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科幻小说 > 仙武世界大反派 > 第两百五十六章 高手寂寞,重回剑冢

第两百五十六章 高手寂寞,重回剑冢

  “他是谁?”林朝英被封住的穴道,被古霄一记剑指解开了,穴道解开之后,她就立刻急匆匆的问道。([[[〈(

  刚刚那个和古霄展开了一场无形的意念之战的大汉已经走了,在现自己比起古霄还要逊色半筹之后,那个大汉不待古霄上楼,就非常干脆的穿过窗户离开了。

  林朝英现在想知道那个人是谁,她可以失败,但是她的骄傲却不允许她连自己是败在了何人手中,连对手到底是谁都不知道,败得这么莫名其妙!

  古霄淡淡的说道:“我徒弟!”

  虽然关七不愿意承认自己是他的徒弟,但是关七是他的徒弟,这却是不争的事实。毕竟,他能够有现在的这一天,全都是因为自己当年传授了他先天破体无形剑气,为他的武道之路打下了基础。

  虽然现在关七已经越了先天破体无形剑气,但是这一点却永远都不会生改变。

  林朝英诧异的看着古霄,女人的直觉告诉她,面前的这个男人和那个已经走了的大汉之间一定有着一段故事存在。只是,见到古霄并没有深谈的意思,素来都不喜欢多嘴的林朝英也没有追问。

  林朝英只是语气一转,便将话题给岔开,道:“这一次他输给了你,你觉得他还会不会再来找你?”

  “一定会!”古霄断言道,“我了解他的脾气,他一定会来找我的。而且,下一次见面,恐怕就是你死我活了!”

  关七是一个疯子,他所尊奉的乃是**裸的丛林法则。

  在他看来,只要可以自己的实力够强,那无论做出什么样的事情来,都是很正常的事情。因此,以古霄对关七的了解,他一定还会再一次找到自己的,而且下一次见面恐怕就是真正的生死相搏了。

  也许,下一次见面,这小子就真的有足够的实力和我一战了!古霄心中暗自说道。

  关七在武学之上的才情,乃是他生平仅见,即使是燕狂徒、武圣人这些人在武道之上的才情,比起这个根本就是为武道而疯狂的疯子,也要逊色一些。虽然不想承认,但是古霄却必须承认,自己在武道之上的才情比起这小子还要逊色一筹。

  自己之所以会拥有现在已经达到了凝元境第四重的实力,更多的是因为自己从一开始就站在巨人的肩膀上。对于这些出身于本世界的人来说,他们的武功如果到了巅峰,那再想前进哪怕是分毫,都是一件很困难的事情。

  他们的武道之路基本上都是要靠自己一个人去慢慢摸索的。

  可他却不同,作为一个出身于主世界的人,对于古霄而言,武道自始至终都是非常平坦的。武道对于他而言,从来都不存在什么太大的难关和坎坷,他只需要走上去就可以了。因此,他在武道之上的进步从来都是非常快的。

  关七能够以一个根本就不知道凝元境为何物的本土武者,将自己的一身实力提升到能够和他这个凝元境第四重的强者分庭抗礼,只是比他逊色一筹的地步。这份武道才情,即使是古霄,也不能不说一个字:服!

  “你有把握吗?”林朝英听到古霄这么断言,心中一急,惊道。

  古霄叹息道:“老夫只有五成的把握。下一次见面,他的实力恐怕就真的能够和我相提并论了!”

  “那你刚才为什么要放走他?我不相信,你要是真的想留下他的话,会留不住。你知不知道,你刚才是放虎归山呀?”林朝英急促的说道,在那白皙如玉的脸颊之上,慢慢的都是焦虑和嗔怪。

  古霄看着林朝英的这份急切,有些哑然,只是心中却也明白,林朝英这份表现,正是她在乎自己的表现。

  良久,古霄方道:“老夫已经很久都没有遇到对手了。你还记得老夫叫什么名字吗?”

  “自然记得,你叫独孤求败!”林朝英先是翻了一个白眼,但紧接着眼眸之中就划过一丝惊讶,好似想起了什么一般。

  古霄点了点头,道:“不错,我叫独孤求败!说实话,自从我改名叫独孤求败之后,就再也没有人能够和我单打独斗了。甚至于,连一个能够入我眼的人都没有。你知不知道,这个世界上,无敌才是最寂寞的事情。近百年来,天下武林之中不知道出了多少位盖世人杰,这些人之中甚至不乏黄裳这种以武入道的绝代人物。只是,这些人却没有一个人能够入我的眼,甚至于想找一个能够接我十招的人都很难。”

  “所以,你想要找到一个能够打败你的人?”林朝英接过话茬,默然说道。

  古霄的身上爆出了一股浓烈的战意,使得就站在他身边的林朝英一瞬间便失去了自己那平日里淡然的心境,恨不得现在就和古霄放手大战一场,可怕的战意浮现在了他的体表,宛如是一层漆黑的战甲,让人悚然。

  古霄傲然道:“老夫既然叫做独孤求败,那就从来都不会害怕对手的强大。相反的,只有强大的对手,才能够让老夫真正兴奋起来。否则的话,你以为,老夫凭什么能在当年群雄之中杀出独孤求败这个名号?”

  这一刻,古霄感觉自己浑身上下的血液都开始沸腾了。

  将近一百年了,自从昔年西湖一战之后,就再也没有人能够让他这么兴奋了。可这一次,面对近百年没有现身的关七,他的战意已经彻底的被激起来,那是当年年少之时,与天下群雄争锋的豪情。

  那是当年杀尽仇寇,败尽英雄,遍数天下便再也难觅敌手的寂寞,在这一刻爆出来之后的决然!

  这一刻,他恨不得关七那个小子现在就在自己的面前,可以和自己尽情的狂战一场,让自己泄整整百余年都没有对手,只能将那柄曾经天下无敌的剑埋葬在心中之后的哀伤,泄自己神剑空利的寂寞!

  ……

  襄阳剑冢。

  时隔多年,古霄终于再一次回到了这里。

  “沧海,我们又见面了。”回到了那个已经废弃多年的山洞之中,古霄看着那已经被杂草遮盖住的坟冢,轻轻地拭去墓碑上的灰尘,手掌抚摸着那自己亲手刻上去的碑文,他语调哀伤的说道。

  “唳!”就在古霄的身后,神雕出了一声清脆的啼声,仿佛在欢迎他的回来。

  古霄将自己早就准备好的几样简单的小菜取出,放在了墓碑前,颤声道:“沧海,你知道吗?我现在遇到了一个非常厉害的敌人,一个我都没有把握去打败的敌人。最关键的是,这个敌人还是我自己一手造就出来的。”

  “呵呵,你说是不是很可笑?”说着,古霄举起了自己手中的一个酒壶,自顾自的灌了一口酒,自嘲的笑了起来。

  唳!神雕闻到了酒香,一双腥黄色的眼眸直直的盯着古霄,确切的来说是盯着他手中的酒壶。

  “给!”古霄拿起身边的另外一壶酒,一把丢到了神雕的嘴里,没好气的说道。

  不知道何时,古霄已经坐了下来,坐到了李沧海的墓碑之前,一边往嘴里灌酒,一边自顾自的说着,就好像李沧海还活着正陪在自己的身边。“我知道,你一定认为,我这是自作自受,根本就是活该。”

  “可是,你根本就不知道,我现在有多么的寂寞和孤独!”

  “我得到了无敌的武功,却也失去了很多。这或许便是无敌的代价吧,你说,我追求无敌,是不是毫无意义?”

  “可是,我却不后悔,因为我知道,在这个世界上,我的确无敌了,但是放在诸天万界之中,我却只是一只蝼蚁罢了!”

  古霄一边灌着酒,享受着那种用酒精麻醉自己的感觉,一边絮絮叨叨的说道。这一刻,他心中已经再也没有了其他的念头,只想让自己好好地大醉一场,醉倒在自己这一世的挚爱的墓前,体会那种久违的宁静!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