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都市小说 > 透视小医神 > 第852章 桌子腿嘎嘣脆

第852章 桌子腿嘎嘣脆

  等说完,刘芒装模作样的瞄向了郎川,“我记得昨天有你在场,那个人是不是你啊?”

  被刘芒那么问,郎川差点吓尿,赶紧儿连连摆手,“不是,不是我,真不是我,和我一毛钱关系都没有。”

  郎川这会儿别提多后悔了,昨天犯了哪门子的傻,周得绪这货惹了人,他竟然屁颠屁颠的跑去给周得绪出头。

  结果倒好,想收拾刘芒没收拾成,人家现在成为少门主,这是要来算账了。

  郎川深怕给刘芒收拾了,不住拿眼瞄周得绪,你丫太坑爹了呀。

  郎川的目光周得绪全都看到了,郎川后悔,他更是后悔的不得了。

  早知道刘芒是独孤梦的徒弟,借他一个狗胆,他也不敢得罪刘芒这货啊。

  现在好了,还不知道刘芒怎么收拾他呢。

  周得绪正想磕头求饶,刘芒开口问起郎川,“不是你是那,那说吃桌子的人是谁?”

  “是周得绪!”郎川才不管什么师兄弟情分呢,直接把周得绪给卖了,“就是他!昨天少门主您说您是掌门的徒弟,这家伙偏偏不信,还对你口出狂言甚至咒骂你。当时他还说,要是你是掌门的徒弟,他就吃下一张桌子。这家伙以前就不是好人,我早就看他不顺眼了,昨天竟然敢得罪少门主你,真是该死。少门主你等着,我这就去搬一张木桌过来,让他兑现诺言,把桌子给吃下去!”

  郎川撂下话就跑开,很快木桌搬来了,往周得绪面前一放,“吃吧!”

  周得绪看到那张木桌,别说蛋疼,连头发丝都疼了起来,你丫郎川至于那么狠吗,竟然搬了一张八人桌来。

  看着那张八人桌,周得绪差点哭出来,郎川你个王八蛋,太你妈会坑人了,师弟我给你坑死啦。

  周得绪眼巴巴望着刘芒,“昨天是我有眼不识泰山,我长了一双狗眼,才对少门主你不恭敬。我错了,我知错了,求少门主你大人有大量,饶了我这一次吧。”

  没等刘芒开口呢,郎川大声嚷嚷了起来,“你还有脸请少门主饶了你,真不知道羞耻!就算少门主大人有大量肯饶了你,我也饶不了你,快点吃,一点不许剩下来!”

  郎川就像是和周得绪有什么深仇大恨似得,抓着周得绪的脑袋就往桌子上按。

  周得绪心里那叫一个苦,他肠子都悔青了,昨天是哪个精虫上脑了,见洛洁和刘芒在一起,就找刘芒的麻烦。

  要是昨天没有去找刘芒的麻烦,他现在也不会有麻烦的。

  人被郎川抓着,周得绪根本不敢抵抗,一张大脸很快贴到了桌子上。

  “别愣着,吃啊,快点吃啊!”郎川冲着周得绪大吼,整起周得绪来,比刘芒还积极,他这是要和周得绪完全划清界限,免得也被周得绪给牵连了。

  “吃,快点吃!”

  “周得绪你个王八蛋干事儿吃呀,别在这里装死!”

  “周师兄你就吃吧,早吃早完事儿……”

  “……”

  不仅郎川,周得绪的几个同伴全都把枪口瞄准了他,全都把他当成仇人似得。

  郎川最是着急,直接掰下来一根桌子腿,恨不得塞进周得绪的肚子里面。

  被几个师兄弟硬逼着,周得绪勉强啃了几下桌子腿,苦着脸道:“这玩意太硬了,吃不动啊。”

  郎川大声叫嚣起来,“前几天你还吹自己的牙口好,啃骨头都轻松,现在啃木头就啃不动了是吧,蒙谁呢你。吃,赶紧给我吃,不然我把这玩意直接塞你肚子里去!”

  周得绪死的心都有了,但死之前,很想先把郎川这货给弄死。亏老子平时好吃好喝好玩供着你,甚至还弄妹子孝敬你,你他娘倒好,太你妈坑爹了。

  独孤皎月一直在边上瞧着呢,眼前这一幕在她的眼里面,完全就是一个恶霸在欺凌弱小。

  独孤皎月冷眼瞄向了刘芒,好你个臭流氓,刚在宗门外树林里面霸占了我这个美女一次,把人家欺负的不要不要的。现在倒好,刚回宗门,又忙着让几个狗腿子来欺负一个弱逼男,还真是玩的好一手欺男霸女的戏码。

  很想臭骂刘芒一顿,但这里毕竟是大街上,当着那么多人的面,独孤皎月瞒着还来不及呢,哪里敢开口大骂。

  她把怒火强压下来,朝着周得绪郎川几个摆了摆手,“别在这里胡闹了,都给我散了。”

  独孤皎月开口了,正苦着脸啃桌子腿,啃了一嘴木头渣子的周得绪狂喜起来,赶紧把桌子腿丢一边去,“谢独孤长老,谢谢独孤长老你了。”

  周得绪丢掉桌子腿就跑,还没等他跑远,刘芒来了句:“把桌子腿带着留个纪念。”

  周得绪又苦着脸回来,捡起桌子腿离开,比兔子跑的还快。

  郎川几个半弯着腰谄媚着来到刘芒面前,“周得绪那小子真是不地道,多亏少门主你大人有大量,饶了他这一回,要是我啊,非叫他吃掉一张桌子不行。”

  刘芒笑语道:“放心,那张桌子浪费不了,他走了,不是还有你们嘛,你们几个牙口我看似乎也不错。”

  在刘芒眼里,周得绪不是什么好鸟,面前这些家伙,更不是什么好鸟。

  郎川几个一听,不对劲啊,一个个心都紧了起来,这叫什么事儿?

  见郎川几个没动静,刘芒道:“别愣着啊,桌子是你们搬来的,周得绪还啃了一条桌子腿,你们怎么着也吃半张桌子吧。怎么着,不乐意吃,要不要我让些人喂你们吃?”

  “别,别,我们吃,我们这就吃。”郎川几个苦着脸,忙着对桌子下嘴,可是咬哪里都不是味儿,一嘴木头渣子,想哭都不敢哭。

  刘芒笑语道来了句:“好吃吗?”

  “好吃,好吃着呢。”郎川哪里敢说不好吃啊。

  “我还想着你要说不好吃,就不用吃了。既然你说好吃,那你们就多吃点,不够再让人搬一张桌子来。”

  郎川闻言,一巴掌打在自己脸上,瞧你这张臭嘴,说什么好吃啊,好吃个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