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修真小说 > 最强神话帝皇 > 第九百六十七章 偷月教尊

第九百六十七章 偷月教尊

  殿外一片喧哗,殿内却是死寂。m.。

  昏暗之中,东皇太一盘坐在首座上,闭目一言不发,没有气息,如同已经坐化一般。

  良久,他方才缓缓睁开双目,眼神深邃,如同浩瀚星辰。

  “到底是什么东西被我遗忘?”

  东皇太一喃喃自语,浓眉微皱,满脸疑惑。

  这些天里,他时常在梦中看到另一头三足金乌,他看到自己和它诞生于太阳星上,相依为命,但这些画面很模糊,断断续续的,让他琢磨不透。

  他总觉得那个梦是真的,因为达到入圣境后期的他不可能平白无故做梦。

  入圣的梦,往往有预兆。

  “那头三足金乌……”

  东皇太一心情有些沉重,不知为何,一想到那头三足金乌,他就莫名心疼,仿佛自己忘记了什么最在意的东西。

  他有种直觉,唤醒那份记忆,他将能更上一层楼。

  所以这些天他一直没有出妖皇宫,对于外面的妖王们也不在乎。

  他要从记忆深处努力找到那份遗失掉的东西。

  ……

  当日下午,尧帝便前来报道,他来得很低调,先是到举贤府报名,所谓举贤府,就是招纳天下有贤能之士,然后举荐给天庭。

  因为今日是鬼谷子坐镇,所以他一看到尧帝自报的名字顿时瞪大眼睛。

  “尧?”

  鬼谷子满脸诧异的问道,尧帝身穿虎皮衣,面容略显消瘦,脸颊长满胡须,一头杂乱的黑发被斗笠遮住,看他第一眼就能感觉到他的不凡。

  眼眸明亮,微微上翘的嘴角给人一种睥睨苍生的霸气。

  “怎么,你认识我?”

  尧帝似笑非笑的问道,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何想要来投拜秦天帝,他总觉得自己该来,于是就来了。

  因为他前世也是人族领袖,所以他倒要看看这片世界的天下第一帝是如何治理天下的,于是他便打算从底层开始考察。

  鬼谷子心里犯嘀咕,大秦天庭内可是不少前世的人物,甚至是传说中的神话人物,现在又出现一名自称尧的人,他难免会多想。

  “不知你可知帝喾?”

  鬼谷子问道,旁边的考核官人疑惑转头,帝喾是谁?

  尧帝眉头一皱,沉声问道:“你是谁?”

  观其反应,鬼谷子更加确信。

  “请您跟我来。”鬼谷子起身招手道,尧帝虽然疑惑,但也没把鬼谷子放在眼里,鬼谷子若敢耍花招,他分分钟钟教其做人。

  两人离开举贤府,向着圣帝峰走去。

  就这样,一尊大罗始仙加入大秦天庭,悄无声息,并没有引起各方势力探子的注意。

  ……

  无尽星空,入目皆是璀璨壮阔美景,只是没有声音,显得寂寥萧瑟。

  一只长达数万丈的巨船行驶着,古木制成,散发着一种亘古荒蛮气息,船头乃是一只神秘凶兽的头颅,巨大如山岳,似虎又似豹,长着四只眼睛,死死盯着前方。

  此船被一层半透明色的光幕包裹,黑色旗帜飘动着,好似一团死亡之火,印刻着的血月图纹跟着扭动,森然惊悚。

  在巨船上,有无数身影站立,有人族,也有妖族、蛮族、上古奇种,有的在修炼,也有的分散着坐在一团闲聊,每一位的气息都无比强横。

  “好久没有这般大规模行动了。”

  “据说是去玄当大世界,好像那里的阴帝被人杀了。”

  “就为这事?教尊是不是小题大做了?”

  “你不知道?教尊利用九幽分身参战,也败了!”

  “咝——真的假的?难道对方是入圣?”

  这些生灵正是偷月教教众,来自古仙界,对于玄当大世界来说,他们也相当于仙神。

  远渡星空,为的就是剿灭玄当大世界的黄泉宫。

  楼宇之上,一道身影双手负于腰后,一身黑袍微微飘动,身姿挺拔,面容如刀锋般冷静,额头戴着一支银冠,幽紫色长发散在脑后,眼眸如电,冷眉若刀,极具压迫感。

  他便是偷月教尊。

  放眼整个古仙界,实力也能排到前五。

  “玄当大世界……十三万年没来了……”

  偷月教尊喃喃自语,眼中满是追忆之色,一想到玄当大世界,他脑海里首先浮现的是秦君的面容,准确的是秦君前世姬永生的面容。

  当年,他和玄虚十二尊者一样,乳臭未干,是万千仙兵中的一员。

  一转眼,曾经不可一世的圣庭战神已经陨落,而他们成为了古仙界顶端的存在。

  “地藏王吗,本尊倒要看看你是否和当年的姬永生一样厉害!”

  偷月教尊轻声道,其实他在意的不是地藏王本人,而是地藏王的神通,与那传说中的古佛有何关系?

  他不知道的是玄虚十二尊者已经栽在玄当大世界。

  ……

  夜幕降临。

  御花园内,秦君、嫦娥、尧帝、菩提祖师把酒言欢。

  系统将他们的关系联系在一起,使得他们如同兄妹一般,皆为帝喾之子。

  当然在各自的传说中,嫦娥和尧帝没有关系,但在嫦娥来自的神话中,她乃帝喾之女,尧帝在正史中则是帝喾之子。

  “得尧之相助,朕日后必能吞下整个玄当大世界。”

  秦君笑道,他前世为华夏人,即便主魂觉醒,性格意识也以地球一世为主,对于三皇五帝,他还是很敬仰的。

  尧帝摇头笑道:“即便没有我,陛下也能。”

  说话间,他若有深意的看向旁边的菩提祖师。

  菩提祖师是秦君专门请来震慑尧帝的。

  毕竟尧后世被尊为五帝之一,曾经的人族领袖,现在修为强大,怎会甘心屈于人下?

  强者们都已经出去征战,即便是白泽,也非尧帝的对手。

  “你的治理想法对朕很有帮助,希望以后你不要吝啬腹中韬略。”秦君谦虚笑道,他必须对尧帝做思想工作,以免日后尧帝有其他想法。

  尧帝点头,然后问道:“不知陛下想要什么?”

  一位帝皇想要什么,往往会决定其子民的生活。

  秦始皇野心勃勃,征战蛮夷,造长城,让百姓苦不堪言,当然在后世长城起到了很大作用,同样处境的还有隋炀帝,大运河的建造使得江山民不聊生,但大运河在历史中却是里程碑。

  这两人在历史中骂名多于赞美。

  如今的秦君和他们何其像,疯狂征战,欲夺全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