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都市小说 > 透视小医神 > 第697章 小爷冤枉啊

第697章 小爷冤枉啊

  刘芒不得不承认,孙艳红这个女人真的很漂亮很成熟性感美艳惹人馋。

  特别是她那股子韵味,简直和慕容嫣然有的一拼,对年轻男人的吸引力是致命的。

  和这样的女人有一段情,似乎是天大的没事儿。

  可是他对这个女人根本不熟悉,今天也只是第一次见面而已,从没有想过有发展的可能。

  再说了,她当年可是自家师父蓝清远的女人。

  刘芒倒是不在乎师父乐意不乐意他的女人被自己动了,反正他早就和孙艳红分手。

  但刘芒不乐意捡自家师父曾经穿过的鞋子,想想都觉得有点不爽。

  孙艳红死盯着刘芒,“我没说让你替你师父还情债,他欠我太多太多了,除了情债还有很多别的东西,他欠我二十年青春,你替他还给我!”

  刘芒道:“时间那玩意,就算我想还,也还不了的。你和我师父之间的事情,都过去二十年了,再说我师父他都已经死了,你该把一切都给放下来,别去想那么多的事情。”

  “你师父真的死了?”

  刘芒没正面回答,反问起孙艳红来,“你觉得我一个当徒弟的,能拿这种事情开玩笑吗?”

  孙艳红沉默了,很快苦笑了起来,“他死了一了百了了,那我呢,我因为他,受了那么多年的苦,谁又能弥补我?当年我年轻漂亮,不知道有多少男人追,可是最后瞎了眼,选了他。没在一起多久,他说了句分手吧,就消失了,再也没出现过。因为他,我的人生被完全打乱,弄的一塌糊涂!他就那么死了,我不甘心,不甘心!”

  发泄般说出这番话,孙艳红拿起刘芒之前倒的酒,咕噜一大口,全给喝肚子里面去。

  一杯酒不过瘾,孙艳红把酒瓶子给拿了起来,大口的喝着,猛往肚子里面灌酒。

  “你这是做什么!”刘芒把酒瓶给抢了过来,“把自己灌醉了又能怎么样,凡事儿看开点。”

  孙艳红似乎不大能喝酒,几大口酒下肚子,就醉眼朦胧了,拍着自己的胸口大声吼道:“我看不开,就是看不开!我明明那么喜欢他,几乎把一切都给他了,他倒好,一句话就把我给甩了,为什么甩我都不说,连个理由都不给我,然后就玩消失,偷偷摸摸的死掉了。这些年来我因为他,多难过你知道吗,你那个师父就是个人渣,人渣中的人渣,只会玩弄女人,不会负责人的人渣!”

  有人当着自己的面,骂自己最最尊敬的师父,要是换做别人,刘芒绝对会抽他的脸。

  偏偏这个人是孙艳红,她有那个资格骂蓝清远,因为当年蓝清远真的伤的她很深。

  刘芒都忍不住在心里面数落起自家师父来,你当年风流就风流咯,干嘛做那种提起裤子就不认账的事情。

  现在徒弟我面对你的老情人,别提多头疼。

  师父哎,你太坑徒弟了。

  “酒,把酒给我!”孙艳红扑向了刘芒,要把酒抢过来。

  刘芒只能往后退,想躲开点孙艳红,没注意到后面,被沙发给绊倒,向后摔在了沙发上。

  一瞬间孙艳红就扑了过来,把刘芒压在下面,“把酒给我,快点儿给我!”

  刘芒感受着温润的触感,短暂的失神后,酒瓶就被孙艳红给抢了去。

  孙艳红大口的喝酒,喝着喝着忽然哭了起来,紧接着又是大笑。

  这个成熟的不行的大美人儿,这会儿像是一个孩子似得又哭又笑,别提多滑稽了。

  刘芒道:“那个孙阿姨,你冷静一下下,光喝酒解决不了问题的。”

  孙艳红冲着刘芒大吼了起来,“什么孙阿姨,我有那么老吗,不许叫我阿姨!”

  “那叫你孙姐总行了吧,反正都是过去的事情了,你该放下就放下,只要放下了,会好过很多。”

  “你让我怎么放下,我能放下吗?”

  “当然能了,这年头有什么放不下的。”刘芒指了指孙艳红的两个红宝石耳环,“要是我猜的不错,这对耳环应该是我师父送你的,你一直佩戴着,就是忘不了他,不如把耳环给摘下来丢掉。”

  “对,是他送的,我干嘛还要戴着!他都死了,我戴着还有什么用,还能给谁看。”孙艳红忙着把红宝石耳环给摘了下来,死命丢到一边去,“滚,该死的蓝清远,该死的负心汉,你给我滚,滚开!”

  刘芒道:“心情是不是好了点?”

  “好个屁!”醉醺醺的孙艳红忍不住爆了句粗口,“我心里好难过,真的好难过,我这二十年一直在想着他,想再见他一面,想杀了他报仇,可是他竟然就那么死了,我想报仇,想痛骂他一顿都难!”

  “大不了这样吧,你把我当成他好了,想骂他什么,就骂我吧。”刘芒豁出去了,师父师父,谁叫我是你徒弟呢,我这徒弟为了你,也是豁出去了。

  “把你当成他?”孙艳红茫然的瞄向了刘芒,恍惚间刘芒的脸蛋变成了蓝清远的脸。

  孙艳红猛的掐住了刘芒的脖子,“你玩弄了我就甩掉我,我掐死你,我掐死你个负心汉!我那么喜欢你,几乎把所有的都给你了,你竟然那么对我,你这个臭男人,你去死,去死啦。”

  正好这时候,房门打开了,上官可儿进了房间里面,孙艳红对刘芒的咒骂她听的清清楚楚。

  这些天来刘芒一直没影儿,一直玩失踪,上官可儿都联系不上他。

  来酒店这里,只是想坐在窗边看看夜景而已。

  没想到进了总统套房,就看到一个女人愤怒的骑在刘芒身上掐他脖子大声痛斥他。

  看到这一幕,上官可儿傻眼了,短暂的失神后快语道:“我好像来的不是时候,抱歉打搅到你们了,再见。”

  刘芒更是傻眼了,让上官可儿就那么走掉,他一辈子也别想解释清楚。

  单手拥着孙艳红蹦跶起来,一个龙行之术快步拦住了上官可儿,“可儿姐你别走,听我解释,我和她之间根本没。”

  没等刘芒解释下去,醉酒的孙艳红送上火热的红唇,当着上官可儿的面,吻住了他的嘴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