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野心

  转眼已经十一月中旬了。

  从安然传媒走上正轨之后,顾北心里一直惦念的事情只有一件,非典。

  作为一名重生者,顾北切身体会过当年那段日子的疯狂,感冒、普遍、全国范围大爆发、传染极快、无药可救这几个关键词凑到一起,这适用范围得有多广?那简直是境内全覆盖,搞得整个国人人心惶惶,听完都够喝一壶的。

  当然,这其中也涌现出了无数可歌可泣的医护英雄典范,抗击非典型肺炎战斗中因公殉职的邓练贤、卫保周、谢婉雯等等,作为前世的媒体人,顾北对这群人记忆深刻,除此之外,他印象更深刻的是那时国人的愚昧无知,随着全国各地封城、封校消息出来后,恐慌的国人大肆哄抢物资,真印证了那句烂大街的段子:非典的时候抢醋,核辐射的时候抢盐,就TM从没有考虑过酱油的感受!

  在顾北的印象中,大概到了明年五六月份,随着一些地方防治“非典”的消毒液和相关药品紧俏,打着“防治非典”旗号的各种医药广告越来越多,五花八门的抗“非典”药品、处方、器具纷纷出炉,甚至一些平时从未提过有抗病毒、防“非典”作用的保健品也在广告中大肆宣称能“增强免疫力”。不仅医药奸商争打“非典牌”,蔬菜、食品、日用品的价格也都在短期内飞涨,醋卖到上百元上千元;艾草熏香由2元一包涨至18元;84消毒液涨到20元……

  哄抬价格、囤积居奇!

  现在顾北手头上有1000吨醋,花了四百万买的,以目前的醋市价以及杏花寨运输出来所付出的代价,可能全世界的人都会骂他傻帽,亏到姥姥家去了,但限于他在安然传媒的说一不二,没人敢对此事提出异议。

  顾北也从来不爱解释,反正估计再过个小半年,局势的发展会惊掉他们的眼珠子。到时候这1000吨醋以数十倍的价格变现,有钱不赚是王八蛋,顾北也不想说虚伪的说什么这笔国难财自己不发别人也会发。反正自己就是缺钱,又能够预知未来的趋势,恰好碰到了这么一个机会,然后顺手捞点钱。

  现在这1000吨醋已经从杏花寨运送回晴川,顾北暂时还不急,非典真正高峰期的时间段是明年的四五月,现在还早的很,而安然传媒目前运转正常,顾北重点关注的是沈城和李兆祥在浙江省的情况。

  李兆祥是个有脑子懂变通的人,赶到苏州后正事不干,天天往苏州房管局局长家里跑,大包小包的从不带,桑拿酒局麻将桌没少上,有次安然传媒的财务总监许新如拿着一大叠李兆祥邮寄过来的单子找顾北报账,算了算差不多五十万。

  没二话,顾北直接把字给签了。

  半个月后,李兆祥拿下苏州700栋写字楼加高档酒店的电梯全年广告业务。是以比安然传媒定的标准写字楼电梯年租低20%的价格拿下的。

  这件事情让顾北印象挺深刻。

  沈城就嫩了一些,头也铁的很,和从行政部总监降职到市场专员的林海成一起到了嘉兴,带着几十号业务员早出晚归背着液晶显示屏跑市场,事儿没少做,效率不怎么高,天天和写字楼物业公司磨嘴皮子,把自己累的半死不活。

  其实目前顾北的分众传媒概念已经在国内小有名气,毕竟这是一种在世界范围内都属于独创的创新传媒模式,顾北想低调发展也不现实,目前出现模仿安然传媒的商业模式的公司也有,但几乎没有值得顾北正眼瞧的,原因很简单,快人一步,步步领先。这是顾北不计成本疯狂抢占市场的原因。

  嘉兴虽然不算小城市,但和晴川比不了,只有安然传媒在这里开拓市场,所以沈城开拓市场是很受物业公司欢迎的,毕竟装上高档楼宇联播网他们也能多上一份不菲的收入,这种互惠互利的事儿物业公司不会拒绝,矛盾点多半是在年租这一块。

  说句老实话,安然传媒真没钱,尽管十一月的广告收入已经突破六千万,但远远赶不上安然传媒开拓市场的巨额投入,目前公司总负债超1.5亿,进购鑫辉光电的液晶屏欠下的债务是大头,已经超过了一个亿,为了节省开支,当初张学斌兼任市场部总监的时候把年租分区域定的比较低,这也给开拓市场的沈城造成了不小的问题。

  当然,顾北没心思参合这件事。

  他已经足够偏袒这小子了,想方设法、小题大做把堂堂行政部总监林海成贬成市场部专员,陪他前往目前顾北最为重视的嘉兴市场。这么大的扶持力度已经让安然传媒的人目瞪口呆了,顾北可不止一两次听见公司员工嚼舌根说市场部的那群经理争得头破血流有啥子意义呀?你能耐有啥子用呀?比得上人家沈城皇亲国戚的身份?大家都别争了,市场部总监这个香饽饽非沈城莫属。

  顾北听到这些八卦只想笑,市场部总监是谁还是个未知数,现在他把嘉兴给沈城,只要结果,结果就是在12月30日之前沈城必须拿下至少800栋写字楼!

  现在,顾北有更头疼的事情,没钱。

  虽然和鑫辉光电达成了长期进购协议,允诺可以拖欠部分货款,刚开始安然传媒欠也就是两三千万,随着摊子越铺越大,和鑫辉光电那边关系越来越好,欠的货款就越来越多,现在已经超过一个亿,安然传媒必须在这个月内结清百分之四十,要不然对方都不给发货了,要知道嘉兴和苏州两个市场上千栋写字楼可是一块液晶屏都还没挂上去呢。

  这是他对野心勃勃的陆明昊一直态度暧昧的原因。

  陆明昊是绿鼎集团掌门人陆琛大儿子,盯上了安然传媒,近段时间一直有事没事向顾北表露出收购安然传媒股份的意思。这不,昨天顾北和诺诺一起去青浦东临巷兜风的时候还遇着了陆明昊,相约今天晚上共进晚餐。

  下午顾北忙完公事,打算赴约,和陆明昊开诚布公谈谈再说。

  下班的时候大概六点,顾北走出办公室,正巧遇到了从安然传媒副总经理办公室出来的的张寒亦。

  “张总好。”顾北笑着招手。

  张寒亦左右瞧瞧没人,向顾北递了个大白眼。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