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都市小说 > 美利坚财富人生 > 第一百五十四章 风暴(求订阅)

第一百五十四章 风暴(求订阅)

  一大杯盐水很快见底,最后一口时,安迪忍不住在利玛的樱唇上舔了舔,意犹未尽的砸吧砸吧嘴,利玛本能的配合,让他占了不少便宜,湿吻还是很不错的滋味。

  好吧,安迪看着还在昏睡中的利玛,老脸不由一红,趁人之危是很不道德的,他也明白这种事情很丢人,有点猥琐,但是他真的有点控制不住,前世的偶像,女神,近在咫尺,心中犹如猫爪挠一样,哎,毕竟还是受到前世宅男思维的影响,看来要彻底变成高富帅,有格调,自带逼格光环,还有一段很长的路要走啊。

  不过他又安慰自己这是在救助,不能算是占便宜,至于舌头伸进人家口中,是担心盐水呛到利玛。。。

  理由很强大。安迪有点不舍的直起身体,坐回了床边,伸出手把贴在利玛俏脸上的几缕发丝拿开,似乎是因为补充了盐水,利玛嘴唇的干裂被缓解了,至于是盐水起到的作用还是安迪啃后的效果,就不得而知了。

  助理玛丽大约在20分钟之后才回到医疗室里,自然又是一阵感谢,本来还想用汤勺给利玛喂点水,不过看到桌上的水杯已经完全空了,又检查了下利玛枕边并没有溢出的水渍,眼瞳不由得一缩,似乎是猜到了什么,不过脸上的表情并没有什么变化。

  直到安迪没有理由再呆下去离开后,玛丽有点嫉妒的看着还在昏睡中的阿德莉亚娜利玛,轻声嘟囔道:“果然是能让男人失去理智的女人啊。。。”

  安迪离开健身俱乐部时和罗克里奇说了下未来的两三天内不会过来后,就坐车回到了家中,只是他衣服上带着的一股淡淡的香水味还是让李婉晴闻到,眉头不由得微皱了下,不过没有追问,只是嗔怒的白了儿子一眼。

  安迪有点莫明其妙,一副无辜表情耸了耸肩,就去浴室里冲洗去了。

  大约晚上6点左右,已经输完液的利玛才悠悠转醒,口干舌燥的干渴让她醒来后的第一句话就是要水。

  一直坐在床边守候的玛丽马上端起早就准备好的盐水,把利玛轻轻扶起,搂在怀里,把水杯递到她的唇边。

  一杯水喝下后,利玛感到身体无比的舒畅,昏沉的头脑也清醒了不少,伸出香舌在樱唇上舔了舔,声音有气无力的问道:“这是在医院吗?”

  “不,还在俱乐部里,这是医疗室,今天幸亏史密斯先生,不然我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你不知道,你晕倒的时候可把我吓死了。。。”玛丽让利玛重新躺下,便开始了带着点夸张的叙述起来。

  利玛听到安迪对她的救助,微微有点错愕,对他的观感有了点好转,至少是个不错的绅士。

  不过听着玛丽对安迪史密斯的各种赞扬,秀眉还是微微皱了下,开口说道:“下次见面再感谢他的帮助吧!对了,今晚不是还有个拍摄工作吗?现在几点了?”

  玛丽一头黑线的看着想要强撑着坐起来的利玛,无奈的急忙阻止道:“我已经和公司联系过了,他们会和那边杂志重新定时间,你现在这种身体状况还考虑什么工作!汉密尔顿医生可是说了,你现在需要休息,需要补充水分和营养,不能继续节食和出汗训练了!”

  利玛脸上露出一丝苦笑,轻叹一口气说道:“在休息一下,我们就回去吧。。。”

  看着玛丽点头并起身开始收拾利玛的东西,利玛微闭着双眼,脑海中出现了安迪的高大身影和阳光笑容,只是眼神还是那么讨厌。

  2006年10月1日,星期天,纽约曼哈顿。

  进入十月的纽约,气温在10-18摄氏度左右,让人感觉十分的舒服,晴空万里,许多人开始了晨跑,虽然是休息日,但是在这座国际化的大都市里,依然是人声鼎沸,异常的喧嚣。

  只是没有多少人知道,随着周刊被报童们一次次的扔出,丢到一些独立屋的草坪上或者门前,被邮递员塞进大厦的报箱时,一场美帝政坛的地震正在酝酿,这将彻底的改变美帝现有的议会格局,华盛顿将吸引世界的关注,这也是一场媒体的盛宴,从今天开始,和安迪史密斯将走出美国,在全世界引起关注。

  早餐时间,奥斯顿并没有看到自己的儿子,李婉晴指了指安迪的房间说道:“今早就一直没出来,我去敲门叫他,只是应了一声后就再也没动静了,好像是昨晚写作写的挺晚的,让他睡吧。”

  “。。。”奥斯顿额头青筋不由跳动,心里那个恨就别提了,餐桌上放在一份周刊,封面头版就是汤姆的照片,背后是一片人像阴影,标题“大象领袖与洗钱集团”。

  扩散,不断的扩散。

  原本销量已经增加到7万份的周刊,皮特卡普兰让印刷厂整整印制了30万份,在前几天临时联系了纽约的报纸售卖点,今天一早就进行了全面上架销售。

  一片哗然。。。

  纽约的民众似乎被一只手扼住了喉咙一样,有点难以置信,毕竟从今年一月份开始大象党接连二连三的爆出了丑闻,已经让民众们对大象失去了信任,现在连大象的领袖都被爆出了勾结洗钱集团,人们一开始本能的反应是驴子们构陷,不过很快反应过来手里拿着的是什么报纸,接着就是震惊和愤怒。

  的会议室里。

  “啪!”

  “谁能告诉我,为什么我们事先一点消息都没有收到?这么大的新闻,我们竟然毫不知情,还在给这些大象和驴子们写竞选软文。。。”

  一个中年秃顶男人面色涨红的在会议室里大声咆哮着,坐在下首的一圈人都沉默不语。

  “呼哧。。。呼哧。。。”

  那个主编喘着粗气,指着人事部的主管说道:“把常驻纽约新闻局的记者站的人给我炒了,和紧挨在一起,竟然一点消息都弄不到,还留着他们干什么!”

  会议室里的人都面面相觑,不知该怎么解释,这种独家新闻换做任何一家报社都会严格保密的,谁又会走漏风声呢,主编也是气糊涂了。

  “还坐在这里干什么?都给我出去找消息,让所有采编给我找相关新闻内容,既然敢报道这种新闻,手里一定握有证据,去,让记者们去采访奥斯顿史密斯,现在应该也只有他能被采访到,安迪史密斯和皮特卡普兰绝对不会露面,奥斯顿史密斯不可能不知情,现在!马上。。。”

  等到的记者们赶到报社大楼,还有奥斯顿史密斯竞选办公室的时候,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大批的记者,电视台的直播车,外景主持人,各种长枪短炮的摄像器材都架设了起来。

  皮特卡普兰微眯着眼睛,透过落地窗看向楼下的景象,嘴角带着一丝得意的微笑,办公桌上的电话一直在响个不停,一旁还放在好几家电视台的专访邀请函。

  “报社终于在我手中崛起了,多年的梦想终于实现了。。。”

  为了这篇报道的保密和轰动,皮特卡普兰亲自撰写了这篇报道,直到手下人拿着版面样稿让他审阅时,他才拿出这篇报道,临时改换了头版头条,在手下人震惊的眼神中,皮特卡普兰亲自坐镇印刷厂,直到看着一份份周刊被打包送上派送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