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修真小说 > 最强神话帝皇 > 第四百零二章 圣朝震动

第四百零二章 圣朝震动

  被九灵元圣喝止,秦君浑身一哆嗦,暗骂尼玛,要不要这么大声?

  就在他刚想收手时,体内忽然涌现出一股力量,轰的一声,一缕缕魔气从他掌心中溢出,肆无忌惮的向衍天石抓去,在九灵元圣、嫦娥、易老头以及布衣青年震撼的目光下,魔气灌入衍天石之中,疯狂的汲取衍天石内的灵气。ewww1xiaoshuo

  这

  秦君也傻眼了,自从觉醒极炎魔神血脉后,他对体内的魔气一直无法轻松操控,有时甚至无法将其调出来,如同体内养了一个小祖宗。

  没想到魔气现在又蹿了出来,他能感觉到衍天石内的庞大灵气正被魔气牵引,疯狂涌入他体内。

  “魔气”

  嫦娥蹙眉喃喃道,她没有见过极炎魔神之身的战斗场景,所以还不知道秦君已经有魔神血脉。

  九灵元圣则观察着秦君的魔气,他惊愕的现秦君的魔气无比纯净,单纯的魔气,没有参杂血腥气息或者杀气。

  现如今的魔修大部分都是半吊子魔气,真正的魔可不是杀人才能练成。

  当今魔修讲究成,而摒弃原则,不择手段,自然成为了他们的选。

  “又是这股魔气和那位一模一样”

  易老头满脸复杂的想到,他不由回想起遥远的以前,他曾是少年时,怀揣着修仙梦,奈何天赋不行,一直未果。

  直到有一天,他误入村后的山洞,遇到了一尊雕像,愤懑的他决心毁掉雕像时,雕像内的一缕残魂却是觉醒。

  “大胆小儿!”

  当时那道喝骂声至今回想起来,他脸上都满是唏嘘之色。

  那是他人生的转折点,即便被镇压万年,忘记了许多事,他也没有忘记那一天,那缕残魂传授他功法,助他登上修行路,不过修的是魔,在修为小成时,残魂消散,在最后残魂交代给了他一些任务,也告诉了他名字。

  圣庭姬永生!

  那缕残魂和雕像的名字赫然是姬永生!

  姬永生相当于易老头的师父,曾交待他日后辅佐姬永生的传承者,所以他才特意引来上古之魂考验秦君,倘若秦君不是姬永生的传承者,死了就死了,他直接离去,但没想到秦君连姬永生的魔体都能凝聚而出,打那以后,他才算是对秦君真正归心。

  可惜秦君心有芥蒂,一直对他没有好脸色,但他也不急。

  来日方长嘛!

  每次想到姬永生,他的心就止不住澎湃起来,他也曾和秦君一般进入过姬永生的记忆幻象,目睹过姬永生力战漫天仙神的画面,他生平最崇拜的人莫过于姬永生,即便他成为魔皇,依旧觉得远不如姬永生的万分之一。

  看到秦君散出来的魔气,他一眼就联想到姬永生,完全一模一样,只是远不如姬永生强大。

  “为何您会选择他?”

  易老头复杂的望着秦君,心中酸楚,不过一想到当初的自己只是没有天赋的山村少年,他又释然,至少他在秦君这个年龄时还在田间耕地,哪像秦君已经叱咤南域风云。

  不比还好,一比简直尼玛心酸。

  与此同时,衍天石疯狂被秦君吸收,秦君很快也适应了这种狂暴吸收灵气的感觉,他瞥眼对九灵元圣道:“继续前进吧!”

  这样吸收下去,他说不定能突破化虚境九层,然后地仙境向他招手。

  一想到那样,秦君心里就美滋滋的。

  福缘来了,挡都挡不住。

  “暴遣天物,唉!”

  九灵元圣一边操控妖风飞行,一边感叹道。

  这么大一块衍天石若是炼器,绝对能造成品阶极高的法宝,但他也注意到秦君似乎处于不可控制的状态,只能惋惜。

  嫦娥则好奇的打量着秦君,被魔气绕体的秦君竟然给她一种心悸的感觉。

  “他体内到底藏了什么”嫦娥心中疑惑的想到。

  与此同时,神将宫被神秘强者击败的消息如同旋风般在圣朝内传开。

  先是大闹浮空城,再是强抢衍天石,简直视圣法和圣皇如无物,一时间,九灵元圣算是出名了。

  极短的时间内,大部分圣朝人都知道有一头盖世狮妖在圣朝内横行无忌。

  神将宫作为圣朝的一线大势力,在其宫主和八大神将的联手下,竟然被对方一声咆哮,全体重伤,使得其余势力都人人自危起来。

  这头狮妖的目标是什么?

  很快就有人怀疑此狮妖乃最近投拜秦帝的九灵元圣,因为不少人都看到狮妖身后站着一名俊美少年,一时间,关于秦帝降临圣朝的消息可谓是愈演愈烈。

  圣宗。

  圣宗乃是当今圣后所创立,后被圣皇大力扶持,俨然有了圣朝第一宗门,乃至南域第一宗门的架势。

  此刻祝妍卿正在崖边练剑,数不清的飞岛盘旋着圣峰悬浮,大小不一,圣峰顶端只有圣皇圣后以及当今宗主可以踏足。

  越往上,居住的弟子地位越高,不得越阶。

  祝妍卿一身红衣如血,夕阳西下,余晖落在她身上,好似一只红蝴蝶在庭院中来回挥剑。

  如今的她竟然已经突破蜕凡境,才数月时间,当然比起已经接近化虚境巅峰的秦君,她的突破度就显得慢了许多。

  这时,一名白衣青年踏剑而来,背着夕阳,一剑西来,风度翩翩,配合着他脸上浅浅的笑容,魅力十足。

  咻——

  白衣青年落在祝妍卿所在的小飞岛上空,他对着专心练剑的祝妍卿笑道:“祝师妹,马上就要开始注灵,何必如此勤奋?”

  祝妍卿看都不看他一眼,淡漠回答道:“注灵又如何,修行还是得一步一步。”

  长剑一抖,剑花闪开,璀璨刺眼。

  白衣青年愣了愣,然后笑道:“祝师妹,圣城即将举办一次英才宴会,何不与我一同参加?”

  “没兴趣!”

  祝妍卿的冷淡让白衣青年并不在意,倘若真要是容易泡到,他估计还瞧不上祝妍卿。

  哼!

  等你注灵后,看你还怎么装模作样,只有我孙麟才是你的绝配!

  白衣青年心中骂道,眼珠子一转,他转移话题沉声道:“祝师妹,今日神将宫好像遭遇不测了。”

  此言一出,祝妍卿顿时身体一僵。

  为什么不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