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都市小说 > 透视小医神 > 第849章 美女你别想不认账

第849章 美女你别想不认账

  等离开静室,刘芒和花蕊就忙着去找卢梦瑶她们。

  结果还没等到找到卢梦瑶几个,在花园里面,遇到了一个特别的女人。

  第一眼看到那个女人,刘芒乍一看,还以为是看到自家师父独孤梦了。

  但仔细看了下,女人的面貌虽然和独孤梦非常的像,气质却完全不同,完全没有独孤梦那种超凡入仙般的清冷孤傲气质,完全是两个人。

  来人是独孤皎月,刘芒瞧见她,她也瞧见刘芒了。

  自从昨天在冰火寒潭里面被刘芒给欺负了,一整天时间,独孤皎月一直心不在焉的,都不知道该怎么面对那件事情。

  要是可以的话,她宁愿一切都没发生,就当昨天根本没有去冰火寒潭那里。

  要是昨天没去那里,也就不会遇到刘芒那个男人,不会二比他给,给那样了。

  一想到和刘芒发生的事情,独孤皎月的心就凌乱了。

  她好端端的青云仙门第二美人,有着仅次于独孤梦的美貌的绝色美人儿,竟然稀里糊涂的便宜了一个不知道叫什么名字毛头小子,太悲催了点儿。

  到现在她都有点儿怀疑,昨天发生的事情,该不会是做梦吧,或许一切都是假的,根本就没有发生过。

  可是身体清楚的告诉她,昨天发生的一切都是真的,绝对没有错儿,她是被一个不知道叫什么名字的男人给欺负了。

  昨天一切都发生的太突然了点儿,根本没有给她思考的空间,更一切结束就匆匆离开了冰火寒潭,连问一下那个男人的名字都没来得及。

  现在的她别提多纠结,想把那个男人找出来宰掉,可是又不愿意面对,甚至不愿意想起他。

  件事情绝对不能让别人知道,绝不行,不然的话还不丢死人了。

  想来想去,还是把那个家伙给忘掉,当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比较好。

  对,当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反正除了那个坏家伙之外,没有别人知道那件事情,自己不说出去,别人还会以为她是纯洁无暇的女人。

  独孤皎月刚昂首挺胸,想把那件事情忘掉,继续做个完美的女人,还没一秒钟呢,就傻眼了,刘芒那货出现在了她的目中。

  一看到刘芒,独孤皎月就傻眼了,这家伙怎么会冷不丁的出现了?

  难不成他是故意来找自己?他想做什么,想拿昨天的事情来威胁自己?

  下意识的,独孤皎月转身就走,她太不想面对刘芒这个男人了。

  刘芒见独孤皎月要走,赶紧儿追了过去,“等等,你先别走!”

  刘芒已经认出独孤皎月来了,她不就是昨天在冰火寒潭里面,和他有过一段情缘的女人嘛。

  当时还傻傻的分不清到底是心魔还是一个有血有肉,只是长得很像独孤梦的美女。

  问剑奴,剑奴说没有人从山洞里面出去过,还以为是心魔。

  现在都瞧见人了,刘芒一下子就明白,昨天发生的事情是真的,和他厮混的那个女人不是心魔,而是一个大活人。

  再次见到人,刘芒说什么也不能放她走了。

  发现刘芒竟然追过来,独孤皎月吓了一跳,脚步立马快了起来,干脆跑了起来,飞快的跑出花园,翻墙就跳了出去。

  刘芒才没打算放独孤皎月就那么跑路,一个龙行之术追了过去,“等等,我找你有话说。”

  花蕊目送刘芒追着独孤皎月都出了大宅,忍不住挠了挠头,这叫什么事儿呀。

  正好这时候白素素哼着小调,一步三跳过来,瞧见花蕊发呆好奇问道:“怎么了你啊?怎么一个人在这里发呆,刘芒那货呢?”

  花蕊道:“要是我告诉你,他把师父吓到了,把师父给吓跑掉,追师父去了呢?”

  什么,刘芒把独孤梦那样的超级强者给吓跑?白素素嘿嘿笑了起来,冲着花蕊眨巴了下眼睛,“那还用说嘛,肯定是你发烧了!”

  花蕊摸了摸自己的脸蛋,呜呜呜,真有点儿烫,“兴许我真是发烧了,不然我肯定是眼花。”

  刘芒使用龙行之术,轻松逼近了独孤皎月,眼看着就要追到了,忽然间独孤皎月化作一道流光往前冲了几十米远,再次和他拉开距离,死命往前跑,想甩开他。

  独孤皎月越跑,刘芒越追,两个人一前一后,飞快的在青云仙门宗门里面穿梭,没用多久就离开了宗门。

  独孤皎月没命似得往前狂奔,一直跑到青云七峰之一的山脚下,才停下脚步来,回过头恶狠狠的盯着刘芒。

  瞧着刘芒那张帅脸,独孤皎月气的咬牙,你昨天玷污了本姑娘,今天倒好,还狂追那么远,你想怎么样啊,昨天还没开心够,今天想回味下呢?“你到底想怎么样?”

  刘芒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开口,邂逅这个女人对他来说就是个意外而已,两个人之间的关系,不知道该怎么形容,总之太操蛋了点儿。

  好一会儿,刘芒开口了,“你昨天完事后就跑掉了,我一个五好小青年就那么被你给糟蹋,你总不会以为那件事情可以当没发生过吧?”

  独孤皎月差点吐血,她昨天吃了大亏,面前这货倒好,占了天大的便宜,竟然还在这里卖乖,你丫是人吗,简直太狡猾,太奸诈,太可恶了点儿!

  独孤皎月实在是气的不行,指着刘芒的鼻子大声道:“你还觉得吃亏呢,你一个男人吃亏个什么。还想让我负责,我看该负责的是你才对,你才该给我负责!”

  “好啊,我负责。”刘芒快语答应了下来。

  独孤皎月眨巴了下眼睛,她怎么觉得那么不对劲呢。

  似乎,好像,是中了这货的圈套来着,“好啊,你给我设圈套!”

  “我哪儿有,你可别多想了。我叫刘芒,你叫什么名字?”

  “流氓?你还真是有个好名字。至于我的名字,你别想知道,我才没打算告诉你。”独孤皎月继续指着刘芒的鼻子,“你给我听着,昨天的事情,你给我忘了,全都忘了!我独孤皎月和你一毛钱关系都没有,更没有被你给糟蹋了,知道吗?”

  刘芒笑语道:“原来叫独孤皎月,名字倒是不错。不过你刚才说的话我得纠正下,是你把我糟蹋了才对。我可告诉你,你不想负责,也得负责,从昨天开始你就是我的女人了,要是没男朋友最好,有的话赶紧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