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有钱人

  2016年三十三岁的宋大伟是个手机游戏工程师,父母双全,未婚恋爱中,工作还行,工资也还行,生活十分的平凡,直到他用充着电的三星手机打电话被炸,他的生活几乎没有什么波澜,看看网络小说,YY一下棒子的女团,追追脚盆的民工漫,收藏大量脚盆的爱情动作片,下载追看大美剧,收集维密天使的美图,完全的一个充满各种幻想的技术宅。

  说实话他除了会编程,让他写小说简直就是天方夜谭,当然了,他没少看网文,各种天马行空的想法还是能借鉴的,灵魂记忆的融合,英文写作也不是什么十分困难的事情。

  好莱坞!安迪喃喃的念叨了句,前世自己最喜欢的就是看美国大片,不如找一部未来的电影大片改编成小说,反正有了小说骨骼后,往里面加内容就是了,攒书应该很简单吧。

  一个莫名的念头忽然从脑袋里冒出来,让他呼吸都急促了起来,一阵眩晕,宋大伟双手撑在落地玻璃上,面露痛苦的摇了摇头,想把脑中犹如几十列动车互相穿行乱窜的记忆碎片驱赶出去。

  嗡的一声。

  宋大伟艰难的站直了身体,嘴里尝到一丝血腥,用手擦了擦,鼻子又流血了。走进盥洗室洗掉鼻血,满脸水渍的看着镜子中的自己。

  如果这是穿越的福利,那么我会不会流鼻血流死!就在刚才,脑中的那些记忆碎片大暴走,重新组合成原来的模样。那就是炸死自己的手机内存中储存的几部电影,音乐和追的美剧的剧集,还有十几本小说。

  然而悲催的是,十几本小说中只有两三本可以用,其他的全是华夏网文,几部电影中更是有几部是系列电影,早就应该被拍出来了,根本就没有抄袭的机会,音乐倒是不少是英文的,虽然谁也不能说他一个作家忽然开始写歌有什么问题,但是也需要一个合理的机会才能拿出来不是吗?

  而最让宋大伟郁闷的是,手机内存里的所有手游都没有出现,当然,就算内存中没有,他也能开发出来,毕竟他就是靠开发手游吃饭的。

  现在首先要把安迪史密斯的身份延续下去,任何突兀的变化都可能引起身边人和他亲人的疑问,所以,当好废柴作家,然后写本小说赚钱,等智能手机上市就开发手机游戏,开公司上市圈钱,成为新的IT富豪,那些曾让他透过屏幕YY的心仪美女们说不得也可以染指。

  擦干净干瘦苍白的脸,梳理着黝黑的头发,看着镜中的五官,“还是蛮帅的,有点年轻版基努里维斯的样子。”宋大伟自恋的轻抚着脸庞,深陷的眼窝中一双湖蓝色的眼睛散发着深邃的光彩。

  身高188,体重却只有110斤,这是如何的作死啊。宋大伟看着瘦弱的身体,在白色皮肤的映衬下,整个人犹如病入膏肓的病人。

  目前最重要的事情就是把自己的身体养好。一边看着从让他满意的大丁丁中尿出的黄色的液体,宋大伟知道,他这具身体已经濒临崩溃了。

  赤脚走进豪华的衣帽间,看着琳琅满目的衣服和鞋子,宋大伟不由感叹一句,土豪的世界真幸福。拉开所有抽屉,手表,眼镜,领带,内裤,袜子整齐的摆满了所有空间。

  以前的宋大伟是近视眼,一直戴着眼镜,虽然现在这身体的眼睛没有任何问题,他还是找了一副淡茶色镜片的黑框眼镜戴上,拿出一款卡地亚的手表带在手腕上,爱不释手的抚摸着。

  随手拿起一个长方形的黑色丝绒包裹的盒子打开,里面是一支黑色的万宝龙钢笔,宋大伟一边拿出钢笔打开,一边摇头苦笑,真他妈的狗大户。

  换上白色的CK内裤,找了一套灰色的三叶草兜帽衣裤穿上,裤子稍微长了一点,有些拖地,随手拿了袜子塞进一双阿迪的白色板鞋里。

  左手拎着鞋,右手把玩着钢笔,走进客厅,豪华的大型沙发几乎包围了整个客厅,中间的茶几几乎可以当床了,地面上的地毯十分精致,很柔软,触感很好,毕竟昨晚晕倒在上面很长时间。

  把鞋扔到地上,走向厨房。整个别墅主体上下两层,4卧5卫,两个壁炉,书房,健身房,游戏房,电影放映室,外面围绕着十几棵高大的棕榈树修建的几何形大泳池,草坪和各种植被树木把整个别墅包在中间,整个别墅占地面积大约有700多平方米,厨房很大气,开放式的厨房,带有中岛台样式的橱柜,感觉挺不错。

  拉开双开门的大冰箱,除了摆放的整整齐齐的高档矿泉水和几罐牛奶以外,空空如也。

  拿出一瓶1000ML的斐泉天然矿泉水打开连喝几口,清凉的感觉直透心底,擦了擦嘴角,看着冰箱门上的贴的各种便签。

  放下矿泉水,回到客厅,从仍在地上的裤子口袋中拿出诺基亚N93,颇有意味的颠了颠,嘴中露出一丝嗤笑。明年那个被咬的苹果就会推出它的第一代了,摩托和诺基亚的丧钟已经敲响。

  拨打了送餐电话,要了一份十分丰盛的早餐,当宋大伟说要份全熟小牛排的时候,电话那头微微错愕后继续询问送餐地址。

  一边抱着一大瓶矿泉水猛喝,希望那份清凉可以冲淡宿醉的难受,一边打开大屏液晶电视。

  连续换了几个台,全是因出演《老爸老妈浪漫史》的巴尼叔叔而走红的男星尼尔-帕特里克-哈里斯出柜的新闻和共和党的多名国会议员因被曝丑闻而下台的新闻。

  因为灵魂的融合,安迪发现英语成了他第二个母语,无聊的窝在沙发上等待着外卖。

  手机嗡嗡的震动,从桌上拿起手机,看也不看的就接起来,有气无力的说道:“喂,谁啊,这么早打电话?”

  “该死的,你终于肯接我电话了!我是卡尔,FUCK,你现在在哪儿?”

  震耳欲聋的咆哮声让宋大伟莫名的感到一阵烦躁,“我在家里。”说完就挂断了电话,看了看来电记录,上面显示着经纪人的名字。一个中年光头胖子的样子出现在记忆里……

  叮咚

  宋大伟有些急不可耐的冲出客厅,打开门,看着外卖小伙儿抱着所有食物穿过乱糟糟的客厅摆放在餐桌上,把早就准备好的美金塞到服务生手中,目送拿到20元小费而欣喜的服务生关门而去后,便迫不急待的开始大吃起来。

  披萨,牛排塞满空空如也的胃,一边喝着水一边舒服的摸着肚子,满足的打了个饱嗝。

  砰砰的拍门声吓了他一跳。慢悠悠的来到门前,从猫眼中看到一张猥琐的肥脸,安迪没来由的生出一股厌恶的情绪。

  “草,安迪的负面情绪对我的影响还真是大!”拍拍脸,让自己平静下来,深呼吸了几口,“要冷静,只要板着脸,少说话,表现出不耐烦的情绪就没问题。”

  “开门,安迪,我是卡尔,快开门!我。。。。。。”胖子卡尔看着冷着脸打开门的安迪,到嘴边的咆哮生生憋了回去。

  宋大伟,不,应该是安迪史密斯面无表情的转身走回屋里,没有理会嘴里喋喋不休的经纪人,再次窝进了宽大松软的沙发中,一副生无可恋的样子用遥控器换着电视节目。

  接着就是安迪看着经纪人口沫横飞的开始抱怨的开头一幕,揉着发胀的太阳穴,借病遁回到二楼卧室的安迪从床上爬起来走下楼,没有了聒噪的经纪人,别墅中又恢复了安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