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都市小说 > 美利坚财富人生 > 第四十五章 吃相难看的扫货

第四十五章 吃相难看的扫货

  (ps:说实话,小恶魔真心感谢各位的打赏和各位的推荐票,谢谢各位的支持,努力回报各位的支持。至于作者给主角开的金手指,没办法既然没给主角异能,空间,修仙什么的,一些小的时间线上的事件自然需要进行一些修改,不过后面会慢慢填上这些BUG,不能留言只能在这里说一下了。再次感谢几位学徒亲们的打赏,谢谢。)

  物以稀为贵。在美国,或许是建国历史短的缘故,人们对有历史价值的东西特别看重。天朝古董因其独具的文化内涵,悠久的历史和精致的做工,成为古董市场的宠儿。

  然而,古董这种东西是和文化密切相连的,以美帝人民的自大程度,除了专业人士对其他国家的文化有兴趣研究以外,大多数人也只是通过媒体报道了解一些皮毛。做为意识形态的敌对,美帝的媒体对天朝的报道可想而知,其实大家都差不多,雀斑笑麻子而已。所以很多收藏家都不知道手中的藏品的价值。

  把天朝古董当工艺品卖的事情经常发生,安迪以前还看到过一个新闻,洛杉矶的一个收藏家手里保存完好的黄玉琮,在一个天朝来的收藏家证实下,这件是出自新石器时代,距今7000年历史的文物时,这个老美才知道自己已经是百万富翁了。

  美帝的藏家大都以名气和外形美观来划分价值,所以在美国,最值钱的是天朝古代的瓷器,然后是青铜器,名人字画,再就是珠宝玉器,当然明清时代的紫檀木家具也很值钱。(这是真实的,在08年前美国的古董市场就是这样的情况)

  因为历史原因,很多的天朝古董都散落在美国民间,如果有能力鉴别真假,这绝对是一项好生意,可惜这需要专业技能,安迪也就只能想想了,这也是在从唐人街古玩店回来以后收集资料知道的,虽然他不明白他的灵魂感觉为什么只对一些古董有反应,也不知道是否有什么规律。

  像这种慈善拍卖出现的古董,基本上都已经被鉴定过真假,而且也进行了估值,当然价钱不会和拍卖公司那样高昂,都是以100美元起价,提前估值也是希望在场参与拍卖的人了解其价值,用合适的价格拍的来做慈善。

  当然这种慈善拍卖也有缺点,在场的都不差钱,竞价却不激烈,都是见好就收,不会出现你争我夺的场面,出现争抢会很失礼,打别人的脸得罪人,在这种场合,随便一个人的身份都不是那么好得罪的。

  所以安迪首先决定要拍下的主要拍品,红宝石和钻石的红色花朵胸针,乾隆玉玺“九洲清安(晏)之宝”这是他不会相让必得的拍品。

  至于还有看好的一组十片品相完好的甲骨文,一个青白玉桃的摆件,一对清康熙青花万寿纹碗,明鎏金铜瑞兽。但是谁也不知道拍卖时会出现什么情况,如果安迪要不要脸皮的出价,绝对会引起一些人的不满,要斗富的话,现在的安迪在这里也只是个婴儿,再说,安迪手里可以用的资金也只剩下了六百多万美刀。

  “哎,还是太穷啊!”安迪有些愁眉苦脸的暗叹一口气。

  当JARParis制作的红宝石和钻石相间的花朵胸针开始拍卖时,安迪低声对身边的母亲笑道:“妈,我拍下来送给您。”

  李婉晴做为珠宝设计师拥有的珠宝首饰同样不少,这件红宝石的红色花朵胸针对她来说也算不上珍贵,只是儿子的孝心让她很欣慰,面带慈爱笑容,轻轻拍了拍安迪的手。

  安迪出价,竞价不激烈,大家看到安迪连续的出价知道他势在必得,对大多数人来说这是在做慈善,不会死咬着不放去竞价,大家的顾虑都是一样的,基本刚刚到估值价格是就没有人和安迪争抢了。

  安迪以17万美刀的价格成功拍下,宾客送上善意的掌声,胸针被侍者送了过来,安迪接过盒子,打开确认了一下后,递给了心情愉快的李婉晴。

  乾隆玉玺“九洲清安(晏)之宝”的拍卖却没那么顺利,有几个华裔嘉宾介入拍卖,只不过安迪所表现出的志在必得让奥斯顿和李婉晴有点惊讶,引得同桌和周围的嘉宾频频侧目。

  60万美刀,引起一阵低沉的惊呼声,很多人窃窃私语,毕竟只是块石头印章,虽然是个皇帝的,但这个价格也很高了,对于几名华裔来说,也有点纠结,他们不缺这点钱,但是对手是个小年轻,这很让人头疼,通过一些朋友也了解了安迪的身份,继续纠缠那样真的就失礼了。

  70万美刀,安迪兴奋的挥了下手臂,到手了。全场响起掌声,安迪微笑着站起来,冲几名华裔的方向双手抱拳在空中拜了下。

  几名华裔目光一亮,知道安迪是真懂得天朝文化,善意的回应鼓着掌,只是对于他的年纪有点惊讶。

  激动的接过盒子,微颤着手拿出玉玺,“嘶~~~果然有反应,好堂皇的感觉。。。”安迪托在手中,轻轻抚摸着玉玺,李婉晴也有点激动,好奇的伸出手拿过去翻看着,虽然她是ABC混血,但对于玉玺代表的含义还是很清楚的。

  心满意足了,安迪从奥斯顿手里传回的玉玺,小心的放进盒子里,压下激动的心情,继续看着其他人竞拍,除了看好的几件天朝古董,安迪对其他的拍品没什么兴趣,很多名人字画都拍出了不错的价格。

  明鎏金铜瑞兽的拍卖进行的不是很顺利,似乎对这件纸镇没什么兴趣,安迪尝试着叫了一次价格,竟然以2万美刀的价格拿到了手。

  而那对康熙青花万寿纹碗却引起了几个人的竞拍,安迪没有介入。

  清.青白玉桃摆件出场,价格只是叫道了3万美刀就没人出价了,安迪看有机会,以3万5千美刀拿到了手。

  安迪的竞拍行为引起了一些人的注视,这种肆无忌惮的检漏行为有点过分,毕竟大家都明白出现在这里拍卖的古董的价值还是很大的,只是碍于面子大家没有过分竞价。

  奥斯顿似乎也感觉到自己儿子的行为有点失礼,脸色难看的低声呵斥道:“注意点你的行为,别太过份了!”

  安迪讪讪的摸摸鼻子,他十分清楚自己做的有点招人嫌,不过仗着自己年纪小,可以用年少无知来搪塞一下而已,既然现在被呵斥了,也就断了继续占便宜的想法。

  十片甲骨文骨片被狂人拉里埃里森以150万美刀的价格拍去,安迪有些羡慕的看着这个被称为“混蛋”的拉里得意的接过侍者送到他手里的盒子。

  “玛的,这个白痴买回去有什么用?难道就因为他的公司叫甲骨文?臭不要脸的抢注了甲骨文的名字!”安迪有点嫉妒的咒骂着。

  说实话干看着别人竞拍真的是有点无聊,而且在安迪现在这种大胃口下之前吃的那一点食物根本就没有一点用,饥饿感让他开始感觉到有点烦躁。

  周围所有人看着一副衣冠楚楚的模样,其实也早他妈的饿的受不了了,都是在死撑,果然都是“上流社会”的体面人啊,安迪不无恶意的吐槽着。

  时间走到了夜里十点慈善拍卖终于结束,一早就刷卡结算的安迪拿到了用来免税的单据,有些迫不及待的挽着李婉晴的手臂向外走。

  “饿死我了,现在我能吃下一头牛!”安迪小声的和母亲埋怨着。

  李婉晴也只是掩口娇笑,对于儿子的怨气十分理解,她也不喜欢这种晚宴,绝对的又饿又累,回家后都能感觉脸部的肌肉僵硬,一直保持微笑可不容易。

  “你啊,忍忍吧,一会儿找家餐厅填饱你的肚子!不过,今晚你可不乖啊,连续的出价拍的古董,吃相有点难看,让别人笑话!”李婉晴稍有不满的教训道。

  “哼!”一旁的奥斯顿阴沉着脸冷哼一声。

  “嘿嘿,我这不是喜欢天朝文化吗,再说这是做慈善嘛。”安迪讪笑着耍着无赖。

  “你啊~~~真是个长不大的孩子。以后注意点,这种事情不可以有第二次,这会影响你的名声,毕竟没人是傻瓜。”李婉晴没好气的劝说着。

  “知道啦!真麻烦,以后这种宴会还是少参加的好!”安迪撇撇嘴。

  “孩子话!这里是纽约,家族和传统是这里的血液,你也成年了,以后也要单独参加这种晚宴,记住一些家族的子女和他们的名字是必修课,绝对不能做出失礼的事情。”李婉晴对于安迪的不屑有点生气,一些原则是不能妥协的。

  “真麻烦,还是洛杉矶舒服。”安迪想想就头疼,有点烦躁的吐槽道。

  “哼!洛杉矶只有暴发户,没有贵族。”奥斯顿带着傲气冷哼道。

  “哈~~~”安迪撇撇嘴,没有出言反驳,对于老爸的讥讽十分的不屑,美国哪里来的贵族,好像五月花号上的都是些在大英帝国混不下去的人吧,脸皮真厚。

  坐上车,安迪便大声嚷嚷着找餐厅吃饭,奥斯顿没好气的看着在和李婉晴耍赖的儿子,拿起电话准备给熟识的餐厅定位置。

  正在这时,安迪的手机响了起来,拿起电话一看,眉头不由皱起来,小声嘀咕了句,“怎么是她?”

  接起电话,没说几句就挂断了,安迪无奈的对父母说道:“是帕丽斯,她在华尔道夫已经定好了餐,吃完了要开派对,让我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