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科幻小说 > 仙武世界大反派 > 第一百二十八章 曲罢人散,明月当空

第一百二十八章 曲罢人散,明月当空

  “呵呵,老头子还真有一套吗?”宇文立又哭又笑道。更新最快

  说话间,他带着天剑、昆仑镜、女娲石、伏羲琴、浑天神剑转身离去。

  而看到他离开,裴矩、袁天罡、四大部将等人,以及一些残余的黑衣人,全都跟在了他的身后,与他一并离去。

  魔界入侵的事情已经办完了,但这并不意味着神州大地便可以恢复平静。

  天下,终究还是要一统的。

  在这乱世当中,从来就只有胜利者才能拥有自己想要的一切,而失败者却往往要丢失一切。甚至,包括自己的生命。

  开国之君,从龙功臣,这在乱世之中,有着无与伦比的诱惑力。

  “呵呵,我们也该走了。”卷起地上的盘古斧和崆峒印,然翁仙人与古月圣相视一笑,二人相继化作流光离开。魔界的事情已经处理完了,接下来在这神州大地之上会发生什么,他们管不了也不想管。

  南宫问天父子等人,看到其他人的离开,也相继起身离去。

  只不过,南宫问天在离开的时候,带走了虎魄刀。

  虎魄刀乃是天神兵之中最为凶恶的一柄,可能比魔兵更加的可怕。最为恐怖的是,无论是谁,一旦使用了虎魄,便要承担虎魄弑主的诅咒。昔年,强如大神蚩尤都死在了虎魄的诅咒之下,更不用说其他人了。

  数十年前,虎魄再次出世,他不是不知道,只是不想理会。

  虎魄此番出世,又造下了不小的杀戮。

  他要将虎魄再次封印!

  不多时,还留在这里的,就只剩下寇仲、徐子陵、跋锋寒、陈靖仇、天刀宋缺,以及一个昏迷不醒的师妃暄。

  唿!

  一阵清风挂过,几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不知道接下里该干什么了。

  半晌,陈靖仇方站出来,朝着几人拱手道:“寇兄、徐兄、跋兄,还有宋前辈,咱们后会有期。”

  “陈兄接下来有什么打算?”徐子陵问道。

  陈靖仇道:“经过这一次的事情,我也不想复国复仇了。无论如何,这天下都需要一个主人的,也许宇文立会是一个不错的皇帝。我要去找玉儿,还有师傅。自此隐居,至于复国什么的,就随他去吧!”

  说完,他一把抓住炼妖壶将神农鼎收了起来,潇洒一笑,转身就走。

  宋缺看着陈靖仇潇洒离开的背影,不无自嘲的说道:“想不到,我宋缺活了几十年,居然还没有一个小辈看得穿。”

  “怎么?阀主不坚持汉统了吗?”跋锋寒问道。

  宋缺摇头道:“什么汉统不汉统的,胡人进入中原都几百年了,该同化的,都已经被同化了。宇文拓这小子都能放下,为了神州子民不惜牺牲一切,那我宋缺难道就放不下吗?哈哈哈哈!”

  洒脱笑声之中,宋缺大踏步的离开。

  “仲少,你现在还想争霸天下吗?”徐子陵和跋锋寒看着寇仲,问道。

  寇仲望着地面之上的师妃暄,道:“免了,我对这天下已经没兴趣了。到了现在,我终于明白了宇文拓曾经所说的话,满口仁义道德的人,未必便是真正的正义,而名声不好的人,也不等于邪恶。”

  “说什么一点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做出来了什么。”

  “陵少,你现在还认为师妃暄是仙子吗?”

  徐子陵带着一分厌恶的看了师妃暄一眼,道:“你说呢?”

  三兄弟也大笑着离开了这里,这片区域只剩下了师妃暄一人。

  良久,师妃暄方才悠悠醒来,扫视着自己眼前的空旷,这位昔日武林之中最受欢迎的仙子,此时此刻,却不禁升起了一股萧索。放眼天地间,她不知道自己该去哪里,更不知道自己该走向何方?

  ……

  十年后。

  长安大雪。

  徐子陵和陈靖仇、宇文立坐在福聚楼三楼东南角靠窗的桌子,凝望下方漫天风雪的跃马桥,一辆车子刚驶上桥头。可以想像每天有数以千计的人踏桥而过,却肯定没有人晓得此桥之中隐藏着一个天大的秘密。

  他把压至眉头的帽子再拉下点,微笑道:“你来哩!“

  翻起衣领掩着大部分脸颊的寇仲来到他旁坐下,背着其他客人,舒服的挨着椅背,拨掉身上的积雪,露出灿烂的笑容,仔细打量徐子陵,双目生辉的摇头叹道:“多少年啦,我的好兄弟?“

  徐子陵欣然道:“刚好九年。完成探索两河源头的壮举后,你这小子返回宋家山城定居,小弟则隐于幽谷,自此没碰过头,没通过消息。“

  寇仲目光投往铺满白雪的跃马桥,桥上不见行人,双目射出缅怀的神色,叹第二口气道:“大道至简至易,原来治好国家竟是这么简单?“

  徐子陵皱眉道:“你仍在舞刀弄剑吗?“

  寇仲笑道:“不舞刀弄剑还能干什么,天下轮不到我的头上,武林之中总有我一席之地。“

  顿了顿叹第三口气道:“宇文拓确是天下最有眼光的人,古来所谓的名君,谁及的上我们的大周天子宇文小子?他以事实证明给所有人看,大乱后确是大治,且是前所未有盛极一时的黄金岁月。“

  说到这里,他若有所思的看了就坐在这里的宇文立一眼。

  徐子陵探手轻拍寇仲肩头,安抚他激动的情绪,随又问道:“老跋呢?“

  陈靖仇答道:“尚未见他踪影。“

  寇仲压下心中的激情,目光投向街上,道:“来哩!“

  大雪纷飞中,跋锋寒走在行人稀疏的街上,往他们望上来,露出久别重聚的喜悦。

  跋锋寒从对街悠然行来,探臂将两人拥个结实,长笑道:“今趟我们要好好一聚,十年哩!岁月的流逝如白驹过隙,迅快得教人难以留神。“

  放开手,含笑打量两人。

  就在此时,几人同往街端瞧去,大雪中出现一个约八、九岁的可爱小女孩,面容依稀有些眼熟,好似在那里见过一般,蹦蹦跳跳提着一篮子鲜果往他们飞奔过来。

  三人为之愕然,小女孩喷着冷雾,气喘喘的在他们身前立定,孩子气的问道:“请问哪位是宇文哥哥?“

  宇文立心中一动,微笑道:“是我!“

  小女孩把篮子递给他,欢天喜地道:“是我娘着明空送给你的。“

  宇文立接过果篮,那叫明空的小女孩一声欢唿,就那么掉头原路跑回去,雨雪深处,隐现一个女子优美的倩影,白衣如雪,裙下赤足。

  寇仲皱眉道:“!“

  徐子陵瞧着小女孩投入怀内,轻挥玉手道别,牵着明空,逐渐没入雪花迷蒙的深处,徐子陵道:“不知是她收的徒弟?还是亲生女儿?“

  跋锋寒目光投往徐子陵手上的礼物,微笑道:“明月当空,是个充满意象的好名字。“r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