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科幻小说 > 仙武世界大反派 > 第七十五章 大兴城中,王霸之争

第七十五章 大兴城中,王霸之争

  “杀啊!”

  “极乐正宗万岁!”

  “杀光这些叛贼!”

  ……

  大兴城中,一场恶战也正在爆发。

  蛰伏已久的极乐正宗宗主摩诃叶在如来破极练成了两招如来神掌之后,终于不再掩饰自己的野心。趁着大隋朝高手几乎都已经前往秦始皇陵的关卡,利用自己这些年来发展出来的极乐正宗信徒,组建了一支浩浩荡荡的圣战大军。

  试图趁着关中空虚的关卡,夺取关中,扶持李渊父子为皇,自己再隐身幕后操纵,成为太上皇。

  而另一边,古霄也已经不想再这么继续潜伏下去了。

  就在摩诃叶起兵的同时,他也发动了自己蓄谋已久的计划!

  骁果军!

  骁果军乃是大隋皇朝的禁卫军,无论是兵员的素质,还是武器的精良程度,或许还要加上那数十年来身为御林军的高涨士气。一切因素加在一起,使得骁果军莫说是在大隋之中,即使是放眼整个天下,也是首屈一指的强兵!

  没有任何一支兵马能与之抗衡!

  而在这二十多年之中,古霄一直都在着手控制骁果军,更曾经有十几年的时间担任骁果军大将军。

  到了这个地步,骁果军上下,早已经成了他的囊中之物!

  只认人,不认兵符,不认皇命!

  这便是如今的骁果军!

  太师府之中,第三个宇文拓出现了。

  在他身前,房玄龄、杜如晦、魏征等谋士,秦叔宝、尉迟恭、四大部将等亲信部将一个不少,全都等候着他的命令。

  “秦琼听令。”古霄端坐在宝座之上,开始发号施令。

  “你带着五千骁果军即刻进宫,保护代王殿下。”

  “是!”

  “尉迟恭听令!”

  “末将在!”

  “你带着一万骁果军,即刻前往极乐寺,围剿极乐寺。”

  “杨硕听令!你立刻带着本太师的手令,前往接管潼关防务。”

  “是!”

  说话间,刚才被古霄点到名的三员大将就纷纷退出了书房,前去执行他的命令了。在古霄面前,只剩下了其他几名亲信。

  “太师,那我们干什么?”韩腾问道。

  “跟我去见一个人!”

  “什么人?”

  “摩诃叶!”

  ……

  穿过甬道,一个地下空间出现在了众人的面前。

  举目环顾,只见广大庭院里遍植了五光十色的奇花异草,其种类繁多,根本无法胜数。花海之间,则布置有无数假山石林,小桥流水、画壁回廊以及亭台楼阁等等,全部也雕梁画栋,金碧辉煌,极尽华美之能事。但虽则繁花似海,却无半分花香,临近看时,原来那些花朵全部是以珍珠、玛瑙、翡翠、水晶等各样珍宝精心雕琢而成,全部也栩栩如生,巧夺天工。仰首观望,但见头顶繁星闪烁,全部也是以珍贵宝石镶嵌而成。俯身细看,河流中流淌的根本全是水银。单单这一座人工堆砌起来的秦始皇御花园,其价值已经倍数于杨公宝库。假如能够将这些财宝全部运出去,至少足够整个大隋朝花用十年!

  李世民看得连连摇头,下意识喃喃道:“秦始皇为了自己死后还能继续享受,竟然如此穷奢极侈。也不知道究竟压榨搜刮了多少民脂民膏才能建造起这么一座花园,难怪两世亡国。唉~他朝我若为皇,自当引以为鉴才好啊。”

  “哼,嬴政老贼,又有什么了不起的了?大丈夫者,自可取而代之。他日我楚项皇朝建立后,定能真真正正地千秋万世,一统江山。决不会像他嬴政老贼那样窝囊。”

  语气傲然,话声铿锵,再世霸王手提雷刀,大踏步从山壁里面走出。身后乌骓驮着单月,迈开小碎步紧随而至。在距离李世民七步开外处驻足立定,杨玄感举目环顾。对于四周价值连城,得之便富可敌国的无数珍宝,他显然全未放在眼内。剑眉轻跳,霸王双眸内陡然精光大盛,沉声道:“虞姬、乌骓,你们感觉到没有?近了,越来越近了!本霸王的西楚同胞,八千江东子弟兵,他们就在距离这里不远的地方。哈哈,只要这群子弟兵复活,神州江山,就是我囊中之物了!”

  “江东子弟兵?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霸王话声才落,旁边的李世民忽然失声捧腹大笑起来。他一边笑,一边看着杨玄感连连摇头,眉宇间并殊无做作姿态,反而有着说不出的怜悯之情。霸王纵横天下,从来只会被人怕、被人敬、被人恨、被人奉承,却几曾尝试过被人怜悯?霎时间,杨玄感禁不住雷霆大怒,沉声暴喝道:“李世民小贼,你笑什么?住口,不准再笑!”

  李世民徐徐收了笑声。他抬头凝视着这位再世霸王,叹道:“我笑,是因为觉得你可笑。你不但可笑,而且更可怜兼可悲。八百年前的西楚霸王项羽,不恤民意、不体民心、不察民情、又不纳忠谏之言,只懂得以力服人,所以即使推翻暴秦统治,可是最终也众叛亲离,只能黯然自刎于乌江。八百年后,你转世重生,虽则实力依然天下无敌。但性格非但未有改善,反而更变本加厉。由始至终,你在这世界上除去虞姬和乌骓以外,还有谁能是真心信任和爱戴你,甘心为你霸业而效忠的?

  自古得道多助,失道寡助,而这‘道’,就是天下万民之心。但你却妄想只凭一柄雷刀,就强迫万里江山,亿万子民屈膝臣服?根本就是妄想!即使你自己,又何尝不是对此心知肚明?正因为明知这世上无人会真心效忠于你,所以你才寄希望于一些已经死去八百年的冤魂厉鬼,企图依仗它们的力量来打江山吧?哈哈何其可笑,又何其可哀?即使天下无敌,那又怎么样?你可以依靠泥俑来打天下,难道还能再依靠这些泥俑替你治理天下吗?”

  “迂腐!浅薄!天真!无知!”杨玄感丝毫不为所动,反而将先前略显紊乱的心情完全平复下来。雷刀横胸,再世霸王冷冷道:“李世民,看在刚才共同经历过一场患难的情分上,本霸王就提点你两句吧。为皇者,有所谓王、霸二道之别。王道者以德服人,霸道者则以力服人。然而人性本就自私而卑劣,得一想二,永远贪得无厌,永远自私自利。即使有上古尧舜之德,也永远休想可以令天下间所有人都感到满意,更休想他们会奉献出什么真心。

  所以,所谓的王道,根本就只是个虚无缥缈,不切实际的无聊幻想。相反,天生的自私和软弱本性,却会令他们自然而然地争相匍匐在最强者脚下。只要我实力够强,那么即使再不情愿,到最后他们也别无选择,只能乖乖替本霸王出力,不错,本霸王的江东子弟兵,确实不能治理天下。但只要本霸王打平了天下,杀光所有反对本霸王的敌人,难道还会担心没有走狗可供驱使吗?嘿嘿,相信我,到时候他们甚至会为了能够替本霸王出力卖命,不惜像流浪的野狗争夺骨头那样拼命互相嘶咬呢。”

  “以暴力压人,以利益诱人,无疑能够见效于一时。”李世民握紧了万华如意,借助其中所蕴藏的无上佛力,以恢复刚才因为破山开路而损耗的力量,沉声叹道:“但那又如何了?你这种想法和行为,和当年的秦始皇又有什么分别?秦始皇区区两代便已亡国,你西楚霸王更加是刚刚分封诸侯,转眼间就天下皆反。妄想凭借霸力登基称皇,到头来也不过就是这个结果罢了。分明已经有过前车之鉴,为什么你依旧执迷不悟,仍旧要重蹈覆辙地再次走上那条死路?”

  “哼,秦始皇亡国,只是因为他根本就太仁慈,扫平六国以后,竟然没有对六国贵族斩草除根。否则的话,本霸王又怎有机会起兵反他了?”杨玄感同样紧握雷刀,吸纳刀中无穷无尽的雷电能量以补充元气,凝声恨恨道:“至于本霸王之败,更完全只因为误信了刘邦那假仁假义的狗贼!怀王下令,命本霸王与刘邦狗贼分兵抗秦。这狗贼事前信誓旦旦地跟我表决心,发誓一定不会先入关中。可是到头来,他却趁本霸王在巨鹿和秦军主力死战的空隙,抢先入咸阳接受秦王子婴的投降。

  这也罢了,念在双方总算一场结义的情分上,本霸王非但在鸿门宴上放过他不杀,更把汉中及巴蜀之地分封给他。没想到刘邦狗贼贪心不足,转头就联合天下诸侯又来反我。哼!本霸王对待刘邦,难道还不够仁至义尽么?为什么他偏要一而再,再而三地背叛本霸王?如果所谓王道当真可以行得通,为什么世上竟还有这种厚颜无耻,贪得无厌的小人?更为什么竟会让这种小人开国称帝,反而本霸王就要在地狱中受尽痛苦折磨?李世民,你既然口口声声说霸道不对,那么你就来告诉我究竟是为什么啊!”

  提及前生恨事,杨玄感禁不住咬牙切齿,怒气大盛。霎时间,他浑身雷电萦绕,“噼噼啪啪~~”地暴响不绝,显得无比可怕。假如这是一场辩论比赛的话,那么李世民其实仍然可以指出项羽当年各种所作所为的错误之处。比方说指责项羽坑杀秦朝降兵二十万,暴虐不仁而令万民震恐;暗杀义帝,授人以柄尽失大义名分;还有在分封过程中处置不当,使天下诸侯都生不满等等等等。可是……

  眼前之事,并非辩论比赛。即使能在口头上胜出,却又有什么用处了?更何况,硬要让李世民为刘邦这位确实是厚颜无耻得令人发指的流氓天子辩护,说刘邦就是做得对,就是王道之政。这种颠倒黑白的说话,李世民也是无论如何都讲不出来。

  所以面对杨玄感的质问与怒火,李世民再也无话可说。只能摇摇头,叹道:“好,我承认自己确实说服不了你。但是这也代表不了什么。你如果坚持一意孤行的话,到头来始终只有自取灭亡。世人会像反抗秦始皇一样前赴后继地来反抗你。秦始皇的下场,也就是你的下场。所谓霸道,根本只是条死路!”

  “霸道或许是死路,但至少它确实可以帮助我取得成功。”杨玄感将怒火压抑,流露出一丝嘲弄的笑意,道:“正如秦始皇虽然暴虐,但无人能够否认,他正是古往今来最了不起的千秋一帝。本霸王即使功败垂成,但西楚霸王的威名,也同样可以永垂青史,万世不朽。而你所谓的王道呢?由始至终,它根本也从未在世上出现过。一个无聊的谎言,居然就骗得你这样死心塌地?”

  “王道并非谎言。千里之行,始于足下。只要我们有心朝这个方向去努力,总有一天会得到成功的。”李世民坚定地道:“即使我们永远不能真正达成它,但也可以无限地接近它。避难畏艰,连第一步都不敢走,永远只想抄近路图侥幸,这种行为,又与懦夫何异?又能成得了什么大事?”

  “哼,牙尖嘴利,一味只懂得说漂亮话,果然是不懂世事的乳臭未干死小孩。”杨玄感冷笑道:“但事实上,你还不是照样要拿出本领来,真刀真枪地和本霸王拼个高低?可见霸道必胜,力量才是人间唯一真理。你那什么狗屁仁义王道,统统都见鬼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