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科幻小说 > 仙武世界大反派 > 第十四章 龙女出世,师徒情谊

第十四章 龙女出世,师徒情谊

  火仙子看着面前这个一身白衣,白衣胜雪的男子,悠悠道:“你想问什么?”

  古霄道:“很简单,难道你就甘心被玄冰宫压在底下,过着这种朝不保夕的日子。没准儿,什么时候,就可能被玄冰宫将你和整个烈焰门都给连根拔起的日子吗?”

  说话间,他再一次为自己倒了一杯清茶,一饮而尽。

  火云儿露出了一个恬淡的笑容,也不知道,她的这个笑容之中到底都蕴含着些什么,看着古霄,道:“这种日子自然不好过,但要是给别人当枪使,那更加不好过。不是吗?小魔君?”

  古霄轻笑道:“你很聪明。”

  火云儿温柔一笑,道:“彼此彼此,大家都不傻。”

  古霄道:“好,那本座就有话直说。本座要你为本座做一件事!”

  火云儿道:“我和烈焰门为什么要帮你做事?”

  古霄道:“没有什么为什么?你要是帮本座做了这件事。那玄冰宫,本座可以保证,再也不会对烈焰门造成威胁。甚至,本座可以出手,为你杀了玄凤仙子。玄冰宫的威风是建立在玄凤仙子身上的,一旦她死了,你会怕玉凤那个女人吗?”

  火云儿露出了几分意动,但还是有些迟疑道:“这个条件很优厚,但我却不相信,你要我付出的,会比这个条件逊色多少。甚至,你要我和烈焰门所做的事情,将比这件事更加的可怕。你能得到的东西,一定比你所付出的更多。”

  古霄毫不掩饰的点头道:“一点都不错。”

  “但你却必须去做!我要你做什么事情,你就必须按照我的吩咐去做!”

  火云儿气急,“凭什么?”

  “就凭你要是不按照我吩咐的去做,我现在就能让这烈焰门从星辰大陆之上消失。”说话间,一丝杀气在古霄的身上一闪而逝,那凝练的杀气与仿佛自尸山血海之中走出来的气息,使得见惯了大风大浪的火云儿都为之变色。

  “什么事?”一个呼吸之后,火云儿做出了正确的选择。

  要么现在就死,要么多活一段时间再死,还不一定会死。在这两个选择之间,做出选择,一点都不难。

  ……

  东海之上。

  茫茫东海,连绵不知其广其深。

  自古以来,东海便是以神秘和富饶著称。

  人类垂涎东海的富饶和无尽资源;同样的,东海水族也垂涎着大陆的广阔;两个不同的种族,发生战争,实在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几乎每隔一段时间,东海水族与人族都会爆发出战争。

  故而,近些年来,虽然东海水族与大陆之上的人族之间的关系,已经逐渐趋向缓和,但是彼此之间对对方的提防却从来都没有消失。人族在东海安插了探子,龙族也在大陆之上准备了眼线。

  这种事情,简直就是再正常不过了。

  轰!

  这一日,在茫茫东海之中,那碧波万顷的东海海面突然爆炸开来,传出了一声惊天巨响。在巨响之后,一条晶莹剔透,长达三十丈的玉色神龙也随之升腾出海面。见此情景,各大势力留在此地的探子都为之惊骇。

  东海龙族!

  龙族数千年不离开东海了,今日怎么会有一条玉龙离开东海海水。难道,在东海之中发生了什么惊天动地的事情了吗?霎时间,有龙族离开东海的消息便飞速的传扬了出去,引得无数人都为之或悲或喜。

  龙族出世,这件事足以引起整个人族的重视。

  嗷!自这条玉龙的龙口之中发出了一声清脆的龙吟,龙吟回荡不休,传遍了整个东海海面,引得无数水族都探出身来,仰望这一条玉龙,拜服在了这一条玉龙的身下,臣服在了她的面前。

  滋滋滋!无尽水汽笼罩住了玉龙那光洁优雅的龙躯,随后玉龙开始变化起来。

  良久,当水汽消散之后,出现在原地的,已经变成了一个优雅动人的美女,身穿一件纯白色的琉璃裙,绝美的容颜之上,挂着高贵与优雅,整个人看上去,就像是寒冬腊月的玉莲花一般,让人为之痴迷。

  而在那光滑的额头之上,两根龙角呈现出来。

  证明了她的身份——龙女,这是一位龙女!

  “呵呵,我来了。”龙女的口中发出了清冷的笑声,笑声宛如是寒风一般的冷冽,让人不寒而栗,随后,龙女轻轻地跨出一步,便穿过了这无尽水面,朝着那大陆而去,身影只是一闪便消失在了各方探子的视野之中。

  ……

  “恨天小魔君现在在哪儿?”问道门之中,轻松化解了雷劫的易学真站在了自己师尊的面前,对着自己的师尊问出了这个他现在最关心的问题。

  有一种人,他的名字叫做宿敌!

  所谓宿敌,不关其他,只在于彼此之间的那种认知。看到对方的第一眼,就可以肯定对方宿敌的身份。

  宗玉成不出所料的看了自己的爱徒一眼,道:“他也已经出关了。”

  “那他现在在哪儿?”

  “根据最近传来的消息,他去了一趟烈焰门,如今已经离开了。按照方位推算,他这一次是朝着玄冰宫而去。”

  “好,真是太好了。”易学真俊朗的容颜之上闪烁着名为兴奋的神色,连声说道。随后,便转身欲走。

  “等等。”宗玉成叫住了自己的徒儿。

  “师尊!您还有什么吩咐?”

  宗玉成道:“早点回来,别输了。”

  说话间,在宗玉成的面上出现了一丝名为担忧的神色。师徒二人之间,虽然并非外人所猜测的那般,乃是父子,但是经过这么多年的相处,在宗玉成的眼中,易学真与自己的儿子也已经没有什么区别了。

  人,终究是一种复杂的生物,人非草木孰能无情。这么多年下来,易学真与宗玉成之间,早已经是情同父子。

  易学真心中一暖,笑道:“请师尊放心,弟子明白。”

  说话间,他一振外袍,转身大踏步的离开。他的脚步坚定而又沉重,身影更变得坚实了许多,就在这么一会儿工夫之中,在他的肩膀之上已经更增添了几分责任,几分不舍,几分牵挂与情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