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都市小说 > 美利坚财富人生 > 第四百二十三章 大家都在玩一种“谁是傻逼”的游戏

第四百二十三章 大家都在玩一种“谁是傻逼”的游戏

  三大股指的下跌,似乎并没有引起市场上多大的恐慌。更新快无广告。次级贷款市场下跌的趋势是从2007年1月开始突显,直到4月,新世纪公司申请破产保护后,三个月间已经下跌了40%。

  而美国股市到达崩盘的临界点,却是在之后的十月份,也就是说在次贷市场开始崩溃的6个月后,股市才以一个急剧螺旋式下降的方式开始了崩盘模式。

  其中最主要的就是人们并没有认识到事情的严重性。从地域的角度看,美国的房地产投机行为最初集中在不大的区域,但是,谁也没想到雪球会越滚越大,区域性的危机迅速波及全美国。

  亚洲金融危机以后,各国出于储备的需要,对于安全的或者说被认为是安全的美元资产的国际需求上升,无论是主权财富基金还是外国中央银行,都对固定收益证券有着巨大需求。

  这也进一步解释了,为什么围绕美国房地产价格构建的证券化债务能够在一定程度上发行到世界各地。相应地,美国引爆的金融危机进而也蔓延至全球各主要经济体。

  证券化帮助美国政府实现了释放流动性、促进增长和就业以及增进社会福利等政策目标,可谓成功的“金融工程”;但是实现政策目标的另一侧面是,风险在不断积聚。

  美国政府无疑是最大的受益方,这也是为什么当次贷危机爆发时,所有的银行家们集体耍无赖,直接躺倒在地,任由危机蹂躏,最终逼的政府不得不出手救市,一次次杯水车薪的给已经崩溃的cdo注资,连续出手收购已经是垃圾的MBS债券。

  安迪手中握有的以六亿本金利用杠杆做空72亿美元的CDS债券,虽然没有迈克尔布瑞这个长的歪瓜裂枣的牛逼人物那么疯狂做空了200亿,但也是这次大空头中的佼佼者了。

  做空之神乔治索罗斯拉下老脸在侄子的引荐下一次次跑去见迈克尔布瑞,一见面就对这个后起之秀说了一大堆“老司机带带我”的话,迈克尔布瑞被纠缠的没有办法,只好把诀窍给大致说了一下。他赶紧回去依样画葫芦,立马就回家做空了十几亿的CDS。

  这一场由美国政府和华尔街主导的发给买不起房的穷逼的贷款优惠活动,终于引爆了积压已久的巨大风险。

  安迪之所以更加看重cds做空的原因,就是CDS主要都是像AIG这样大的保险公司发行的,而且他bug的地方在于你可以在不拥有相关资产的情况下买保险。就相当于给隔壁老王的车买了个车险,他如果要是撞车了你就会很开心的拿到理赔,而且老王还不知情。

  然而,看似一切都在向安迪这群大空头有利的方向发展,其实那些做空CDS,却缺乏流动性资金的中小空头们,早就开始急得上蹿下跳了,好吧,是火上浇油,热锅蚂蚁乱窜等等一切着急上火的形容词。

  因为MBS的原始债券价格依然是高居不下,MBS再证券化的CDS依然保持着AAA的评级,手里的现金流不够,流动性不足,做空价格不跌反涨,他们就得往里赔钱,往保证金账户里注资,不补就得被强行平仓。

  安迪把玩着手中的马克笔,坐在老板椅上,脚放在桌子上,轻轻摇晃着身体,座椅跟在来回转动,一副轻松的表情看着已经改成了战略指挥部一般的会议室前面液晶屏幕显示的各种数据。

  阿尔维特列面色难看的走到安迪身边坐下,“这些该死的混蛋,满嘴的谎话!”

  “呵呵,别生气,阿尔,这不是我们早就想到了的事情吗?其实这一次我们率先轻轻挥出的一杆,已经打出了多米诺骨牌效应,之所以现在MBS居高不下,CDS评级不降,也不过是假装无事并引诱其他同行买下它急于抛售、能让公司破产的垃圾债券,从而脱身。而击鼓传花过程的接棒者,那些蠢蛋们不值得可怜。

  呵呵,你都不知道我这几天接到过多少电话,我爷爷都打来电话,让我保持沉默,不要在公开场所再发表关于次贷危机的言论。”

  安迪把手中的马克笔扔到了办公桌上,双手环胸,把头枕在椅背上,面露嘲讽的轻笑道。

  “可是老板,我们每过一段时间就会损失一点d保证金里的资金。。。”

  “好了,阿尔,抱怨是没有任何用处的,你比谁都清楚,他们的力量不是我们目前能够抗衡的,他们就是死撑着,我们又能有什么办法,我们的保证金足够我们坚持到他们撑不住的时候,用一亿多的保证金换几十亿的利润,不亏,而且,CDO保险不是已经开始赚钱了吗,虽然少的可怜,不过到了现在这一步了,要有足够的耐心,黎明前最黑暗的时刻过去,我们将迎来火红的朝阳!”

  “随着迷雾越来越稀薄,真相马上就能揭晓前,真想知道还会有哪些贪婪的家伙接手那些垃圾。”

  安迪微闭的双眼半睁,看了一眼阿尔,轻笑道,“华尔街的贪婪是流淌在血液里的,充满了欺诈和谎言,他们现在玩的也不过是一个叫做,“尘埃落定之后,我们和他们,究竟谁是傻逼?”的游戏。”

  阿尔维特列听到老板的吐槽,不由摇头失笑,他没有想到年轻的老板能够如此沉得住气。要知道做空这事风险可不是一般大,稍不小心就死无葬身之地。

  其实安迪又怎么可能不知道做空的风险,他也总结出这一次次贷危机做大空头的三大害怕。

  第一,买了一手CDS发现相关资产都违约了,CDS价格一直不动,以为整个系统勾结起来做假。现在就处于这个阶段,使得空头们苦不堪言,被恢复常态的投行们嘲笑。

  第二,好不容易手里的CDS赚钱了,又开始担心对赌对手投行破产让他们的CDS变成废纸。

  第三,最后终于仓清空了,钱拿到了,但又发现自己有可能被FBI盯上或者被“占领华尔街”占领,舆论压力太大。

  虽然是安迪总结出的空头三大害怕,但是却并不包括他自己在内,有些人不希望他大喊“狼来了”,自然会有所付出。通过老史密斯的嘴里说给安迪听,他又不是个愣头青,知道什么叫妥协,想赚钱还要砸人家的锅,人家就敢弄死你,比如肯尼迪,啧啧,最喜欢干的事情就是砸锅,无论是对手的还是盟友的,所以犹如神话般的被那啥了。

  “老板,最近可是有不少电话打到公司里来探听风声,尤其是高盛集团的金融顾问柯赛想要拜访你。”阿尔维特列不失时机的说道。

  安迪似笑非笑的看了一眼阿尔,摇头说道:“他们高盛可是迈克尔布瑞对赌的主要对象,而且cdo不就是他们负责研发的吗?我没兴趣见他,好了,我要接女朋友下班了,啧啧,看看这一个多周的变化,股市重新恢复活力,该涨了涨,MBS不跌翻升,CDS依然AAA级,虽然有公司破产,但大家依然还和没事儿一样,四月二日发生的事情,都快成了笑谈,看来我的两家周刊被打脸喽。。。”

  阿尔维特列耸耸肩,无奈的看着自家年轻老板拍拍屁股走了,看来对于老朋友只能说抱歉了,无论是出于职业道德还是保密协议,他都不可能向任何人透露哪怕一句信息。

  而安迪呢,更无心去见对方,这种一手大张旗鼓的卖这些MBS并吹捧他们有多好,另一手私下发明CDO这种对冲保险用来做空MBS是很不道德的,而高盛无疑玩这种套路玩的最牛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