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科幻小说 > 仙武世界大反派 > 第六章 隋军灭陈,一并出征

第六章 隋军灭陈,一并出征

  开皇八年三月,隋文帝下诏,列举陈后主罪行又送玺书暴其罪恶二十条,并将诏书在江南散三十万份,以争取人心。

  十月设置淮南行省於寿春,以晋王杨广为尚书令统筹各路兵马,以高颎为元帅长史决断行军谋略,率八十总管、五十一万八千名士兵南犯。杨广并与秦王杨俊、杨素为行军元帅,同时由长江上、中、下游分八路南征南朝陈。

  这八路分为中上游与下游两部,行军元帅杨俊统帅中上游三路,他率水6军由襄阳进屯汉口,以阻挡中游陈军支援下游南朝陈都建康。行军元帅杨素率舟师出永安东下,在荆州刺史刘仁恩出江陵与杨素会和,最后抵达汉口与杨俊军会和。杨素与刘仁恩军负责驱赶长江中游一带的陈军到汉口围歼。

  行军元帅杨广统帅下游五路,他率领韩擒虎、贺若弼专攻建康,命王世积与燕荣为左右翼协攻江西、三吴。杨广率军出**,庐州总管韩擒虎出庐江,吴州总管贺若弼出广陵,这三路集中围攻建康。蕲州刺史王世积率舟师出蕲春攻九江掩护杨广主力军。青州总管燕荣率舟师出东海,沿海迂回南下入太湖,以奇袭吴县,深入三吴以支援杨广主力军。隋廷在进军之前,扣留陈使,断绝往来,以保守军事机密。并且派出大批间谍潜入陈境,进行破坏、扰乱活动。

  陈后主荒淫骄侈,政治**,既不懂军事,又不纳部将建议,自恃”长江天堑”,疏于防务。为了元会之庆,竟命镇守缘江重镇江州、南徐州的两个儿子率战船回建康,致使江防更为薄弱。十二月,长江上游隋军先起进攻。

  开皇八年十二月,杨俊督水6军十余万出襄阳),进屯汉口。陈命散骑常侍周罗喉都督巴峡缘江军事,与郢州刺史荀法尚部数万,据守江夏,同杨俊军相峙月余。

  同月,隋行军总管周法尚率舟师三万,进至樊口,击破抗拒的陈军。杨素率水军出巴东,沿三峡东进,荆州刺史刘仁恩部由江陵西上,两军配合,水6兼用,袭占狼尾滩,击败陈守将戚昕;陈南康内史吕忠肃死守歧亭,以三条铁锁横江阻断隋军东出三峡。杨素、刘仁恩率水6联军强攻,直到开皇九年正月击破陈军,占领西陵峡口。

  一时间,南方半壁江山处处狼烟,家家烽火。

  几乎是个人都能看得出来,南陈覆灭在即。

  而与此同时,南方一批坚守汉统的武林中人和世家门阀也随之行动起来。

  ……

  在攻陷了西陵峡口之后,杨素率领着大军再一次进。

  杨素乃是标准的文武全才,无论是治军还是理政都很有一套。

  更何况,这年头的文人追求的乃是出将入相,所谓的万般为下品,惟有读书高,这只有白痴才会相信。如此一来,杨素对于灭陈功,自然也是眼热不已,在简单的休整了几天之后,就再一次出了。

  这一日,大军刚刚解决了一群前来行刺的刺客。

  杨素的帅帐之中,杨素正在把玩着手中的一枚令牌。

  而在他的身边,还站着一个一身金黄色甲胄,怀中抱着一柄金黄色宝剑的少年,少年生有极为罕见的阴阳双瞳,让人只是和他对视几眼,就不禁感觉到头皮麻,但却没有任何人敢小看他!

  “拓儿,你认为我大隋要平定南方,最大的阻碍是什么?”杨素突然对身边的爱徒问道。

  宇文拓面容冷峻,看上去就像是一个小大人一般,缓缓地说道:“南方坚持汉统的汉人世家。”

  自两晋一来,南方的天下与其说是哪一家的,不如说是世家的。相比起北方而言,南方世家的势力更加庞大,简直就是南方真正的无冕之王。如果说北方皇权和门阀之间的关系,乃是皇权在很多时候必须对门阀做出让步的话;那南方皇权和门阀之间的关系,便是皇权要看门阀的脸色行事。

  在南方,只有维护了门阀的利益,才能稳住皇位。

  甚至,很多皇族本身便是门阀出身。

  诸如,建立南齐和南梁的萧家,便是大名鼎鼎的门阀——兰陵萧氏。兰陵萧氏为兰陵郡望族,初次兴起是在西汉宣帝时期大臣太子太傅萧望之开始的,而自东汉至西晋末年二百余年中中落,至西晋末年南迁之时,因家族之大而被安置于江苏武进,并侨置兰陵郡,史称”南兰陵”,故仍以兰陵萧氏相称,为南朝”四大侨望”,贵不可言。

  兰陵萧氏早在东晋末年就已经为天下门阀,自此之后,一直至唐朝末期五代十国时才与天下世家走向衰落,可谓延绵中古的千年世家,顶级门阀。

  正如那一句“没有千年皇朝,只有千年世家。”

  杨素满意的点了点头,道:“不错。”

  到如今,杨素已经知道自己的这个爱徒的身世了。

  他不是别人,正是昔年被宇文述、宇文伤兄弟赶出家门的那个妹妹所生的儿子,一出生便是阴阳双瞳,仿佛妖孽一般,再加上自己私生子的身份,一直都受到排挤,但却天生早熟,聪慧异常。

  再加上他那一柄轩辕剑,杨素自问,如果让这柄剑的威力完全挥出来,自己都未必是他的对手。

  这两年来,杨素对这个徒儿是倾囊相授,将自己的道术和武功尽数传授,而他也的确争气。杨素的那几个儿子,没有一个人是他的对手。杨素这一次带着这个徒儿一并出征,也是存着栽培他的心思。

  “对了,你觉得宇文述这个人如何?”杨素突然想起了另外一件事,对宇文拓考较道。

  “老奸巨猾,贪财入命。”宇文拓没有半点感情的对自己的舅舅下了一个断语。

  “哈哈哈哈!”杨素闻言,口中出了一阵爽朗的笑声。

  这一年多来,眼看着自己这个外甥如此争气,宇文述那边一直都想着和宇文拓将关系重新拉起。只不过,宇文拓对宇文述一家却一直都没有什么好脸色,他未出生便被宇文述给赶出家门,母亲为了抚养年幼的他积劳成疾。

  在一年前,眼看着儿子已经走向出人头地,更是病逝。

  如此一来,在宇文拓眼述一家无异于是自己的仇人。

  根本就不将那些人当成是自己的亲人看待!

  更不用说,杨素为了安抚宇文拓,更让宇文拓拜自己的师弟——杨义臣为义父,如此一来,宇文拓和宇文述一家的关系自然是更加疏远,几乎差不多到了老死不向往来,平日里看到宇文述兄弟,权当自己没看到。

  对此,杨素和杨义臣自然满意。

  他们可不想教养一头白眼狼出来!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