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科幻小说 > 仙武世界大反派 > 第八十一章 气运深厚,目的何为

第八十一章 气运深厚,目的何为

  事实上,陈靖仇也很苦恼。

  他性格非常温柔,喜欢诗词和音乐,希望与青山为伴,绿水相随。他厌恶杀戮,明明天资极好,对武功却抱着一种敷衍的态度,惹得陈辅极不高兴。

  陈辅每次看见少主,就想起早逝的主公,心想主公若早生二十年,陈国怎么会被灭?陈靖仇的生父陈苍是个药罐子,却偏偏杀伐决断,相比之下,陈靖仇有健康的身体,却不思复国……他为救出陈靖仇,牺牲自己唯一的孙子,断了自家的血脉。昔日的陈国臣子,早已沉浸在大隋给予的优厚待遇中,反而诅咒他们这些人的存在,唯有他是真心想要复国,这份忠诚最是难能可贵。他虽然是陈靖仇的师傅,却更像是陈靖仇的爷爷,他的要求,陈靖仇怎幺会反对?所以陈靖仇还是学了一身不错的武功,但他温柔的性格却没有多少改变。

  “师父,眼下虽然天下大乱,但是群雄逐鹿,如果我们再出来,一定会让老百姓更受苦……”陈靖仇虽然知道陈辅必定会怒,但他一路上也有这么多见闻,所以他硬着头皮说,“徒儿觉得,凑齐琴鼎印镜石,列出九五之阵,就能当皇帝……根本不切实际。”

  在与李世民分离之后,他们一行人遇上了寇仲和徐子陵这两人。出于类似的立场,加上对于彼此也是非常的欣赏。所以,他们选择了结伴而行!

  古霄非常清楚,原着拓知道补天的事情,征百万人民做徭役,不计代价,几年之内赶工出通天塔,导致百姓死伤无数。所以独孤宁珂的谣言才被那么多人相信,毕竟原著拓要当皇帝,除了武力之外,根本没有多少优势。

  所以,他自觉醒记忆以来,所做的一切几乎都是为补天服务的。自然,没有多少人相信他要当皇帝!

  陈靖仇顶着陈辅失望的目光,继续说:“虽然独孤郡主对我们说,宇文拓想做皇帝,但徒儿觉得不大可能!”

  原着中将陈辅刻画得无比迂腐,但陈辅能被陈苍授以托孤重任,他又怎会简单?独孤宁珂伪装得再好,陈辅也能看出一两分端倪。所以他知道,独孤宁珂的话不可信,她的目的更令人疑惑。

  只不过,他们除了相信独孤宁珂,别无选择。

  陈辅何尝不知道陈靖仇所说的话?但他为了复国,连自己唯一的孙子都牺牲了,复国就是支撑他活下去的全部意义,所以他不停地催眠自己,宇文拓为了做皇帝,划出大地六芒星阵,抽取六个地方一共三十六万的人生命力。

  独孤宁珂这个谣言也造的很巧妙,毕竟她只说了抽取生命力,没说是多少年的,就算一时看不到效果,只要有一丝这种可能,陈靖仇等人也会去阻止。

  他们还没靠近长沙,便看见白光一闪,那一瞬竟然挡住了阳光。

  拓跋玉儿咬牙:“可恶,被抢先一步,执行成功了。”

  徐子陵听了,惊道:“那长沙的人们……”

  陈靖仇咬紧牙齿,一言不,陈辅冷冷道:“靖仇,你自个在那儿生闷气又有何用?你若想替百姓们报仇,就杀进隋营,把所有隋人杀光血祭。”

  但……独孤宁珂所谓的抽取生命力,还不知道是真是假……

  陈靖仇虽然心有不甘,却还是决定混进军营,结果军营居然大开,仿佛在等什幺人一般。四人面面相觑,不知如何是好,这时候,陈靖仇听见一个清冷的声音:“既然来了,何不堂堂正正从正门进来?”

  陈靖仇四下看去,没有现旁人,其余几人的脸色也很正常,他咬咬牙,高声道:“我们从正门进去。”

  陈辅微微皱眉,心想这徒弟傻了不成?我让你杀光隋兵,只是一句气话,更没让你从正门进去,隋军人多,堆都能堆你。谁料陈靖仇直接冲出去,走入兵营,隋兵竟然没有阻拦,陈辅、徐子陵、寇仲和拓跋玉儿也只好跟上。

  古霄站在帅帐前,负手而立,淡淡道:“大隋太师宇文拓……今日在此亲候各位。”

  陈靖仇惊呼:“宇文太师!”

  “不错。”古霄傲然道。

  扫视着自己面前的这些人,古霄目光之中仿佛蕴含着一面看穿一切的镜子一般,让人根本就只觉站在他的面前,毫无半点秘密。

  “本座知道你们是谁,但本座希望,你们不要破坏本座的事情。否则,你们一定会后悔的!”

  至于剧情中那段“人人得而诛之”“你们为什么阻扰我”之类的话……口舌之争,他才不去做!

  陈靖仇刚想说什幺,拓跋玉儿冷笑道:“哼,你少作梦。”

  古霄根本不搭理拓跋玉儿,正眼都不给她一个,他不欺负武功全废的陈辅,威压只向陈靖仇等四人身上招呼,眼见他们四人站都站不稳,才道:“本座见你们年幼,实不想杀你们,只要你们能忍住,一炷香的时间不跪下,便算本座输了。”

  事实上,古霄纯属欺负人,陈靖仇、寇仲、徐子陵和拓跋玉儿四人,武功连宗师级都不到,虽然气运深厚,但和他差距太远,两息之内,他们就全部倒下,古霄平静道:“胜败已分,以后不要出现在本座的面前。”

  拓跋玉儿对隋人有偏见,她立刻道:“哼,开什么玩笑,我们就是要阻止你的豺狼野心,怎么可能放弃?”

  陈靖仇内心暗暗叫苦,他想问古霄大地六芒星阵到底有什幺用,结果拓跋玉儿老是抢先说话,每次都将局势恶化,人家脾气再怎幺好,也经不起你这三番五次的嘲讽啊!

  古霄也觉得好笑,他这种人?算了,拓跋玉儿对隋人有偏见,古霄也没兴趣让她认同自己,他轻轻抬手,道:“呵,还是不愿意吗?那就只有得罪了。”说罢,一道掌风扫出去。

  更何况,自己还和拓跋玉儿有仇,所以他也懒得化解!

  “靖仇,危险。”陈辅挡在陈靖仇面前,当场就被掌风击中,口吐鲜血,脸色青紫。

  “抱歉,本座没料到会有人冲出。”古霄收了掌,淡淡道。

  陈靖仇灵机一动,道:“你救我师傅,我就放弃找你报仇。”

  陈靖仇乃是陈苍之子,虽然这种仇根本就没有办法算清楚,但真的论起来,陈靖仇如果找古霄报仇,那谁也说不出半句不是!

  “好,我救你师傅。”古霄淡淡说道。

  说话间,在他的手中血气弥漫。

  浑天宝鉴之血穹苍!

  血穹苍威力惊人,有起死回生,再造生机的神奇功效。落在陈辅的身上,顿时便治好了他的内伤。

  陈靖仇虽然这段时间历练了一下,但他毕竟涉世未深,但眼见古霄治好了陈辅,加上舆论的原因,他便觉得独孤宁珂说话不实。

  想到这里,他不免有些踟蹰。

  陈靖仇今天是第一次见到古霄。在他看来,古霄行事坦荡,言出必行,强者的自信表露无遗,自然不会为了当皇帝做那些伤天害理的事情。但独孤宁珂也给了他们很多帮助,若是她另有隐情,自己贸然询问古霄,岂不是害了她?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