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历史小说 > 南明工程师 > 第四百七十一章 炮战二

第四百七十一章 炮战二

  一朵巨大的蘑菇云升上天空,现场惨烈,几具连人形都看不出来的炮手尸体四分五裂的撒得到处都是,偌大的铁炮如一根麻花一样扭曲成团,并且从中间断为两截,炮口一段不翼而飞,空余短短一截木桩般的后膛,断口翘起朝天,缕缕黑烟从断口处冒出来,好似一根被砍伐烧焦的残木。

  就算明军刚才的炮击,也没有这等威力,所有的炮手都惊恐的看着炸膛的那门炮,孙龙呆了一呆,狰狞着脸,冲发呆的炮手们吼叫起来。

  “都愣着干什么?开炮、开炮!”他把刀在空中舞动,刀锋上的血珠洒得到处都是。

  炮手们于是又动了起来,手忙脚乱的做着各自的事,每门炮都有一个总旗规模的炮手队伺候着,搬炮弹的、搬火药的、洗膛的、填药的、装弹的等等,当然最要紧的,还是负责瞄准的总旗。

  总旗大都是从孔有德从登州带去的老底子担任,甚至还有个别葡萄牙红毛鬼混迹其中,经验丰富、技艺精湛,比明军当中那些混日子的炮手不知道高了多少倍,又有清廷足饷养着,对清廷可谓死心塌地。

  在入关前后的屡次战斗中,乌真超哈营的炮手在各种攻坚里频立奇功,孙龙和石廷柱等炮营军官,也风光无限,节节高升,地位举足轻重,何时吃过这等瘪?故而此刻,既有孙龙用刀子硬逼,又有压过明军一头的自尊心作祟,虽然眼见一门炮炸膛,明军火器又匪夷所思,众炮手依然冒着生命危险,给铁炮超量填了火药,硬着心肠装弹,瞄准了远远的明军炮阵,点燃了导火索。

  “轰轰轰!”

  炮声连响,音若雷鸣。

  硝烟翻腾,清军炮营与明军炮营阵地上同时升起大股烟来,两边竟然在同一时刻,不约而同的朝彼此开炮了。

  清军的炮弹,与明军炮弹在空中交错而过,好像擦肩而过的路人,来不及相互问个好,就带着呼啸的尖锐声,扑向各自的目标。

  孙龙瞪大了眼睛,紧绷着面皮,踮起脚尖,努力透过烟雾弥漫的战场,看向明军阵地。

  十几颗铁弹在距离明军大阵还有数十丈远的地方就纷纷坠地,砸下去把地面砸出无数个坑来,散布在混乱的地面上不见了。

  刚刚炸膛的炮,在炮手们心里形成了巨大的阴影,谁也不敢再学孙龙的样子不要命的加药,一颗明军的炮弹打过来那要凑巧才会打死一个人,而红衣大炮炸膛,站在炮边的炮手没有一个活得下来。所以放射药没有一门炮多放,中规中矩的装药,中规中矩的射程,当然打不到夔州军的炮营和方阵。

  而明军的炮弹,则分作两边,一边仍然朝着汉军的方向倾泻,另一边则瞄准了孙龙和查古的方位,飞过去数颗铁弹。

  铁弹轰在汉军队列里,又一次犁开了数条血路,密集不动的步卒方阵比木靶子还要容易打中,夔州炮手们几乎不用认真瞄,就能准确的命中。

  汉军在血与火中被蹂躏,就连后面的汉八旗,同样不能幸免,奔腾的铁弹可以一直打穿整个方阵,夔州神威炮的威力,足见一斑。

  而乌真超哈营的阵地上,由于炮与炮之间靠得分散,铁弹又非开花炮弹那么杀伤广泛,如果不是直接命中,很难击毁一门炮。

  但是铁弹打在炮营中间,形成的恐慌并非那么轻松简单,蹦跶的铁弹在眼前划过,打中一些箱子人马牛,造成伤亡,这就足够了。

  炮营顿时乱了,沉不住气的炮手开始本能的退缩,以至于当炮声停下,乌真超哈营竟然无人去洗膛。

  与乱糟糟的炮营比起来,汉军步阵情况要糟糕得多,几十道血淋淋的弹痕好似巨大的伤痕,将虚弱的汉军巨人击到濒临崩溃的边缘,布阵肃立的兵丁们早就在躲避中东歪西倒,森严的阵列分崩得不成样子。

  李国英嘶哑着嗓门,大声的呼喝着,下令汉军开始遵从中军传来的进军号令,推着盾车进攻,后面的汉八旗,已经在马光远的带领下,维持着队形,向前顶上,推着汉军前进。

  “向前、别停下!”李国英吼着,红着眼睛奋力推车:“停下就只有被当靶子打!散开点,推过去,靠近了才有活路!”

  有一部分汉军没头没脑的掉头想逃,被汉八旗的人砍了几个脑袋,又掉头回来,融入战战兢兢的大队里,几千人散开,变成松散的一片人海,呐喊着壮着胆,冲向夔州军前军大阵。

  他们稍后一点的地方,大队清军骑兵纠集了叶臣和国柱的余部,踩着自己人的尸体,再次向前急冲。

  从空中看下去,整个清军阵列除了中间王旗附近的一块和后阵,其余的部分都伴随着滔天的烟尘,开始向前冲锋,人马奔驰如沸腾的海洋,五颜六色的甲胄汇合在一起,杀向对面的一片白色礁石。

  李廷玉的后面,是大队的山西义军,虽然有夔州军几千人的步卒在前面顶着,但从他们的角度看过去,仍然能感受到千军万马迎面扑来的震撼,不少人心底暗自打鼓,顶得住吗?

  如果是在南明军队里,很多人这个时候已经开始逃了,那怕连一枪也未放、一箭也没射,甚至连照面都没有打上。但依然不妨碍他们逃走。

  这时他们却没有走,一来后头有打仗时比清军更加无情的夔州军盯着;二来,他们有了信心。

  这种信心,伴着从身边呼啸而过的大队白甲骑兵奔过,愈发的强烈起来,什么时候见过敢于跟蒙古人和女真人对冲的大明骑兵啊?

  “三发急促射、准备!”严明德和马威在各自的站位上,举起了当作发令枪的鸟统,扣下了扳机。

  步阵后方,水缸一样的轰天雷部队也在忙碌着,一个个炸药包从后方运上来,填进炮管里,然后等待着发射的号令。

  这场战斗,从清军试探性的冲锋开始,延续到全面冲锋的高潮,进入了白热化的战况中。进度快得令人惊讶。

  死了这么多人,时间居然才过去不到半个时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