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一章 桀骜

  ,!

  秦君之所以那么不学无术,无法无天,其实主要归功于乾皇帝的溺爱,因为众皇子中,秦君最像他。

  这也是乾皇帝为何让他和南玉心结下婚约的原因,只是随着秦君的长大,他越发纨绔,使得乾皇帝对他的好感逐渐下降,秦君被贬之事就是秦誉一手操控,不仅是为了南玉心,也是为了隐藏在他心中的嫉妒。

  他无论做得多出色,总感觉乾皇帝对他的喜爱程度要低于秦君。

  贪污国库乃是株连九族之罪,即便乾皇帝再喜爱秦君,也无法容纳秦君作出此事,所以一怒之下把他贬至边疆。

  现在看到秦君再次出现,还如此风骚,秦誉比先前面对君公子还要愤怒,他甚至有种被欺骗的感觉。

  他感觉自己被父皇欺骗了!

  父皇还是包庇了这畜生!

  秦誉咬牙切齿,恨不得把朱雀台上的秦君吃了。

  “你若能击败我的手下,我当众就自尽!”秦君戏谑的盯着萧北龙说道。

  此言一出,全场哗然,三皇子是疯了吗?

  对方可是萧北龙!

  妲己和关羽都穿着烟袍,头被帽子遮住,使得百姓们无法看清他们的面容,修士们也是如此,所以他们很质疑妲己和关羽的实力。

  当然有少部分人在支持秦君,自然是那些落涯客栈的住客。

  “这家伙怎么感觉变了一个人。”

  阁楼上,南玉心眨着眼睛喃喃道,以前的秦君可不敢在大庭广众之下如此嚣张,更别说讥讽他国大将和太子。

  “此话当真?”萧北龙笑了,秦君完全是活腻了!

  “我堂堂皇子会跟你这个小人物开玩笑?”秦君佯装恼怒道,引得全场哄笑,就连阁楼上的一众将官和乾皇帝也笑了起来,唯独没有笑的是秦誉和沧蓝王国一行人。

  “只知道趁口舌之能!”萧北龙冷哼道,心情极度不爽,恨不得一刀剁了秦君,他沉声道:“那就开始吧,今日我便成全你归西之愿。”

  杀人还说得如此文雅,有病!

  秦君翻了翻白眼,然后对沈延说道:“大太……咳咳,沈公公,升阵吧!”

  沈延满脸异色的盯着他,道:“先请三皇子下台,以免被误伤。”

  “不用了!我就站在台内,不出手!若是我手下输了,当场自杀谢罪!”

  秦君摆手道,一副慷慨赴义的姿态听得台下百姓和修士不由高声叫好。

  乾月王国最不缺的便是血性男儿!

  即便秦君死了,他也是装逼而死的!

  不对,是为国捐躯!

  “好小子。”乾皇帝喃喃一句,听得身后的秦誉脸色一白,尼玛,你们父子俩果然在玩瞒天过海。

  殊不知乾皇帝之所以允许秦君乱来,是因为在场无人敢上。

  秦君若是输了,他们也有说辞,谁让秦君是被贬之身,赢了有罪之人,算不得什么。

  而且烟锅还能推给秦君,反正他身上全是罪,不差骂名。

  “这……”沈延为难起来,下意识看向阁楼上的乾皇帝,乾皇帝微微点头,他方才回头叹息一声,然后高声喊道:“升阵!”

  话音刚落,紫光狱阵瞬间升起。

  “小子,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偏闯!”萧北龙狞笑道,说话间便拿出一把烟锤,足有水缸般大,其表面折射出来的亮光让人心寒。

  这一锤若是站在秦君瘦弱的身躯上,肯定会被砸成肉饼。

  “三皇子鲁莽了……”

  “以前总听到三皇子的恶名,没想到关键时候还是他站了出来!”

  “是啊,再看看其他皇子,和沧蓝王国的太子相比,差得不止一星半点儿,就三皇子敢嘲讽沧蓝王国的太子。”

  “可惜了,三皇子今天逃不过死劫。”

  “据说萧北龙最近的威名比南将军还盛,三皇子的手下怎么可能赢得了他。”

  百姓和修士们议论纷纷,皇子的手下肯定来自皇宫,连南猛都不一定战胜的对手,皇宫内还有比南猛更强的人?

  说出去,没人相信。

  “哼,是你找死的!”秦誉心中讥讽道,他对乾月王国的了解可谓很透彻,知晓三大宗门不出,乾月王国最强者便是南猛,至于秦君会不会拉拢到三大宗门,他压根没考虑。

  就凭这个废物?

  呵呵!

  南玉心也在为秦君默哀,这小子虽然好像变了一个人,但作死的手段不仅没改,还变得更强。

  就在这时,秦君打了个响指,旁边的关羽单手便将烟袍扯了下来,魁梧的身姿、卓傲的气势瞬间显露出来。

  他右手平举,青龙偃月刀瞬间从他的储物戒中取出,当的一声,刀柄砸在白玉岩上,砸出一个小洞。

  咝——

  所有看清关羽面貌的百姓和修士都是倒吸一口凉气,就连阁楼上的两国高官也是如此。

  世间有一种人,光看他一眼就知道他很强!

  君不见曹操对关羽无比渴望,甚至不舍得杀他。

  关羽便是这种人,雄壮的身躯,狂傲的气质,化虚境的气势,和他那标志性的外貌,让人看一眼就很难忘却。

  最重要的是他站在萧北龙面前,气势不仅不矮,反而更盛一筹!

  “怎么是他!”

  秦誉终于无法保持淡定,他豁然起身惊叫道,引得一众将官侧目,就连乾皇帝和朱奕世也是诧异的看向他。

  “父皇,他就是前几****向你推荐的强者,住在落涯客栈,但被君公子收……”秦誉连忙抱拳说道,但话还没说完他就停止了,脸上满是怨恨和不敢置信之色。

  秦君……

  君公子……

  卧槽尼玛!

  秦誉差点暴走,其余将官也会意过来,原来最近闹得满城风雨的君公子竟然是三皇子。

  “有意思。”

  乾皇帝脸上露出一抹笑意,眼中尽是欣慰之色,如此说来,秦君还真有可能获胜?

  “三招之内,你若不死,我跟我家公子一起自刎!”

  关羽抚须对着萧北龙说道,他只睁开一只眼,轻蔑态度让全场沸腾。

  原以为秦君已经够狂!

  没想到他的手下更狂!

  萧北龙气得嘴角抽搐,虽然震惊对方的气魄,但被关羽如此羞辱,他怎么能忍?

  “狗胆鼠辈,休要猖狂!”萧北龙猛然将手中烟锤砸在地上,砸出一个大坑,碎石横飞。

  尼玛!

  牛掰啊!

  敢对关公如此说话!

  秦君对萧北龙的敬佩瞬间从无化作滔滔江河,这家伙作死能力已经爆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