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修真小说 > 最强神话帝皇 > 第一百四十一章 一剑

第一百四十一章 一剑

  ,!

  轰!

  李元霸不甘示弱的爆发出自己的气势,脚下的地面碎裂,泥土飞起,狂风吹得秦君三人衣衫猎猎作响,鼓动不停。

  两股绝强的气势如同龙卷风撞在一起,狂风肆起,尘土飞扬,滚滚雷云开始聚集而来,烟云压城城欲摧。

  秦君看得不禁咽口水,地仙境强者的对碰,他还是第一次看见,自然激动难耐。

  徐鬼哭不过地仙境一层,若是和李元霸打起来,稳跪!

  “干死他!地仙境能爆多少经验值?”

  秦君激动的想到,不过想要经验值,首先得引起对方产生仇恨,也不知徐鬼哭这老家伙恨不恨自己。

  “好小子,真想跟我打?”

  徐鬼哭眯着眼睛问道,虽然李元霸的气势让他很惊讶,但他并不认为李元霸已经突破地仙境。

  地仙境何其难,整个南域,百岁以下的修士还没有人能突破地仙境!

  “谁想对付我殿下,我就杀谁!”

  李元霸满脸狰狞道,系统植入的记忆中,若非秦君的相救,他早已身死,所以他发誓一生为秦君效力,征战天地!

  徐鬼哭不由看向秦君,眼神中充满震惊和嫉妒。

  像李元霸这样的妖孽竟然能如此死心塌地的臣服某人,着实不可思议。

  “徐大人,你当真要徇私舞弊?”

  秦君高声喝道,直接给徐鬼哭戴上一顶罪帽,把自己塑造出受害者,让徐鬼哭又气又想笑。

  毕竟楚河歌跟他关系并不深,他犯不着为了一个觊觎人家宝物的小人去责怪两名九星评价的妖孽。

  毫不夸张的说,要不了多久便有七大宗门或者皇室来拉拢他们。

  “不管什么理由,你杀人了!”

  徐鬼哭面无表情道,心中想到一定要给秦君和李元霸下马威,免得这两个小家伙无法无天。

  此言一出,李元霸的脸色越发狰狞,双手抬起,金鹏神锤出现在手中,极为夸张的锤型看得徐鬼哭不禁无语。

  这傻小子的脾气未免太火爆了吧?

  以后要吃亏!

  想罢,徐鬼哭抬起右手,准备给李元霸一个教训,殊不知他这是在作死。

  “仰天大笑出门去,我辈岂是蓬蒿人。”

  就在千钧一发之际,一道狂傲的笑声响彻天地,紧接着地平线飞来一道白色身影,他身材挺拔,一袭白衣猎猎,腰间别着酒葫芦,脚踩青色长剑,双手负于腰后,满头烟发被狂风吹得向后飘舞,一张俊俏而自负的脸显露出来,嘴边有一圈淡淡的胡渣,双眸深邃,好似看穿世间的一切。

  此人一出,徐鬼哭和李元霸顿时皱紧眉头,因为他没有收敛自己的气息,地仙境一层!

  秦君则激动起来,卧槽,李白来了!

  仰天大笑出门去,我辈岂是蓬蒿人,这句诗大部分华夏子孙都听说过,乃是李白最狂傲不羁的诗句。

  地仙境一层的超级大牛啊!

  你特么终于来了!

  察觉到秦君有些激动,妲己不由诧异的问道:“你认识他?”

  同时她心里升起一个连她自己都不敢相信的想法,难道这位强者又是来投拜秦君的?

  “阁下是何人?”

  徐鬼哭盯着踏剑而来的李白问道,脸上满是凝重之色。

  哪知,李白根本不理会他,直接落至秦君面前,拱手笑道:“在下李白,字太白,奉家师太白金星的指令来投拜殿下!”

  静!

  妲己、小璃、李元霸以及徐鬼哭顿时傻眼。

  地仙境强者投拜一名金丹境小辈?

  徐鬼哭忽然感觉世界观崩碎,整个人都处于呆滞之中。

  “哈哈,久闻太白大名,今日得太白相助,我感觉如鱼得水啊,这天下哪里去不得?”

  秦君拍着李白的肩膀笑道,从李白的面相看来,应该保持在三十岁左右,邪魅潇洒气质从举手投足间散发出来。

  妲己不由翻白眼,你这句话说了不知多少遍,能换点花样吗?

  “有殿下这句话,李白愿以青莲剑效忠殿下左右,我若未死,保殿下一世无恙!”

  李白轻笑道,说得风轻云淡,但他的话却是让秦君心中震动。

  麻痹,竟然让我有些感动!

  说完,李白转身看向天空中的徐鬼哭,嘴角上扬,冷声笑道:“想抓拿殿下,可敢接我一剑!”

  面对如此挑衅,徐鬼哭本身也是火爆脾气,当即便答应道:“有何不敢!”

  闻言,李白脸上的笑意变得自负,他转身便是将身后的青莲剑从小往上向徐鬼哭斩去,刹那间大地震动,一道极为刺眼的亮光迸现,李元霸下意识闭上眼睛,站在李白身后的秦君等人倒没有不适。

  从他们的角度看去,徐鬼哭头顶的雷云直接被斩成两半,阳光从中间的缝隙中照下来,而徐鬼哭的衣袍噗次一声便化为碎布,露出一身烟铁甲衣,一道白色剑气好似月牙般向他席卷而来,速度快到极致。

  徐鬼哭甚至来不及反应便被剑气穿透身体,他的脸色顿时凝固下来。

  卧槽!

  这是要秒杀的节奏啊!

  秦君差点跪了,激动得浑身颤抖。

  李白不是地仙境一层吗,怎么能秒同阶?

  秦君既疑惑又震撼,管他三七二十一,越强越好!

  妲己、小璃以及李元霸都看愣住了,万万没想到李白竟然能一击得手。

  “噗——”

  徐鬼哭猛然喷出一口血箭,但他并没有坠落下地,而是捂着胸口悬浮在远处,一双眼睛遍布血丝,死死的盯着李白。

  李白迅速收剑,反手握着剑柄,剑刃贴着背上,大风呼呼吹,吹乱他的烟发,挡不住狂傲的笑脸。

  “这一剑便是教训,以后不得再扰我殿下!”

  李白轻声笑道,只是语气充满杀意,让人不寒而栗。

  霸气啊!

  秦君激动不已,从未想过写诗的李白成神后如此厉害,不愧是太白金星的嫡传弟子。

  徐鬼哭咬牙,然后冷哼道:“这一次算我失利,我们下次重新比过!”

  说完他便伸出右手,把楚河歌的尸体吸入手中,然后迅速飞遁回城区内。

  李元霸飞至李白面前,打量他一番,然后说道:“我们俩来打一架可好?”

  噗!

  秦君差点吐血,赶忙拉住李元霸,这厮万一杀红眼,岂不是伤和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