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科幻小说 > 仙武世界大反派 > 第八十五章 揭开面纱,胆大包天(四万一千推荐加更!)

第八十五章 揭开面纱,胆大包天(四万一千推荐加更!)

  独孤郡主府。

  在古霄已经夺取了整个关中大权,以无冕之皇的身份,占据了关中之后,独孤阀也顺理成章的投靠到了他的手底下。而与杨广关系亲密的一些人,基本上都离开了关中,前往南方投奔杨广了。

  譬如,宇文阀!

  唯独这位宁珂郡主是一个麻烦!

  她姓独孤,自然是独孤阀的人,但自小父母双亡,与独孤阀之中的亲人关系并不亲近,即使是如今独孤阀内部辈分最高,武功最强的尤楚红,与她的关系也并不亲密。自小更是被杨广这个舅舅当成掌上明珠一般养大的,几乎算得上是杨广的养女。

  可出乎所有人预料的,她却没有前往南方投奔杨广,而是留在了关中。

  古霄虽然没有刻意针对她,但是郡主府也不可避免的受到了不小的影响。

  由昔日的门庭若市,变得门可罗雀!世事变迁,莫过如此。

  ……

  在郡主府那金碧辉煌的大厅之中,古霄见到了独孤宁珂。

  一段时间不见,原本光彩照人的独孤宁珂,如今已经憔悴了不少,甚至在见古霄之前,很可能还没有来得及梳洗,整个人乍看上去,简直就让人不敢相信,她是那一位艳名远播的宁珂郡主。

  见到古霄,独孤宁珂露出了一个苦涩的笑容,道:“我是应该称呼你为宇文太师,还是周王殿下?”

  古霄轻轻一笑,扫视着这府中的大小婢女,在他的阴阳双瞳之下,这些婢女的原型一览无余。

  在独孤宁珂的身边,根本就没有一个人类的存在,全都是妖!

  虽非魔,亦是妖!

  远古时期,神魔混居,乾坤交感,阴阳相和。神魔通婚之后,诞生了人类。

  但初生的人类却无缘大地主宰的地位,而是沦为当时主宰人间的万千妖魔的傀儡和玩物。随后,大天魔不甘心诸神高高在上,动了对天界的战争,却惨败在了天帝的手中,被天帝打得粉身碎骨,遗留下天魔神功。

  接着,天帝与天界诸神为了防止妖魔的再一次入侵,更顺势杀入人间,将人间的万千妖魔尽数驱逐、诛杀,将他们放逐到了遥远的异世之中,而那个异世便被称为魔界。

  最后,神州十大神器更被诸神组成了神州结界,防止妖魔的再一次入侵。

  但魔的话,还好说,想要诞生魔族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可妖却不同。

  妖族的繁衍固然不像人类这么的容易,可相较于魔而言,却非常的轻松。即使布下了神州结界,依然不断有生灵修炼成妖,为神州大地留下了数之不尽的妖魔传说。自然而然的,妖魔的出现,也使得道术的盛行。

  古霄一眼就看出,这座郡主府,早已经成了妖魔的巢穴!

  “那本座是应该称呼你为独孤郡主呢?还是该称呼你为公主殿下?”古霄笑着说出了一句石破天惊的话语。

  公主?听到这个名词,以独孤宁珂的城府,眼眸之中都不禁划过了一丝惊诧,随后勉强笑道,“什么公主?小女子不敢当!”

  古霄道:“好了,不要再在我面前演戏了。这些年来,你以为你魔族的身份掩饰的很好,却不知道,我早已经看穿你的真实身份了。只不过,你想演戏,那本座就陪着你一起演这场戏罢了!”

  唰!

  听到古霄这段话,在场的郡主府一众势力,身上顿时爆出了可怕的杀气。

  甚至,那些美貌的少女,还变得奇形怪状起来。

  转眼之间,一众美貌女子就变成了一群妖魔!

  于小雪在事先并不知道古霄这一次登郡主府的大门,为的是与独孤宁珂摊牌,但这一切她却早就知道了,见此情景,只是下意识的按住腰间的浑天神剑的剑柄;而古霄本人,更没有丝毫的动容,仿佛眼前的一切全然不存在一般。

  没有半点置身险境的恐惧!

  “都退下。”独孤宁珂朝着自己的部下挥手道。

  “公主殿下。”几名亲近的侍女担忧的叫道。

  此时此刻,独孤宁珂也已经撕下了自己的伪装,展露出了自己魔族公主的地位与威严,喝道:“都给我退下,宇文太师要想杀人,即使是父皇亲自出马,也未必便能救得了,更不用说你们了。”

  “是,公主。”

  很极的,所有侍女都退下了。

  ……

  洛阳城。

  代天择帝的戏码依然在上演,窦建德、王世充、李渊等人,都对一方和氏璧虎视眈眈,小小的一方和氏璧,他们未必真的这么紧张,真正让他们心动的是佛门的支持!慈航静斋与静念禅院的支持!

  拿到了和氏璧,意味着赢得了佛门的支持,这一点,才是让这些大佬真正心动的。

  否则的话,就算是和氏璧乃是传国玉玺,他们也未必会在乎!

  而就是在这种情况下,有三个胆大包天的小子已经开始打起了和氏璧的主意。

  寇仲、徐子陵、跋锋寒!

  如今年轻一辈之中,最为出彩,风头最盛的几个小子,胆大包天的打起了和氏璧的主意。全然没有半点政治头脑的他们根本就不明白这背后的深意,只想着夺取和氏璧这件宝物,不懂得匹夫无罪怀璧其罪的道理!

  夫风生于地,起于青萍之末。

  忽如一夜北风吹袭,洛阳温度骤降,细密小雨好似无休无止般降往大地,使得整座城市都笼罩在一层氤氲雾气里。

  徐子陵穿过大街,挟着一阵凄风冷雨,大踏步迈进西街一座不起眼的小院内,屋内两人同时生出感应,抬头望去。

  寇仲大马金刀的跨坐在床上,正摆弄着一口乌黑鞘身的战刀,嬉笑道:“哈!小陵你终于回来了,消息打探得如何?洛阳眼下都来了那些厉害角色?快说与我和老跋听听。”

  另一人高挺英伟,脸孔轮廓分明,好似大理石铸就的雕像,其人眼神凌厉,额头处扎了一条红布,左右腰际各悬了一刀一剑,正是近日名传中原的塞外高手跋锋寒。

  因跋锋寒四处挑战高手的缘故,和同行的傅君瑜失散后,倒是意外同寇仲,徐子陵撞上了,双方大打出手,最终却是化敌为友,互相钦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