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都市小说 > 美利坚财富人生 > 第四百一十二章 没有什么事情是决不了的

第四百一十二章 没有什么事情是决不了的

  这世界上就是这样,有人得意自然就会有人失意。

  得意如伊凡娜,她负责准备的那场晚宴,不止在华盛顿倍受瞩目,她的自信优雅的气质,漂亮的脸蛋,xing感的身材,展现出的风采都成为人们议论的焦点。

  从来都是喜欢吹嘘自家人的纽约媒体自然是更加追捧自己城市的名媛,什么诸如“纽约公主”这类的名称都加注其身,风光一时无两,难有媲美之人。

  各种脱口秀,电视访谈,报纸,杂志纷纷邀请,对此伊凡娜自是甘之如饴,从前嘴里离不开的cp先生的名字现在也变成了安迪,几乎每天都是笑得合不拢嘴,红唇贝齿的甜笑也不断刷屏各种报道。

  所以,当在欧洲忙碌着各种大秀,风靡两大时装周的超模利马通过报纸看到报道时,心里已经就非常的不痛快,等结束日程回到纽约后,看到电视上是伊凡娜各种秀恩爱腻歪死人的幸福甜笑,报纸上各种对她的吹捧报道,彻底把她积压在心底的怨气给引爆了。

  安迪坐在豪华的办公室里,愁眉苦脸的揉着自己的鼻梁上的金明穴,想起之前手机里传来的充满怨气的咆哮声和电话摔在地板上的巨响,他知道彻底惹恼了那个巴西辣椒。

  女人的直觉是非常敏感的,安迪让伊凡娜在华盛顿所做的,无疑是一种再明显不过的信号,这让一直抱着想要挤掉伊凡娜想法的阿德里亚娜利马如何能够接受。

  之前或许有一半的机会,华盛顿晚宴过后,机会甚至都不会超过10%,除非伊凡娜自己作死,或者是安迪这边出问题。

  安迪是利马的第一个男人,明明知道安迪的风流本xing,依然义无反顾的投入了自己的感情,女人是感性的,她们为爱情愿意付出的远远要比男人多得多。

  利马虽然愤怒,伤心,但是却没有产生过分手的念头,有些人在面对爱情的时候,哪怕是遍体鳞伤,在外人看来简直就是不可思议的傻,她们都不会松手,或许傻女人就是这么来的吧。

  安迪对于利马的性格是非常了解的,毕竟前世利马的婚姻都走到了那种程度,她都死死的抓住不放,最后还是废物男受不了舆论嘲笑而选择抛弃她,这才让离婚后的她性情大变。

  即使如此,安迪也知道要把这头发怒的性情像极了母狮子的利马给安抚下来,不是件容易的事情,而关键的问题在于,他这段时间被狗仔给缠上了,不然早就冲进利马在长岛的别墅里了。

  思索了许久,安迪拿起电话给游戏公司的ceo布莱尔打了过去,之前在华盛顿的晚宴上已经简单的聊过,加上每天早晨的简报,安迪对于游戏公司的情况非常了解,所以没有啰嗦,直奔主题,虽然是属于自己的私事,但是毕竟自己是大老板,属下为大老板排忧解难是应该做的不是吗。

  挂断电话,安迪走到办公室正中间的落地窗前,俯瞰曼哈顿,是时候暂离纽约,去硅谷把自己的hatsapp软件公司和应用软件商城建立起来了。

  嗡嗡。。。

  安迪从口袋里拿出震动的手机,看了眼来显,脸上露出了微笑。

  “喂,亲爱的,有事吗?”

  “咯咯。。。没什么要紧事,只是告诉你,我今晚有会议要开,而且不知道要开到几点,晚上我就不回去了,我爸要求我这几天回家住。。。”

  安迪微皱起眉头,沉声问道:“出什么事了?”

  “哎,亲爱的,看来你之前担心的事情有可能真的会发生,这段时间以来,公司的房产销售直线下降,而且有不少客户已经被银行收了抵押房产,似乎可能,房地产的冬天要来了!”伊凡娜揉着鼻梁,一脸的苦笑,翻看着办公桌上的文件,轻叹一口气。

  “这样啊,好吧,你也不用太担忧,我不是早就告诉过你了吗?再说你们公司也回笼了大笔现金,无论是冬天也好,酷暑也罢,只要手里掌握着大笔的现金流都会平稳度过去。现在主要的工作就是把业务进行收缩,静观其变。”

  “呵呵,嗯,谢谢你亲爱的,这还多亏了你的提醒,我爸爸有预感说,这一次比让他破产那一次的情况似乎要更加的严重,他想要在最短的时间内减少公司的负债率,集团的高管们都被要求加班开会。好了,不说了,我还有很多文件要看,晚上的会议要用到,爱你,啵!”

  “别太累,爱你。。。”安迪挂断电话,手里把玩着手机,双眼微眯着,看着曼哈顿略显灰暗的天空,嘴里轻声嘟囔道:“终于意识到了吗?呵呵。。。”

  下午五点左右,黑色的迈巴赫紧随着体型庞大的凯迪拉克凯雷德使出了新闻周刊大厦的地下车库,一直停在路边的几辆SUV迅速发动起来,贴了上去。

  大约过了十几分钟,一辆白色的丰田SUV慢慢的驶出地下停车场,奔着长岛的方向驶去,一身兜帽衫休闲装,头戴棒球帽,戴着一副黑框眼镜的安迪正压低了帽檐坐在车后座上,翻看着利马拍摄的时尚杂志封面。

  长岛别墅区,白色的丰田SUV停靠在利马别墅对面的马路上,肯尼下车在四周巡查了一遍后,重新坐会车里,对安迪说道:“老板,没有问题。”

  “好,等我进去,你半小时后,再确认一次,没有问题后你就可以回去了,明天早上等我电话。”安迪整理好自己的大背包,背上后,又往下压低了帽檐,开门跳下车,手里拿着一串钥匙,迅速的穿过马路,顺着植被茂盛的中间的石子路来到了别墅的大门前。

  没有按门铃,直接开门,闪进屋里,小心的关上门,看着门廊前乱放的鞋子,脱掉鞋,穿过门廊,走进客厅里。

  霍——

  安迪摇头苦笑,看着被撕碎的报纸,茶几上,地毯上掉落的啤酒易拉罐,红酒杯,红酒瓶,沙发上的毛毯,枕头还有搓揉成一团的睡衣,电视的声音开到很大,正播放着。

  转头看向客厅的墙上,看到不远处地板上散落的手机残骸,无语的摘掉帽子,放下背包,小心翼翼的走到卧室门口,打开门探头进去,发现只有乱糟糟的大床,没有看到利马的人。

  厨房刚才看了,也没人,那就只剩下浴室了,嘿嘿,安迪走进卧室,把自己脱光,从衣柜里把自己的浴袍找了出来,蹑手蹑脚的来到浴室门口。

  果然,听到里面传来水声,似乎是浴缸里往外溢水到地板上的声音。

  “当铛当铛!”

  安迪猛地打开门,一脸讨好笑脸的摆出一个闪亮登场的姿势,嘴里还配着音。

  哗——

  整个人浸泡在水里的利马从水底惊起,乌黑的秀发紧贴在身上,有点憔悴的脸上水珠滴落,双眼通红的怒视着安迪,抓着浴缸边沿的手上青筋显露,贝齿紧咬着红唇,带着水滴的尖挺峰峦剧烈起伏着。

  安迪有点尴尬的挠挠后脑勺,讪笑道:“亲爱的,我来了。。。”

  利马看着那张又爱又恨的帅脸,各种滋味涌出。

  刷——

  泪水夺眶而出,伴着脸上的水珠从脸颊上滑落。

  “别,别,亲爱的,你别哭,我的错。。。”

  “你混蛋!混蛋。。。混蛋。。。”

  利马看着近在咫尺,跑过来蹲下身来,擦着她脸上泪水,一脸心疼模样的安迪,甩手就是一巴掌,接着就是一顿乱打,安迪只能抱头当缩头乌龟,任她发泄心中的怨气。

  “该死,哎呀,痛死我了,先让着你,看我一会儿怎么收拾你。。。”

  带着哭腔,连打带挠的利马终于把激动的情绪慢慢平息下来,看着抱头坐倒在浴室地板上,任她欺凌的安迪,见到自己停手,慢慢小心抬起头,一脸讨好苦笑的表情,本来还落泪委屈的脸上没忍住噗嗤笑了一声,似乎是觉着不能这么便宜他,冷哼一声,转头躺进浴缸里,不搭理他。

  安迪看到有门,他多不要脸啊,这种时候,脸皮早尼玛扔到太平洋里去了,嘿笑着从地板上爬起来,跨进浴缸里。

  “滚开。。。呜,你混蛋,放开我。。。”

  “嘿嘿,乖,一会儿就好。。。”

  安迪按住挣扎的利马,嘿笑着扛起那双小麦色,修长结实的大长腿,伴随着清澈的温水压了上去,空旷了许久的花园里再次恢复了生机。

  利马犀利的狼眼随着浴缸里的起伏的水面慢慢失去了清醒,变得迷离起来。

  浴室里只剩下啪啪的清脆响声和水流落在地板上的声响,女人的喘息声从闷哼到肆无忌惮。

  纽约的夜,几乎可以满足每一个人对一个城市的所有幻想,五彩斑斓,繁华喧嚣,让人迷恋。

  这个夜晚将随着长岛别墅区里的一栋别墅的浴室里传出的啪啪声,变得更加漫长和目眩神迷。

  同时也向世人传递着一个真理,没有什么事情是啪啪不能解决的,如果有,那就接着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