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都市小说 > 透视小医神 > 第782章 心湖的涟漪

第782章 心湖的涟漪

  刘芒和大巴车司机轮换着开车,除了吃饭加油之外,车子一直没停。

  一下午加上大半夜的时间,距离青云山已经不远了,只有两三百公司而已。

  已经是深夜了,刘芒开了几个小时夜车,司机醒了过来替换他。

  刘芒打了个哈气,回到了后面,瞧见花蕊蜷缩着身体躺在一个并排双人椅子上,睡的正香。

  再看向睡在后排,霸占了五人连排座位的孙艳。

  孙艳竟然醒了,一只白皙的粉腿很不客气的伸向了他,用大脚趾头二脚趾头钳住他的裤子,硬是把人给拉过去。

  孙艳用力太猛了点儿,刘芒差点摔在她身上,好歹是用手撑住,隔着一点距离,看着这个美丽的寡妇。

  高路上没有路灯,晚上车子也不多,只有月光而已。

  借着月光,刘芒看清孙艳那张妩媚的脸蛋上,泛着淡淡的红晕,眼角眉梢流露着一丝柔情蜜意,明明是熟女,却拥有一双粉色的嘴唇,早已经湿润了,就像是在呼唤着谁吻过去。

  刘芒自认不是什么好鸟,对美丽性感的女人,抵抗力几乎等于零。

  看着这个性感的女人娇柔的样儿,呼吸渐渐的粗重了起来。

  目光向下,看向了孙艳的领口,这个女人就算是躺着,胸前依旧挺拔,领口那抹事业线,不是一般的刺眼。

  见刘芒一副色眯眯样儿,孙艳偷笑了起来,身为一个女人,身为一个狐媚子,她很喜欢男人用这种眼神盯着她看,“刘芒你干嘛用那种眼神看着我?白天我主动投怀送抱你不要,难不成晚上的时候又打起我的主意来?”

  刘芒坏坏说道:“把我拉过来的,可是孙艳姐你。千万别告诉我,你只是觉得这样和我说话比较方便,而不是想勾引我。说起来孙艳姐你当寡妇那么久了,就没想过再找一个男人陪伴?”

  孙艳说道:“我们北疆狐族的狐媚子,要么不爱上男人,要么一辈子只认一个男人。我已经爱上过一个男人了,绝不会在爱上另一个男人的。”

  “可是你的眼神可不是那么说的。”刘芒拨开遮住孙艳脸蛋的几缕丝,直勾勾的盯着她那美丽的大眼睛,“你的眼睛告诉我,你好空虚,好寂寞,好像有一个男人陪伴来着。别说是么一辈子只喜欢一个男人,我就不信你空虚寂寞那么多年了,不想有一个男人陪伴。”

  “才不想,我才没有那么想过呢。”

  孙艳矢口否认了,但没人比她更清楚,每一个夜晚,都非常的难熬。

  身为一个成熟妩媚的女人,怎么会不想要一个强壮的男人陪伴。

  可是她是寡妇,自认心里面只有亡夫,才不愿意被别的男人碰触呢。

  一天是忍,一个月是忍,一年也是忍,她都忍了几年了,似乎都已经习惯。

  孙艳捧着刘芒的脸蛋,“我知道刘芒你不喜欢我,对我没什么兴趣,一直以来都是我撩你而已。姐虽然撩你,但只是觉得有意思,和想增强你定力而已,没别的什么意思,你千万别想差了。我们狐媚子都是多情人,一旦爱上一个人,就再也不会变。小妖既然已经是你的人了,以后好好对她,就算不能时时陪在她的身边,但至少别出危险。哪怕你不在她身边,但只要你活着,她心里面就不会像我一样苦。爱一个女人,就千万别让她成为寡妇!”

  “我答应你。”刘芒说着,吻向了孙艳的嘴唇,没给她拒绝的机会,就吻住了她。

  曾经在刘芒昏迷的时候,孙艳用嘴把狐珠喂给了他,但那说不上接吻。

  现在倒好,竟然被刘芒给吻住了,孙艳慌了神,我可是寡妇,你怎么可以吻我呢,你怎么可以那么霸道的动嘴。

  一瞬间,孙艳握爪想扭断刘芒的脖子,但下一秒手就放了下来,她舍不得,她可舍不得宰了刘芒。

  渐渐的,孙艳的牙关沦陷了,舌头也沦陷了,美眸已经闭上不敢去看刘芒。

  老公,对不起,真的对不起,不是我想的,不是我愿意的,是他太坏了,我根本抵抗不了,我的身体没办法抵抗他

  孙艳不住在心里道歉,给她死去多年的亡夫道歉,本来想着为亡夫守一辈子贞洁的,不让任何男人碰触她的身体,哪怕是一个吻。

  可是刘芒太霸道了,不仅得到了她的吻,竟然还不满足,似乎想在夜色下,在大巴车上面吃掉她。

  孙艳很想抵抗一下,抵抗那么一下下,所以她抬起了手,想推开刘芒,可是不知道为什么,一双手竟然抱紧刘芒强壮的后背。

  许久后,刘芒总算是放过了孙艳的嘴唇,孙艳也睁开了眼睛。

  刘芒喘息了一下,轻声说道:“孙艳姐,我。”

  孙艳用食指挡住了刘芒的嘴唇,“不用道歉,我知道不怪你。其实都怪我,自从遇到你之后,就一直很风o骚很不要脸的勾引你,诱惑你。说什么只是想增加你的定力,实际上我只是觉得有趣,想逗逗你。你这么一个强壮的男人,面对我这个的女人,当然受不了了。其实都怪我,刚才的事情,我没放在心上,你不用道歉,只是不要再有下一次了。我的心只属于我的丈夫,哪怕他死了,也属于他,所以我没办法接受别的任何男人,也包括你。”

  刘芒忽然笑了起来,笑的孙艳挺莫名其妙的,“你为什么笑啊?我的话有那么好笑?”

  刘芒笑语道:“我笑,是因为我压根就没想着道歉。孙艳姐你不是一直捉弄我嘛,一直把我撩拨的欲罢不能,偏偏不让我对你做什么。现在呢,报应来咯。你觉得我来一个吻就能满足了?我像是那么好打的人?”

  “不行,不行的。”孙艳轻轻推了刘芒一把,娇滴滴说道:“先不说我能不能接受你,让你玩弄我的身体。车里面还有人呢。”

  刘芒道:“没事儿,司机开夜车很专心,花蕊和了凡都睡着了。”

  边说着,刘芒瞄向前面,花蕊果然还在睡觉,不过了凡那个大和尚,似乎正瞪着牛眼盯着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