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修真小说 > 最强神话帝皇 > 第八百零八章 颜帝

第八百零八章 颜帝

  “哼,害怕九幽阴帝?”

  秦君冷哼一声,语气中隐含怒火,让反对者皆是沉默下来,不敢再开口。

  他忽然觉得有必要整顿颜王殿的思想。

  太怂了!

  “颜王殿从不畏惧,以前如此,现在也如此,将来更是如此!”秦君沉声喝道,听得长老、执事们惭愧不已。

  惭愧归惭愧,但他们必须得在现实面前低头。

  九幽之地太强,颜王殿确实不能得罪九幽之地,以卵击石只会让颜王殿陷入万劫不复之地。

  当世之中,九幽之地比天命殿还要恐怖。

  因为他们掌控阴间,即便身死,也逃脱不了九幽阴帝的魔掌。

  “朕意已决,无论是谁来冒犯颜王殿,都杀无赦,不得顾前顾后!”

  秦君扫视所有长老执事,一字一顿道,给人莫大的威严。

  站在秦君旁边的白泽面纱之下,嘴角隐隐上翘。

  恢复大罗始仙境初期的修为,让白泽信心也开始膨胀,在她看来,这个世界里,大罗始仙绝对是顶尖的存在,或许她不是当世第一,但也是一流层次。

  所以她已经不把九幽阴帝放在眼里。

  更何况如来已经投拜秦君,还有高深莫测的菩提祖师坐镇。

  “对了,昭告天下吧,虽然我们以颜王殿为名,但朕可不想当颜王,以后对外称朕为颜帝。”秦君挥手道,下达最后一条命令。

  之所以称为颜王殿,是因为秦君考虑到日后颜王殿融入大秦天庭的地位,以皇或者帝,肯定有忌讳。

  但他本人不想当王,至少是皇或者帝。

  长老执事们面面相觑,还未等他们有反应,秦君便起身,带着白泽走下来。

  “真武,跟朕来一趟。”秦君路过真武大帝身旁时,轻声笑道。

  他打算把真武大帝恢复到神魔巅峰机会。

  真武大帝在道教神话之中地位极高,虽然没有广为流传的故事,但信仰极高。

  或许能突破大罗至仙,秦君想试试。

  颜王殿必须有大罗至仙坐镇。

  白泽乃是大秦天庭的首席军师,自然不可能长时间待在颜王殿。

  “是!”

  真武大帝虽然有些疑惑,但没有询问,老老实实的跟上秦君的脚步。

  散会后,颜帝之名也传达颜王殿上下。

  以帝为名,让全殿生灵振奋不已。

  “颜帝?好气派,比颜王强多了!”

  “啧啧,陛下的野心很大啊!”

  “废话,我们颜王殿都是各路强兵汇聚而成的,野心必须爆炸啊!”

  “干死尸皇殿!”

  “燃了啊!在当世时节,命机阁赋予的颜王之名直接被陛下摒弃了!霸气啊!”

  整个颜王城内都在议论颜帝之名。

  一般情况下,得到雄主榜承认的名字都会跟随一生,神秘的颜王殿刚崛起,颜王之名已经响彻全天下,秦君还敢改名,足以见得他的狂妄,甚至不把命机阁放在眼里。

  虽然命机阁算不得顶尖势力,但绝对是人脉最强的势力,其财富更是让人难以想象,若是得罪命机阁,它特意售卖颜王殿的情报给仇家,绝对是噩梦。

  所以城中有不少生灵也在抱怨。

  怨的是陛下似乎膨胀了,目空一切,众说纷纭,当然这些负面声音都没有传到秦君耳中,李斯等人也不敢,迅速镇压这些声音。

  ……

  夜幕降临,距离颜王城百里之外,一处幽静的峡谷之中。

  忧公子坐在巨石上,旁边站着四名大罗金仙的侍卫,周围满是黑衣身影,如同群鬼聚集。

  “公子,颜王殿忽降神秘强者,千寞和千骷已经被俘虏,百万尸修尸奴直接被秒杀,对方绝对是当世排在前十的强者,我们不能再贸然杀向颜王城。”一名侍卫沉声道。

  九幽之地很大,九幽阴帝也有许多子嗣,各有各的势力,这一次忧公子带来了他自己的鬼兵,本以为可以和尸皇殿一起拿下颜王殿,没想到颜王殿如此强。

  忧公子俊美的脸上满是阴云,他踌躇满志,想要达到和秦圣帝一样的成就,没想到现实如此残酷。

  换做以往,忧公子肯定不敢打殿级势力的主意,但秦圣帝太过风光,完全碾压他们年轻一辈,让他很不爽。

  尤其是听说秦圣帝有望角逐天下九帝,他顿时就坐不住了。

  忧公子的名气虽大,但和秦圣帝相比,如同星辉比皓月,所以他才联合尸皇殿一同进攻颜王殿。

  “真的有那么强吗?”忧公子不死心的问道。

  “两尊大罗至仙毫无还手之力,据说连尸皇殿的命君也动用了,直接被轰碎。”那名侍卫回答道,听得忧公子脸色更加难看。

  他无法与秦圣帝媲美,难道连新起来的颜王都搞不定?

  一想到这儿,他的心情无比糟糕,有一种抓狂的冲动。

  “不过出了这么大的事情,徐重生肯定坐不住,我们还有机会。”另一名侍卫不忍忧公子难受,于是开导道。

  他们四人自忧公子出生就被派来守候忧公子,看着忧公子长大,他们早已将其当成自己的徒弟或者孩子,一直为忧公子遮风挡雨,扛下无数风雨。

  他们和忧公子的关系,其实比九幽阴帝和忧公子更深。

  九幽阴帝高高在上,虽然很器重忧公子,但给忧公子的关心并不多。

  “真的?”忧公子惊喜的问道,他太想要攻下颜王城,扬名天下,甚至因此失去了往日的沉着。

  “自然,两尊大罗至仙和两尊命君对于尸皇殿来说可是很重要的,徐重生自然不能揭过此事,再者言,他前面刚在西域之战中丢脸,现在需要战绩洗涮自己的耻辱,再不济,也不能新添败绩,会影响他争夺九帝之席。”侍卫点头笑道。

  四人都一身黑衣,带着斗笠,身形相当,很难分清谁是谁。

  忧公子眼神闪烁,抬头看向漆黑的深夜,喃喃道:“不能只靠徐重生,我得去请那位。”

  那位?

  四名侍卫身体一抖,其中一人颤声问道:“公子,你说的可是……”

  “没错!就是他,他还欠我母亲一个承诺,母亲早已逝去,承诺还在。”忧公子深吸一口气,道。

  听到自己的母亲,他眼中闪过忧伤、愤怒、仇恨等各种情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