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修真小说 > 最强神话帝皇 > 第六十五章 何谓重任

第六十五章 何谓重任

  看着自己的属性列表,秦君很是满意,他若是在接下来的天才宴会表现出色,那么就可以顺利晋级,甚至还将获得一次抽奖机会。

  “你在想什么?担心自己无法压过三大宗门的弟子?”乾皇帝的声音将秦君的思绪拉入现实中,他迅速把属性列表收回去。

  属性列表只有他自己能看见,其余人都会以为他在发神。

  “怎么可能!三大宗门而已,连王国第一天才卓俊杰都是我的手下败将!”秦君自信满满道。

  “哦?你击败过卓俊杰?”乾皇帝顿时大感兴趣,皇室的探子可无法伸入玄灵宗内,所以他只听说过有位神秘天才击败过卓俊杰,并没有把那位神秘天才和秦君联想在一起。

  现在一听说秦君击败过卓俊杰,他顿时就坐直了。

  皇室子弟的炼气天赋一直都不高,就秦誉稍微好点,但拜入紫光宗后也算不得宗内一流天才。

  这件事一直是乾皇帝心中的诟病,要知道他父亲,乾月王国的太祖皇帝可是真正的强者,乾月王国完全是靠太祖皇帝的铁拳打出来的。

  现在看到秦君不仅有收服强者的手腕,还有极强的炼气天赋,他怎么能不激动?

  “嗯,当时的情况是这样的……”秦君简单讲诉了一遍,至于天罡三十六变则被他隐去,只说自己使了点手段,听得乾皇帝不由感叹,第一天才也会有翻船的一天,而且还是被秦君这样的小人得逞。

  若是秦君知晓他的想法,肯定不依:“喂喂喂,我这叫机智,才不是小人!”

  “好了,你下去吧,天才宴会在一周后举行,结束后关羽就可以前往玉关城复职,现在先让沈延带你去挑选一百名皇宫禁卫吧!”

  乾皇帝摆手道,虽然对秦君很好奇,但国事堆积得太多,他没功夫与秦君继续闲聊下去。

  “好嘞!”

  秦君不伦不类的回应一句便转身离去,让乾皇帝又气又想笑。

  “罢了,反正我也支撑不了多久,何必拘小节。”乾皇帝摇头一笑,自己的身体他最清楚,以前他最忌讳太子一事,但现在他迫切的需要太子出现,他不能让秦家的江山毁于自己手中。

  众多皇子中,唯秦誉最具帝皇心性和手段,但秦誉手段太残忍,若是让他当上皇帝,其他皇子必死无疑,而且秦誉还会走他的老路,消极政策。

  现在出现秦君,使得他有了新的希望,这些年来他也反思过自己的行政方法,确实不妥,长此下去,乾月王国势必会被他国吞噬,所以他直接把秦誉排除,打算扶持秦君。

  从秦君为青坛城铲除程家就可以看出,秦君心底有仁义存在。

  再加上关羽和妲己两尊超级强者效力于秦君,说不定秦君能带领乾月王国走向新的盛世。

  随即乾皇帝将杂念从脑中排除,然后走入旁边的书房。

  另一边,秦君在沈延的带领下走出皇宫,大部分禁卫平日里都在操练,地点就在皇宫附近的王都军营,以便随时应对突发任务。

  皇宫禁卫的数量是没有限制的,不过十分严格,不仅需要至少炼气境四层的修为,还得参过军,然后经过特训才有资格加入禁卫军。

  两人很快便来到禁卫军所在的王都军营,方圆三里被高大的围墙圈住,站在外面都能听到里面震天的喝声,附近的街道商贩比较少,因为有禁卫队伍巡逻。

  “参见三殿下和沈公公!”

  看守在大门前的一名老将抱拳喝道,两国对决以后,秦君之名在王都内可谓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不必多礼,陛下奖励三殿下一百名禁卫,特意让老奴带路。”沈延淡漠道,别看他在秦君面前低声下气,换做其他人,他的姿态可是高冷得很。

  “没问题!”

  老将连忙答应道,在王都军营内的士兵可不都是禁卫,大部分都是保卫王都的普通士兵。

  走入王都军营,映入秦君眼中的是一群赤膊训练的魁梧士兵,有的成队跑步,有的在沙坑中搏斗,放眼望去,军营内全是沙坑,极为壮观。

  “我带你们前往禁卫军所在的区域。”

  老将殷勤笑道,他可是知道秦君如今的声望,自然想巴结。

  秦君一边打量周围的场景一边点头,虽然大部分士兵的炼气修为不高,但散发出来的士气却是极强的,让他不禁产生野心。

  他要得到这些士兵,他要打造出更强的军队!

  很快,他们便来到禁卫军所在的区域,只是秦君看到了一道让他厌恶的身影,赫然是秦誉。

  皇宫里的消息是流通的,宫女、小太监都是消息流传的重要渠道,得知乾皇帝要分给秦君一百名禁卫军时,秦誉惊得直接从床上跳起来,然后迅速来到王都军营。

  “三皇兄,怎么有空来我这里做客?”

  秦誉苍白的俊脸上露出意外的笑容,实则心里把秦君骂了不止一万遍。

  秦君挑眉义正言辞的问道:“愚弟,你这是什么话?什么叫你这里,军营是属于整个王国的!难不成你想造反?”

  一句话让周围所有人都心惊肉跳起来,这位三皇子当真是什么话都敢说啊!

  秦誉气得嘴角抽搐,他恨不得给当初的自己一耳光,为何要谦虚的称自己为愚弟,害得秦君一直这样称呼他。

  “三皇兄真是口齿伶俐,语言毒辣,让我不得不折服。”秦誉强忍着愤怒笑道,想表现得自然,但落在旁人眼里明显已经落了下方。

  秦君摆了摆手,直接说道:“把禁卫军里最强的一百人挑出来,我要了!”

  霸道!

  根本不跟秦誉商量,直接要人。

  秦誉差点暴走,他咬牙沉声道:“恐怕这不符合规矩吧?父皇虽然许你一百名禁卫,但可没有让你随意挑选,最强的一百人身负重任,怎能专门给你当下手?”

  “保护我就不是重任?我可是唯一封王的皇子,未来甚至可能更进一步!”秦君瞪眼道,一副你怎么不识抬举的表情。

  秦誉听得肝疼,这厮言语尽是显摆嘚瑟意味,虽然很无脑,但偏偏让他不知该如何反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