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修真小说 > 最强神话帝皇 > 第一千零五十一章 天帝之子

第一千零五十一章 天帝之子

  “嗯?”

  阳北冥依旧没有睁眼,仿佛眼前此人不是他的徒弟一般。m.手机最省流量,无广告的站点。

  卫岳倒不介意,因为他早已习惯师尊的淡漠性格,于是怀揣着忐忑的心情,说道:“是这样的,徒儿的一位挚友被人杀死,徒儿派分身去报仇……”

  他开始将事情的来龙去脉讲诉一般,没有夸大,也没有隐瞒。

  他虽为剑狂,但面对阳北冥可不敢狂。

  这一生,他谁都不怕,就怕阳北冥,他能有今日的成就,全靠阳北冥从小严苛的教导,每每回想起来,都是童年阴影。

  待他说完后,阳北冥方才缓缓睁眼。

  “秦天帝?竟然击败了古仙界的苍华小儿,此子莫非是某位老怪物的后人?”

  阳北冥喃喃道,只是表情依旧平淡,似乎秦君根本入不得法眼。

  确实也如此,苍华仙尊虽然掌控古仙界,但没有被阳北冥放在眼里,因为苍华仙尊不过显圣境初期而已。

  “是啊,师尊,我担心我一人去复仇,会失败,所以……”

  卫岳小心翼翼道,若是阳北冥能出手,别说秦天帝,闯魔盟总部都不成问题。

  在他心里,没有谁能击败阳北冥。

  阳北冥抬眼看向他,看得他心里发毛,浑身寒毛都竖立起来,连忙低头,不敢与之对视。

  “你的仇,还想为师帮你?”

  阳北冥的声音冰冷,吓得卫岳一哆嗦,连忙解释道:“徒儿只是害怕……”

  “怕什么?怕死?”

  “不是……”

  卫岳吓得浑身冷汗,都不知该如何解释,心里无比苦涩,这个结果他早就预料到,只是抱着一线希望而来。

  没办法,他面对苍华仙尊,也不敢说绝对能赢,秦天帝手下却有人能轻松镇压苍华仙尊,他再自负,也不会傻到目空一切。

  阳北冥缓缓合上眼睛,轻声道:“你的事,你自己解决,为师从来不欺负小辈,也不想和弱者战斗。”

  他已经许久没有出手,自然不会为一名小辈动手。

  放眼三千世界,值得他出手的人已然不多。

  卫岳欲言又止,明白阳北冥一旦决定的事情,怎么都无法挽回。

  可是一想到自己去面对秦天帝和他的手下们,卫岳心里就堵得慌。

  “罢了!”

  卫岳咬牙想到,然后拱手说道:“那徒儿自己解决,师尊好生休息,徒儿就不打扰了。”

  说完,他就转身准备离开。

  这时,阳北冥再次开口道:“岳儿。”

  卫岳身形一顿,惊喜的回头,还以为阳北冥心软了。

  “好自为之,你已是显圣,要担得起困难险阻,永远不要后悔。”

  阳北冥说话的时候没有睁眼,但却是让卫岳深思起来,因为他师尊从来不说废话。

  莫非师尊预测到了什么?

  卫岳心中涌现不安,但不敢多问,点了点头,转身离去,眨眼间就消失于星空深处。

  幽暗大陆再次寂静下来,阳北冥仿佛入定一般,一动不动。

  ……

  时间匆匆,两个月时间迅速过去。

  这一日,祝妍卿终于要产子,秦君和一众圣妃在宫殿门前等待着。

  “也不知是儿子,还是女儿。”

  秦君满脸期待的说道,他倒也不担心,毕竟祝妍卿可不是凡女,这里又是大秦天庭,不会遇到难产问题。

  妲己众女也在期待,毕竟这是秦君的第一位孩子,是男是女很重要。

  自古以来,长子多被立为太子。

  虽然秦君还年轻,但有些事情迟早会发生。

  不仅是圣帝峰,现在整个玄当大世界都已经知道祝妍卿即将产子,秦天帝如此妖孽,他的孩子怎会太差?

  此刻,圣城内更是热议不断。

  “啧啧,你们猜天帝之子是男是女?”

  “肯定是男儿,日后又是一尊小霸王!”

  “对啊,若是男儿,肯定更狂,最好还是生女儿。”

  “生儿子就可能是太子,生女儿则是公主,两者的意义可是很大的。”

  甚至还有赌坊开局,猜测圣妃今日诞生之子的性别。

  妲己望着秦君来回走动,轻声笑道:“陛下,你不是无所不能吗,难道猜不到吗?”

  秦君摇头无奈一笑,说来也奇怪,祝妍卿肚子里的孩子仿佛被一层神秘力量包裹,使得神识无法探入。

  他询问过系统,按照系统所说,可能是因为命运之轮的力量留有部分进入孩子体内。

  这让秦君更加期待。

  他的孩子会有怎样的天赋呢?

  白泽站在后面掐指推算,秀眉紧蹙,因为她发现自己算不出来。

  “哇——”

  宫殿内忽然传出一道孩啼声,十分响亮,让秦君等人喜上眉头。

  终于出生了!

  秦君来到大门前,搓手等待,很快大门退开,一名中年女医走出来,她满脸热汗,强忍着激动对秦君说道:“陛下,祝圣妃顺利生产,是一名男孩。”

  轰!

  秦君脑海一炸,狂喜跃上心头,当即冲进去。

  妲己众女跟着走进去。

  黑蝶仙子喃喃道:“啧啧,这么快就生下了男孩,也好,早点立太子,可以省很多麻烦。”

  太子之争,从来都是很阴暗、血腥。

  更别说往后的储君之争。

  帝王之家,水无比深。

  秦君来到床榻前,只见祝妍卿躺在床上,俏脸煞白,浑身是汗,旁边躺着一个小家伙,在襁褓中不停的嚎哭。

  与凡人婴儿不同,这小子的哭喊声很大,声音穿透宫殿,在圣帝峰上空久久回荡,就连圣城内的不少生灵也能听到。

  “生了!”

  “我去……这嗓门,妖孽啊!”

  “天帝之子果然不简单。”

  “大秦天庭的第一名皇子或者公主出生了。”

  “这声音如此嘹亮,可见其气血很强大,至少比凡胎强得多。”

  不仅是圣城百姓在讨论,就连各个文官武将的府邸也在议论。

  再过几十年,他们不仅要为秦君效力,还多了一名小主公。

  秦君可不知城中已经闹得沸沸扬扬,他抱起自己的孩子,满脸笑容的望着这个小不点。

  一般的婴儿刚出生都是满脸皱褶,但这小子皮肤水灵,小脸红彤彤的。

  感受到秦君的目光,他的哭声越来越小,但后面竟然伸手抓向秦君的脸。

  “金……丹……”

  望雪掩嘴惊呼道,众女愣了愣,然后纷纷用神识扫向孩子,发现他体内竟然有金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