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都市小说 > 透视小医神 > 第817章 妹子你敲个门行不

第817章 妹子你敲个门行不

  酒吧天台上,洛红尘抱着肚子跪在地上大吐特吐着。

  刚才他用秘法控制袭击刘芒的女人尸体,就等于变成了那个女人。

  结果不仅被刘芒暴打一顿,还生生把脑袋按进了满是大便的马桶里面去,和他自己吃了,没什么两趟。

  洛红尘被恶心的晚餐全都吐了出来,差点把午餐也都给吐出来,还是在吐着,根本停不下来。

  洛红尘新收的两个美女见状赶紧扶着他,“少爷您这是怎么了,出了什么事儿?”

  “没,没什么。”洛红尘好歹是止住了呕吐,擦了擦嘴角,满是恨意的目光投向天台下面。

  刘芒啊里刘芒,前段时间你让我洛红尘戴了绿帽子,今天竟然让我吃大便,这笔账老子记下了。

  刚忍着一会儿,洛红尘又吐了起来,实在是忍不住了。

  刘芒几个离开酒吧之后,直接回了酒店。

  了凡忙着回他的房间去,叫几个皮光柔滑衣着清凉性感的美女,彻夜研究没羞没臊的事情去了。

  孙艳和花蕊也回了她们的房间去,卢梦瑶拉着白素素和洛洁两个妹子,也回了房间。

  本来身边好几个美女的,现在倒好,刘芒落得孤家寡人一个。

  难得清闲似乎也不错,刘芒洗了个澡,只穿着一条大裤衩回到卧室,盘腿坐在床上,拿过两块蕴灵石捏碎炼化灵气。

  之前收了伊拉贝娜那个有着邪异却美丽红眼睛和一条长长大辫子的混血大徒弟,到手一整袋子极品蕴灵石,那么长时间了,他还没炼化一小半。

  说起来,刘芒对伊拉贝娜的身世真的挺好奇的。

  她的那个做过舞女的风o骚老妈就不说了,他老爸竟然随手就能留下一整袋的极品蕴灵石,真不知道他是什么人物。

  能拿出那么大手笔,就算是独孤梦,应该都办不到,伊拉贝娜的老爸还真厉害,绝对是玄门中的大富豪。

  极品蕴灵石不仅蕴含的灵气更多,而且更为醇厚,更容易被炼化成内气,刘芒只不过用了个把小时时间而已,就把两块蕴灵石的灵异给完全炼化。

  体内内气充盈的感觉,真的很好很好,刘芒趁着内气充盈,心念一动,金木水火四样东西漂浮在身边。

  四样东西里面,能随心所欲运用的只有火焰而已,水也可以操控但不熟练,金和木还得下点儿功夫才能掌控。

  再唤出神兵火刀来,刘芒觉得自己就像是一个孩子,一个有着强宝物,但没办法驾驭的孩子,根本没办法把自己所掌握的东西威力完全施展出来。

  想熟练运用刚从师父蓝清远那里学到的五行咒法,得苦练才行。

  想完全施展出神兵火刀的神力,得疯狂提升修为才行,甚至达到独孤梦的境界都不够。

  有件事情很诡异,实力每强一分,刘芒就觉得自己更弱了似得。

  他很清楚,是因为眼界不一样了。

  随着不断提升实力,目光看的更远,看到的景象不一样了。

  就像是一个穷光蛋,没钱的时候绝对百万就算是富翁了。

  但当赚到百万的时候,就会现这点钱根本不算什么,和千万亿万富翁完全没得比。

  忽然间,刘芒的脑海里面传来一个女人的声音:“你缺的只有时间而已,以你现在的修为进展度和机缘,别说是在凡界,就算是在妖界仙界神界,也已经算是上等了。如果给你三五十年的时间,凡界无人会是你的敌手。”

  脑海里面的身体,刘芒并不陌生,之前阮胜男给他的妖魂来着,“我还以为你不会再出现了呢。”

  妖魂道:“你我已经是一体,只要你不死,我就不会灭。可惜我当年伤的太重太重,只留下一缕残魂,不然的话怎么会沦落到现在这个地步。不过遇到你,对我来说是个机会,天大的好机会,以的资质和机缘,很有可能帮我凝练肉身。只要你帮我重塑肉身,我就可以复活过来。”

  “帮人复活,我可没那个本事。”刘芒只是医生,又不是神仙,他自认可办不到。

  “你可以办到的,只要你按我说的去做就可以。你帮到我,我也不会亏待你,会给你很多很多好处。之前给你的咒符你好像还没有用,如果有机会,你可以试试咒符的厉害,在这凡界茫茫尘世间,三分钟内不会有人是你的对手。”

  刘芒微微一笑,三分钟内天下无敌手,说的好听,他可不信,“别吹了,你要是真那么厉害,怎么会被人打的只剩下一缕残魂。”

  “那是因为我遇到了你根本想象不到的对手,而且不只是一个,不然以我的实力,怎么会落到现在的田地。这次去青云仙门对你来说是个好机会,青云仙门藏着一样还算不错的宝物,你去了青云仙门,不论如何也要拿到手。”

  提起宝贝,刘芒的眼睛就直冒精光,快语问道:“是什么宝物?”

  没等妖魂说出是什么来,一个人闯进了房间里面,“刘芒你睡了没?”

  来人是白素素,瞧见刘芒只穿着个大裤衩盘腿坐在床上面,立马一声尖叫,用手捂着眼睛,再随手抓起墙边一个摆设花瓶砸过去,“你不要脸!”

  刘芒黑着脸接过花瓶放一边去,没好气道:“我说白素素,这是我的房间,你冷不丁闯过来什么疯?”

  “对哦,这是你的房间来着。”白素素悻悻笑了起来,搓着手道:“算我不对啦,但你也有错,谁叫你只穿着个大裤衩,我乍一看还以为你光着呢。”

  刘芒不住摇头,这货真是太不讲理了点儿,“这是我的房间,我的床上面,别说只穿着裤衩,就是光着又怎么样?别扯那么多,突然跑过来为了什么事儿?”

  “刚才我,我看到一个人,是,是,是”

  白素素结巴了起来,刘芒好奇起来,是什么人,让她那么紧张,“你冷静一下,说说到底是谁?”

  深呼吸,白素素连着好几个深呼吸,“蛊王,我们苗疆的蛊王!我刚才从窗口看到她来到这家酒店了!”

  “苗疆蛊王?”刘芒的脸色一下子就变了,跳下床就跑向门外。

  白素素大声道:“等等,你等等啊,先把裤子给穿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