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修真小说 > 最强神话帝皇 > 第二百二十章 龙起军团

第二百二十章 龙起军团

  轰隆隆——

  巍峨宏伟的城墙从李元霸砸中处向两边蔓延,逐渐垮塌,尘土喧扬。

  落崖关一塌,沧蓝王国的防御相当于破开一道口子,这道口子会让无数麻烦涌进去,逐渐瓦解沧蓝王国,甚至将其毁灭!

  白袍军好似一支白色利箭袭入滚滚尘土中,在落崖关里的百姓和修士惊慌失措。

  命机车载着秦君缓缓前进,他并不慌乱,光靠白袍军足以踏平落崖关,更何况还有李元霸坐镇。

  秦君按捺住初次战争的兴奋,继续练功。

  这只是一次攻城战,后续的战争规模肯定更大,他必须炼就一颗波澜不惊的心。

  数千米的距离,命机车用了接近半柱香的时间才进入落崖关,而此刻落崖关已经被白袍军制服,李元霸手持金鹏神锤站在废墟之上,俯视着下方的百姓和修士,脸上满是桀骜之色。

  陈庆之站在战车上,高声喊道:“从今日起,落崖关归霸王所有,谁若不服,出来受死!”

  “杀!杀!杀!”

  七千白袍军齐声喊道,声音差点吓破落崖关内所有人的肝胆。

  此次小战,白袍军几乎没有损一兵一卒,只有数十人受了点轻伤。

  修士百姓们跪在地上低声议论着:

  “霸王是谁?”

  “废话,当然是秦君啊,他可是连南卓圣上都敢杀的猛人!”

  “完了……沧蓝王国完了……”

  “跟着霸王也挺不错啊,至少他更强!”

  “你说什么呢,我们生是沧蓝王国的人,死是沧蓝王国的鬼!”

  三十万大军浩浩荡荡的进入落崖关内,秦君没有下车,而是对周围人漫不经心的问道:“落崖关谁来守?”

  既然要打穿沧蓝王国,秦君就打算顺便吞并了沧蓝王国。

  届时沧蓝王国将也是他的筹码,逼迫乾皇帝让位,甚至不用动嘴皮子。

  “殿下,落崖关只是一处小地方,犯不着让各位前辈来守,杀鸡焉用宰牛刀,何不让我手下的一名金丹境大将和五千名士兵来守!”张角扫视一圈,发现没人开口,于是站出来说道。

  秦君瞥了他一眼,随意问道:“能信任吗?”

  “倘若叛变,我提头见殿下!”张角沉声道,对于自己妖言惑众的能力,他可谓是自傲不已。

  他把话说到这个份上,秦君自然不会再质疑下去。

  就算落崖关丢了也没事,以后再收回来!

  张角的忠诚度一直在九十以上,秦君自然放心。

  “不用休息,继续前进!”秦君说完便再次闭目,三十万大军除了一部分士兵的家人外,尽都是筑基境以上的修为,长途跋涉并不算难事,而且中途秦君也会下令停留,只不过他不想在落崖关停留。

  其余人不敢有意见。

  大军浩浩荡荡的前进,让街道两边的百姓、修士敬畏、怨恨的望着他们,但没人敢跳出来。

  在人海之中还有四名身影,赫然是当日被秦君赠与黑毒迷花的沧蓝四侠。

  “短短数月,此子竟然已经成长到如此地步。”

  苏鸣生感慨万分,虽然之前秦君曾重伤过他的儿子苏烈劫,但他不敢升起仇恨之意,因为他明白秦君是他得罪不起的存在,尤其是当他听到秦君的那些传奇事件后,心中只有敬畏。

  望着命机车上如同君王般的秦君,他忽然觉得这才是真正的人雄。

  一遇风云便化龙!

  秦君不知道下方苏鸣生的感叹,就算知道也不会在意,如今的沧蓝四侠根本没有资格进入他的眼界,不是他耍大牌,而是残酷的事实,双方交际本就不深,如今地位差距越来越大,只能相忘于江湖。

  “话说,殿下您是不是应该给身后的军队赐名?”

  张角忽然再次出声笑道,倒是引起了秦君的兴趣。

  确实该取一个名字。

  “火箭队如何?”秦君笑问道。

  太白金星等人皆是露出迷茫之色,让秦君暗自无奈,观众不懂梗绝对是对表演者最致命的补刀啊!

  “算了,就叫龙起军团吧!”

  秦君摆手道,龙起之名顾名思义,就是龙的开端。

  众人眼睛一亮,皆认为这个名字不错,至此秦君身后的三十万大军正式改名为龙起军团。

  当秦君和龙起军团离开落崖关时,落崖关被攻破的消息如同瘟疫般迅速在沧蓝王国在蔓延,使得沧蓝王国人心惶惶。

  消息很快便传到沧蓝王国的皇宫中。

  ……

  “什么?落崖关被秦君攻破了?他不是在南卓皇朝吗?”

  沧蓝皇帝愤怒的咆哮着,大殿之中,所有文武官员都是满脸恐慌,面对秦君之名,他们心中生不起丝毫的抵触之意,现在想的都是如何逃出生天。

  连南卓皇朝都挡不住秦君,更何况是沧蓝王国?

  太子朱奕世满脸阴沉,当日他还不把秦君放在眼里,没想到才过去这么短的时间,秦君便已经成长为参天大树,让他心里满是羡慕妒忌恨。

  一想到秦君很快便会抢夺他视之为己物的沧蓝王国,朱奕世的心就不由慌乱起来。

  这时候他才明白一句话,在绝对实力面前,任何的阴谋诡计都是徒劳无功。

  “要不我们向乾皇帝求救?”

  有一位大臣忍不住出声道,他的话愚蠢无比。

  但却是让沧蓝皇帝眼睛一亮,当即便叫道:“快让人传信给乾皇帝!”

  病急乱投医,死马当作活马医!

  没办法,沧蓝王国就只有这么一个办法。

  可惜就算乾皇帝答应他们,秦君也不会给乾皇帝面子,况且乾皇帝恨沧蓝王国恨得牙痒痒,怎么可能帮?

  “上苍保佑……”

  沧蓝皇帝坐在龙椅上喃喃自语,整个人仿佛失心疯一般,满朝文武没有嘲讽他,因为他们心中也慌。

  大部分人已经开始思考如何脱身,他们不傻,乾皇帝要是帮沧蓝皇帝说情,那才有鬼!

  一时间,大殿陷入诡异的寂静中。

  “父皇,若是不行,我们就把那件东西拿出来!”

  朱奕世忽然咬牙道,脸上满是疯狂狰狞之色,让将臣们疑惑不已。

  那件东西是什么?

  沧蓝皇帝一听,脸色剧变,比之先前还要恐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