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章 残暴

  飞刀在夜幕之下闪烁着寒芒,秦君心中一惊,来不及躲避,但飞刀还没触及他便被一股无形之力挡了下来,落在他脚边。㈠

  他下意识看向旁边的哮天犬,知晓肯定是哮天犬出手相救,此刻它正盯着某个方向。

  秦君顺着哮天犬的目光看去,只见数百米外一名黑衣人正站在屋檐顶端望着他,背负明月,身影让人心寒,看得他怒火滔天。

  这么远你特么都能抛过来,你的飞刀是狙击枪吗?

  就在这时,那名黑衣人从屋檐上飞跃而来,好似一道鬼影,阴森无比,每次落地再一跳能飞出近二十米远。

  “找死!敢偷袭老子!”

  愤怒的秦君拖着银龙诛魂枪,向黑衣人走去,哮天犬紧随其后。

  他可不管对方有什么理由,对方想杀他,他就得还击!

  黑衣人看到秦君竟然敢向自己走来,眼中露出一抹嘲讽笑意,他的度很快,很快便距离秦君不到十米。

  “老子砸死你!”

  秦君怒吼道,双手使出全身力量将五千斤重的银龙诛魂枪舞起,欲要抽向黑衣人。

  “不自量力!”

  黑衣人冷哼一声,他事先调查过秦君的底细,一个月前不过炼气境修为,不知磕了多少灵丹妙药方才突破筑基境,根基不稳,绝对不是筑基境巅峰的他的对手。

  夜色光线昏暗,他只能看到秦君吃力的挥舞着一根丈长的银色长枪,他直接断定秦君力量不足,修为上去了,但身体素质却停滞不前。

  想罢,他直接探手抓向银龙诛魂枪,欲要将其从秦君手中夺下。

  “砰——”

  五千斤重的银龙诛魂枪直接砸断黑衣人的手臂,再砸在他的身体上,黑衣人只感觉身体欲要爆炸,剧烈的痛苦让他来不及惨叫,鲜血直接从嘴中飞出,身体直接如同皮球般倒飞出去。

  残暴!

  绝对的残暴!

  饶是秦君本人也不禁心头一跳,卧槽,这二货竟然敢徒手来接,脑子有问题啊!

  哮天犬也嘴角抽搐,它自然看得出对方只有筑基境巅峰的修为,竟然敢毫无防备的接一把五千斤重枪的砸击。

  黑衣人足足倒飞出去二十米远,秦君和哮天犬跑过去时,这厮已经只有出的气儿,没有进的气儿。

  他的骨头碎了大半,双腿和双手摆出常人难以摆出的弧度,双眼翻白,胸膛更是塌陷下去,依稀间还能看到森白骨头,秦君都不忍看他了。

  “说,谁派你来的?”

  秦君居高临下的问道,但黑衣人此刻已经说不出话来,他微微偏头,眼中满是血丝,想要开口,但支吾半天,秦君也没听明白。

  看他如此凄惨,秦君心里也不忍,于是拿出沙漠之鹰送他上路。

  “叮!击杀筑基境巅峰修士,获得956经验值!”

  秦君将沙漠之鹰收回储物戒,然后向哮天犬问道:“能不能毁尸灭迹?”

  只要对方没有找到这具黑衣人的尸体,就会再派人来,他正好借此刷经验。

  哮天犬点了点头,当即从嘴中喷出一团蓝色烈焰,将黑衣人的尸体烧成灰烬,寒风一吹连骨灰也没有剩下。

  秦君看得眼睛一亮,连忙问道:“这是什么烈焰?”

  简直是杀人夺财的利器啊!

  “我们天狗族的雕虫小技。”哮天犬模棱两可道,意思也透露出来,你不是天狗族,是不可能学会的。

  秦君失望的哦了一声,随即将注意力落在银龙诛魂枪上。

  为了快掌握好这把天品上阶法器,他必须勤奋,虽然有妲己、关羽、哮天犬保护,但他本身也希望自己拥有惊天动地的战力。

  他先是简单的挥舞银龙诛魂枪,毕竟此枪重达五千斤,别说枪法,现在最重要的是如何挥洒自如的使用它。

  正好借它锻炼力量。

  “我教你一种吐纳方法,在练枪过程中,可以增强你的身体力量!”哮天犬忽然说道,明显不忍再看着秦君练枪时的尴尬模样。

  “哦?你快说说。”秦君连忙停下,光是挥舞十次就让他满头大汗。

  “此法名为先天吐纳,据说是上古时期万物最开始修炼的吐纳法,乃是天地间第一位圣人赐予的……”哮天犬滔滔不绝的讲了起来。

  秦君满头黑线,打断它说道:“别跟我讲来历,大晚上寒风刺骨,我得抓紧时间练习。”

  哮天犬眼中露出幽怨之色,随即把先天吐纳的口诀和运行要点说了一遍。

  达到筑基境七层的秦君记忆力远从前,记下百字左右的口诀易如反掌。

  随后他一边挥舞银龙诛魂枪一边默念口诀纳气,体内的灵力开始热,使得他双臂的酸痛减缓一分。

  “还真有效!”

  秦君眼睛一亮,顿时斗志高昂。

  哮天犬看得很欣慰,虽然投靠了秦君,但它还是希望自己的主公是一名强者,若非秦君对它的态度很好,它的忠诚度早就下降,现在看到秦君刚获得荣誉还能如此勤奋,它自然高兴。

  不仅是它,妲己和关羽其实也是如此想法,一开始只是系统的召唤使得他们拜入秦君手下,但时间长了,如果秦君的实力一直很低微,他们肯定叛走。

  好在秦君修为精进的度跟坐飞机一样,即便是他们也感到震惊,所以忠诚度才能一直没有下降。

  时间就这么悄然流逝,少年奋力舞枪,旁边一条黑狗匍匐在地上小憩,配合着夜空的明月,美如画。

  ……

  次日一早,天还未亮,秦君便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到落涯客栈,此刻落涯客栈正准备开张,仆从们正在搬凳子擦桌子。

  正在柜台前打哈欠的掌柜一看到秦君,连忙问道:“殿下,昨晚你到底做了什么,怎么把地板弄塌了?下面的客人指着我可是一顿臭骂。”

  望着满脸幽怨的掌柜,秦君挠头一笑:“昨晚修为突破,没控制住,修理所需的费用,我赔。”

  突破?

  掌柜眼睛一亮,秦君本就年少,没想到突破跟喝茶一般轻松,实乃妖孽啊!

  就在这时,游凤凰和她的侍女从二楼走出来,侍女一看到秦君眼睛顿时红了,直接拔剑飞跃而来,口中娇喝道:“登徒子!拿命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