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科幻小说 > 仙武世界大反派 > 第五十章 无助少女,昔年恩怨

第五十章 无助少女,昔年恩怨

  “你杀了我吧!”剑灵儿望着自己脖子之上出现的那一道冰冷的剑气,嘴角露出了一丝苦笑,不无苦涩的说道。一对曼妙的美眸闭上,流露出了一个视死如归的神情。

  锵!剑指之上的剑气散去,古霄施施然的收回了自己的双指,道:“我不会杀你的!在没有必要的情况之下,我从来都不会杀自己的女人!”

  “是吗?”剑灵儿睁开了自己的一双美眸,看着自己面前的这个二十几年来一直都戴着面具过日子的男人,冷笑道,“我现在还不是你的女人!有本事的话,你就现在杀了我。否则,我必杀你!”

  古霄大笑道:“是吗?那我等着,等你来杀我的那一天!”

  狂笑声之中,古霄那如神似魔的身影再一次变得暗淡起来,不多时便化作了一道幻影,彻底的消失。神识扫动方圆千里之内,都再也找不到他的丝毫踪迹,仿佛这个人已经离开了这个世界。

  “哈哈哈哈!”凄厉的笑声自剑灵儿的口中出,她不知道自己为何而笑,只知道自己现在很想笑,凄厉的笑声之中包含着无人能够理解的复杂感情,渐渐地竟然转化成了悲凉的哭泣,“呵呵呵!啊!啊!……”

  这一刻,这位法天剑派有史以来最为优秀的传人,已经登上了法天剑派第一高手宝座的不世人杰,彻底的褪下了自己那一层坚强的外衣,放声大哭起来,哭泣的宛如是一个无助的小女孩!

  ……

  中土,一处庭院之中。

  鲜艳如血的枫叶,在秋风的吹拂之下,不断地自树上飘落,洒落在院子之中,为院子增添了三分凄凉。在这个庭院中央处,矗立着一个石亭,石亭之中,一名白衣如雪,俊朗不凡,浑身上下洋溢着男儿气概的男子正在弹琴。

  在他的双手之下,摆动着的乃是一张古色古香的古琴。

  琴音奏起,天地间尽是回荡着那种悲凉的音律。无数枫叶在这曲琴音之下,仿佛也受到了触动,开始更加迅的飘落。秋风吹过,天地间尽是一片肃杀,落叶,琴师,秋风,加上那苍穹之上飞过的一排大雁,这一切组合在一起,构成了一张唯美的画卷。

  这一幕,好似是从童话世界之中走出来的,让人不忍触摸,更无法触及。

  良久,当最后一片枫叶落下之后,这曲琴曲也奏下了最后一个音节。苍穹之上的那一排大雁随之飞走。白衣人端坐在石亭之中,抚摸着自己手中的一张古琴,神色之中尽是一片怅然和莫名的哀伤。

  这一刻,白衣人仿佛是一个无家可归的浪荡公子,更犹如是一个天地间的过客,浑身上下散着的尽是落寞与哀伤,让人不禁升起了一股想要了解他的**,更想要知道,他到底为何会变成如此。

  踏!踏!踏!……不知道时间过去了多久,一个黑衣冷艳的女子终于走入了这所庭院,来到了白衣人的眼前。当她看清自己眼前的这个人的时候,完全不敢相信,自己面前的这个人,真的便是那个自己所认识的男子。

  一步步的,女子走到了男子的身前,俯视着面前多年未见的族弟。

  “你变了。”又不知道过去了多久,女子终于开口了,她看着自己面前的这个人,幽幽道。

  古霄抬起头,看着古霜儿,淡然一笑,道:“不错,我变了,但你也变了,不是吗?”

  古霜儿看着面前这个她无比熟悉,却又很是陌生的男人,坐在了他对面的石凳之上,轻笑道:“不错,你我都变了。现在,你手里所拥有的力量和你自身的实力,已经足以让任何人都无法小看你了。”

  古霄洒脱一笑,道:“托福。自从离开了古家之后,我就只能靠我自己,也只能相信我自己。几十年在修炼界打滚下来,才算是有了现在的这点力量。对于现在的一切,我很是满足,不想失去这一切。”

  古霜儿面色微微有些变化,道:“是吗?但有些事情却是你必须承担的。比如说,对家族的责任!”话说到最后,在古霜儿那一张冷艳动人的俏脸之上,已经是杀机毕露,凝聚着可怕的仇恨。

  古霄轻笑道:“错,那不是我的责任,你不要忘了,在古家被恨天小魔君灭门之前,我就已经被逐出古家了。所以,那根本就不是我的责任。作为家族的弃子,我无需为那个冷酷无情的家承担任何责任!”

  说话之间,他探手在面前的古琴之上抚摸了一把。接着,这一张古琴便就这么消失在了他面前的石桌上。

  古霜儿厉声道:“可你不要忘了,你身体里流着的到底是古家的血。古家惨遭灭门之祸,无论如何,都必须有人讨回来。恨天小魔君杀我全家,这笔仇恨,早已经落在了你的肩膀之上。”

  “你不要忘了,你现在是古家唯一的男丁!”

  古霄心中突然涌起了一股非常荒谬的感觉,嘴上却说道:“那又如何?家族背叛了我,那我为什么不能背叛家族。在我看来,古家的存亡,根本就毫无价值,甚至半点都不能被我放在心上。恨天小魔君灭了古家,也算是帮我做了一件自己想做,却没有办法去做的事情。”

  “你!”古霜儿气得剑指指着古霄,说话都不连贯起来,“你简直无药可救了!”

  古霄笑道:“是吗?那谢谢你的夸奖了。你还有其他事情要说吗?如果没有的话,那现在就可以走了,早在差不多二十年前,你我之间的一切,就都尘封在了那一段往事之中。我们回不去了,也不想回去!”

  “好吧!”气急之下,古霜儿终于恢复了平静,“你不愿意报这一笔血海深仇,到底是因为自己实力不够,还是因为你害怕,害怕自己得罪恨天小魔君,让你现在所拥有的一切,都化为乌有?”

  “都是。”古霄淡然道,“还因为,我根本就不在乎这一笔仇恨。”

  古霜儿道:“那既然如此,现在有一个很好的机会,可以找恨天小魔君报仇,即使是杀了他,恨天魔宫也不会来找你的麻烦,你敢不敢?只要杀了他,你自然便可以更上一层楼,成为另一个强者。甚至,让古家取代早已经衰落的赤家,成为新的大6。如何,你敢不敢干?”

  古霄面色一凛道:“你是说,恨天小魔君和易学真的那一战?”

  古霜儿螓轻点,道:“不错,一年之后,便是恨天小魔君与易学真约定的决战之日了。根据我从杨家得到的消息,他们约定在南原的广丰荒原之上进行这一战。这一战,彼此势均力敌。恨天小魔君就算是能胜,也必定元气大伤。届时,只要我们在恨天小魔君元气大伤的情况之下联手围杀,那未必便不能诛杀他!”

  “是吗?你怎么能肯定恨天小魔君一定会元气大伤?更何况,你不要忘了,在恨天小魔君的身后,还有着恨天魔宫这么一座庞然大物,如果杀了他,你以为恨天魔宫会善罢甘休吗?”古霄貌似有些意动的说道。

  古霜儿趁热打铁道:“这个你更用不着担心,根据恨天魔宫的规矩,只要我们不是用卑劣的手段杀死恨天小魔君,就算是他的那些嫡系,也绝对无法插手这一桩恩怨。更何况,出手的人自然不是只有我们。”

  “怎么?”古霄诧异的看着古霜儿,“你还找了其他帮手吗?”

  “不错,就是我们。”伴随着一个冷清却充满了道韵道则的声音响起,在这个庭院之中,便再次多出了两个人的存在。看到这两个人,感受到他们身上那强大至极的气息,古霄的瞳孔不禁为之一缩。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