什么,那自然便是因为,泥菩萨现在就在他的面前!

  “阿弥陀佛,泥菩萨见过施主。”连帽的长袍将他的身影面容都遮挡在阴影之中,浑身上下散出一股捉摸不定的气息,隐隐约约之中,就像是一个即将死亡的亡灵。

  古霄点了点头,强迫自己不要介意泥菩萨的外貌,淡淡的说道:“泥菩萨,你是要阻止我吗?”

  泥菩萨双掌合十,道:“施主也是为了天哭而来?”

  “那是自然,无论是谁,在知道这个世界上有天哭这种东西之后,都会忍不住想要打开它,看到那世间的第一个字,让自己变成一个无所不知的‘神’!”说到这里,在古霄那有些落寞的脸上带上了一分讥讽,“当年,你自己不就是无法抵抗这个诱惑,才变成这个模样的吗?”

  “施主知道的的确很多。”泥菩萨苦笑道,“可施主应该明白,知道的太多并不是一件好事情!泥菩萨正是因为知道的太多了,才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更何况,施主以为自己可以对付的了那个人吗?”

  “那个人盘桓在这里,为的便是天哭,施主想要夺取天哭,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

  古霄自傲的说道:“能不能对付得了还得看本事!莫说他只是一个伪天,就算是真正的天挡住了本座的去路,本座也要让他知道本座的厉害!”

  刚刚牛刀小试,他已经大致摸到了无道狂天的修为。

  对方的修为比自己更高一筹,处于炼神境。

  不过,却只是初入炼神!

  真的打起来,古霄自问,自己未必便不是他的对手。

  说话之间,他的身影已经如同幻影一样消失在泥菩萨的眼前,向着前面不远处的破日峰而去。

  “阿弥陀佛,老夫亦知道,无论是谁,在知道‘天哭’之后,都绝对不会放过‘天哭’。但是,‘天哭’真的能够如此轻易翻开的东西吗······”

  泥菩萨的喃喃自语,古霄注定不会听到了,因为他已经运起了自身绝世的轻功,化作一道龙卷风席卷了漫天风云降临到了破日峰之上。

  “无道狂天,给我滚出来!滚出来!”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