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科幻小说 > 仙武世界大反派 > 第二十八章 天血剑折,狂人玄达

第二十八章 天血剑折,狂人玄达

  “我输了!”古霄举起自己手中只剩下半截的天血剑,看着对面的欧阳玄达,淡淡的说道。

  对于一名剑客来说,当自己的剑折断了,那他这个人自然也就输了。望着自己手中只剩下半截的爱剑,古霄一时之间心中真的是百感交集。自从得到了金手指之后,他还是第一次在同辈之间的公平交手之中,落得一个战败的结果。

  他隐约之间甚至可以感觉到,自己的剑意一时间甚至有一种就要失控的感觉。同时,经脉之中更是传来了一种隐隐约约的刺痛感,显然他的经脉已经受创了,一口鲜血到了嘴边,又被他给咽了回去。

  另一边,欧阳玄达的脸上出现了一种不正常的潮红,他手中的那柄阔剑同样的受创匪轻,原本只有铜钱大小的缺口,现在已经变得剑身之上已经是自剑脊中央处出现了一道剑痕,自剑脊处阔剑已经出现了一个偌大的缺口。

  “我赢了。”欧阳玄达兴奋的说道。

  对于一名武者而言,击败一个高手,从来都是一件非常值得兴奋的事情,他当然也不例外,甚至他现在已经感觉到,一直困扰着自己的瓶颈,已经开始松动了,自己突破在即。

  古霄道:“我输了,那我的命就是你的了。你自己过来拿吧!”

  话一说完,古霄就非常干脆的闭上了双眼,做出了一个闭目等死的姿态。对于江湖人而言,也许随时都可能将自己的性命给送出去,既然输了,而事先又说好了,那古霄自然就做好了去死的准备。

  只是,让他奇怪的是,过了半晌,都没有等到夺命的剑锋。

  “为什么不杀我?”当古霄睁开眼睛之后,他看着欧阳玄达,如是问道。他不懂。欧阳玄达既然要杀自己,那为什么自己现在已经让他杀了,他居然还迟迟不动手,把自己给杀了。

  欧阳玄达举起他自己那也已经是伤痕累累的宝剑,带着几分跃跃欲试的说道:“今天你输了,不是输在武功上,而是你的剑不如我。因此。我不杀你。他日,你倘若觅得神兵。可以再找我一战。”

  古霄默然,这一点他当然也清楚。自己这一战实非战之罪,而是输在了自己的兵器不及对方之上了。想到这里,古霄心中对于觅得一柄趁手的神兵的愿望变得更加强烈了。早在这一次刚刚回来之后,他就发现,自己的天血剑已经不是那么趁手了,毕竟自己已经迈入了先天之境。

  可他还是没有想到,不过就是一场同级别的高手的激战,自己的天血剑就毁了。

  “好。他日我要是觅得神兵,一定要再和你一决雌雄。”古霄厉声道。

  “接着!”说完这句话之后,古霄就转身朝着山脚下走去,只是让他没有想到的是,就在这个时候,从他的身后,传来了欧阳玄达的连个字。然后一阵风声破空而来。反手一抄,一块黑黝黝的令牌就落在了他的手里。

  “你这是什么意思?”古霄拿着手中的令牌,看向欧阳玄达,不解的问道。

  他不明白,欧阳玄达给自己这一块令牌是什么意思。难不成,是打算邀请自己加入某个组织不成?

  “这是通过空间虫洞的令牌。拿着它,你随时都可以通过我御兽宗的空间虫洞,进入中土。”欧阳玄达不动声色的说道。一边说,一边还观察着古霄的神色,想要验证自己所知道的那个消息。

  不出他的意料,在古霄的脸上一缕痛苦一闪而逝。

  古霄抓紧自己手中的令牌,转身而去。刚刚在欧阳玄达观察他的时候。他也在注意着欧阳玄达的神色,他当然明白,欧阳玄达的意思,他这是想要知道,自己是不是真的要去中土,找自己的老情人——古霜儿。

  对于御兽宗这样的庞然大物而言,古霄敢打赌,自己的一切资料都应该早就已经出现在了欧阳玄达的面前。自己和古霜儿的那一段暧昧情史,想必也不会瞒得住御兽宗的人。当然了,相信大多数人更感兴趣的是,他为什么会在不到一年的时间之内,就从一个锻体境的小菜鸟,飞跃到了先天之境。

  如果换上了一个人的话,他也许已经被当场拿下,然后逼问自己的一切秘密了。不过,欧阳玄达却显然不在这种人的范畴之内。

  纵使只是初次接触,可是古霄却已经明白欧阳玄达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了。这是一个真正的狂人,他心中只有无敌的信念,除此之外,什么东西都不被他给放在眼里。要不然,也不会不管姜俊的仇怨,放过自己了。

  古霄拿着手中的令牌,倒提着只剩下半截的天血剑,径直朝着山下走去。

  如今欧阳玄达既然已经把令牌给送到了自己的手上,那自己现在最应该做的事情,便是先调养一下自己的伤势。然后,就可以离开西疆,进入中土了。如是想着,爱剑断折给他带来的痛楚,都不禁降低了不少。

  中土?我一定要在那里,大放异彩,让所有的人都知道,我古霄的名字。不过在这之前,我还应该做另外一件事情!古霄心中豪情万丈的想道,只是紧接着,他就注意到了自己手断折了的爱剑,心中禁不住出现了一丝阴云。

  御兽宗,连绵数百里,群山叠嶂,鸟语花香,简直就可以说是一处非常难得的人间仙境。当然了,这当中,还是有一个非常重要的前提的,那便是你要先忽略这山上几乎到处都是的飞禽走兽。

  “妈的,这到底是什么鬼地方吗?”好不容易才从一片树林之中钻出来,古霄的身上已经多处了不少伤痕,嘴里愤愤不平的骂道。

  他还是低估了这见鬼的破地方,居然到处都是那些该死的野兽,刚刚他不过是不想直接从御兽宗的山门离开,才钻进了这片树林之中。哪知道,立马就倒了血霉,一进树林就碰到了一群野狼,简直比姜俊曾经玩过的座狼还要大上差不多一号,这群野狼一见到他就立马扑了上来,他也是好不容易才摆脱了这些该死的畜生。

  还好,这些畜生都是有着极强的纪律性的,或者说是地域性,古霄一离开树林,它们就不攻击了。要不然,古霄很怀疑,自己是不是需要杀光这帮畜生,才能够安全离开这见鬼的树林。

  “妈的,难怪,御兽宗的戒备这么的松,这满山的野兽根本就是有着最好的守卫吗?”心有余悸的看了看自己身后的树林一眼,古霄如是想道。自从离开欧阳玄达所在的山峰之后,他就没有碰上几个御兽宗的弟子。

  似乎那些御兽宗的门人,都窝在自己的住处不出来一样,他原本还在奇怪,这御兽宗的守卫怎么这么松懈,可是当他稍微见识了一下这满山的禽兽的威力之后,他就明白为什么戒备这么松了。御兽宗的这连绵数百里的地域之中,遍布的飞禽走兽本身便是最好的守卫!

  不过,这借助满山的走兽来防卫的办法当中自然也是有着不足的地方,那便是一旦这满山的野兽要是失控了,那古霄敢打赌,这御兽宗立马就得变成历史,再是何等厉害的高手也禁不住这么多野兽的狂轰乱炸。

  心中如是想着,古霄还是一步步的朝着山下走去。在飞鹫上的时候,他早就已经和那些天鸠商会的人打听过了,在御兽宗的旁边,再走上几十里便是越国的国都济都,那里也是整个西疆最繁华的地方,如果要是想要购买什么东西的话,那里简直就是首选。

  现在,古霄迫切的需要购买一柄宝剑,虽然他自己身上没有多少钱,但是他可不相信,凭借自己的这身本事,还不能为自己弄到一柄满意的宝剑?

  当下,古霄不停地在这御兽宗的地域之中穿梭着,不光是避开了一路上碰到的御兽宗的那些弟子们,更是不敢轻易的走进哪怕是任何一座树林之中了。这里毕竟是御兽宗的地盘,他可不想平白无故的就招惹上麻烦了。

  终于,待到太阳落山的时候,他终于离开了这御兽宗的地域之中。回首望了一眼御兽宗那连绵不断,高耸起伏的山脉,古霄大踏步的朝着越国国都济都的方向而去。

  PS:再厉害的人,也终究有输的一天,主角在同辈的公平交手之中,第一次输了,这并不能代表什么。

  书友们,这一卷,血月写得并不多,距离月末只剩下最后几天了,书友们,请你们支持我吧!谁口袋里还有多余的月票,就请投给血月!

  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