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修真小说 > 最强神话帝皇 > 第一百一十九章 闹剧

第一百一十九章 闹剧

  落崖关的城墙上,苏鸣生满脸无奈的望着哨楼顶端的苏烈劫。

  “臭小子,你怎么又喝酒,快给老子下来!”

  苏鸣生大骂道,使得城墙上的士兵不由露出戏谑的笑容,沧蓝四侠在王国内的名声可不小,苏烈劫成名之所以那么快也是因为其父亲乃是沧蓝四侠之首。

  否则他哪有机会挑战众多天才,如果是无名之辈,天才都不会理会他。

  “哟,父亲,你怎么来了?”

  喝得有些醉醺醺的苏烈劫摇晃着酒杯笑问道,身为筑基境巅峰的修士他自然不可能被凡酒灌醉,他只是喜欢这种感觉,若是认真,完全可以瞬间清除酒意。

  苏鸣生气得不行,若非这里是大庭广众之下,他非得一脚把苏烈劫从哨楼上踹下来。

  “快下来,我有事跟你说!”

  苏鸣生沉声道,语气有些重,让苏烈劫不由清醒过来,脸上的醉红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褪去,然后纵身一跃,落在苏鸣生身旁。

  别看他整天一副轻浮的模样,正经起来很容易迷倒怀春少女。

  “说吧,父亲,你怎么有空来找我,我还以为你已经忘记了我这个儿子。”苏烈劫打着哈欠道,眼睛则向城墙下方看去,就是不看苏鸣生。

  苏鸣生虽然气愤,但还是压抑住,然后语重心长道:“你不要和挑战秦君。”

  苏烈劫瞳孔一缩,脸上的慵懒神色顿时收敛起来,他盯着苏鸣生的眼睛,冷声问道:“为什么?”

  “你不是秦君的对手!”苏鸣生沉声道。

  一句话却是让苏烈劫差点炸了,双眼顿时冒出怒火。

  他不由回忆起自己的儿时,成名的苏鸣生从小就不待见他,认为他很弱小,即便他一次次证明自己,但在苏鸣生眼中仿佛依旧不值得一提。

  这一次他想挑战秦君,扬沧蓝王国天才的威风,结果被自己的父亲阻拦。

  他心里顿时充满了怒意,挑战秦君的决心也更加坚定。

  “秦君他……”苏鸣生刚想说出秦君已经突破金丹境,但就在这时,一道不适宜的声音从下面传来。

  “谁特么是苏烈劫,滚下来!”

  说话者赫然是秦君,粗鲁无比,让街道两边的百姓、修士以及城墙上的士兵齐齐看向他。

  心情本就不好的苏烈劫抬掌便向秦君轰去,灵力出体,化作一道青色巨掌压向秦君。

  见此,秦君也不闪避,抬手一道雷光将青色巨掌轻松洞穿。

  这一幕看得苏烈劫不由挑眉,原以为对方是跳梁小丑,没想到确实有本事。

  不过他并没有在意,刚才那一掌乃是他随意之举,而且他擅长的不是掌法,是剑法。

  “他就是秦君!”

  苏鸣生低喝道,心里暗叫一声坏了,没想到秦君这么快就找上门来。

  果然,苏烈劫一听,直接便纵身跳下去,落在秦君面前。

  秦君正满脸戏谑的打量着他,身后站着李元霸、秦云、小璃、血刀王以及叶轩五人,至于其他人正在客栈休息。

  “听说你专门在这里蹲我,想挑战我?”秦君双手环抱于胸前,故作高傲姿态。

  他打算激怒苏烈劫,最好是让他失去理智。

  “正是!”

  苏烈劫冷喝道,说话间便抬起右手,白玉长剑凭空出现在他手中。

  这时,苏鸣生跟着跃了下来,他抱拳赔笑道:“越王殿下,不要和小儿一般见识,我代替他向你赔礼道歉。”

  轰!

  整条街瞬间沸腾,苏鸣生是何人?

  他可是沧蓝四侠之首,他竟然向秦君赔礼道歉,修士和百姓们不禁有种偶像坍塌的绝望感。

  “我的天!他是苏鸣生吗?”

  “他怎么能如此卑微!”

  “丢脸啊!”

  “你看苏烈劫的表情,明显他就是苏鸣生。”

  “啧啧,有好戏看了,苏烈劫守了这么多天,结果他父亲来给他的对手道歉……”

  周围的议论声传入苏烈劫耳中,让他脸色更加难看。

  秦君的脸上也露出哭笑不得之色,这算怎么回事啊?

  “父亲!让开!”

  苏烈劫怒喝一声,然后从苏鸣生旁边擦身而过,向秦君冲去,长剑在前,欲要一剑封喉。

  秦君直接拿出银龙诛魂枪,准备堂堂正正击败苏烈劫。

  哪知苏鸣生瞬间出现在两人之间,单手抓住苏烈劫的手腕让他动弹不得。

  苏烈劫差点气炸,恨不得一剑把眼前的父亲刺了,他怎么会有如此猪父亲!

  “父亲!你到底要做什么!”

  苏烈劫怒声问道,他也是爱面子的人,此战之前,他特意让人宣传,闹得全国皆知,结果事到临头,他的父亲竟然站出来阻拦他,而且还为他和秦君道歉。

  这岂不是说他苏烈劫不如秦君?

  传出去,他还怎么混?

  苏鸣生也很羞愧,但他更怕儿子死在秦君手下,尤其是看到李元霸还站在秦君身后,他更不敢让自己的儿子动手。

  “你不是他的对手!”

  苏鸣生沉声低喝道,可惜他这句话不仅没有劝住苏烈劫,反而是火上加油,让苏烈劫更加恼怒。

  秦君看得很无语,身后的秦云等人也是面面相觑,没想到两位天才的旷世决战会演变成这样。

  同时他们也很好奇,秦君到底对苏鸣生做了什么,竟然让他如此恐惧,甚至不敢让儿子和秦君单挑。

  面对众人异样的目光,秦君耸肩表示无辜。

  不过他可不能让苏鸣生胡闹下去,自己可是在做任务啊,你一个龙套掺乎什么?

  “你放心吧,我和你儿子点到即止,不会要了他性命。”

  秦君出声道,让苏鸣生悬着的心落了下去,气得苏烈劫浑身发颤。

  这句话的另一个意思就是秦君能杀死苏烈劫。

  身为沧蓝王国的第一天才,苏烈劫怎么可能忍得了?

  “哼!谁死还不一定呢!”苏烈劫冷哼道,然后推开苏鸣生向秦君一剑刺去,这一次苏鸣生终于不再阻拦。

  所有人再次紧张起来,两国的第一天才交战到底谁能胜出?

  他们自然希望苏烈劫能赢,第二天才已经败给秦君,若是第一天才再败,岂不是说沧蓝王国不如乾月王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