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都市小说 > 透视小医神 > 第696章 师父的情债徒弟不想还

第696章 师父的情债徒弟不想还

  刘芒才不管孙艳红愿意不愿意,把车停好,就带着她进了酒店里面。

  等到了电梯里,孙艳红低声道:“刘芒你别以为抓到我的把柄,就可以怎么样我,你休想玩弄我的身体。大不了你杀了我好了,反正这些年来,我也过够了!”

  刘芒按下顶楼的按钮,侧目看向了孙艳红,看着她的身材。

  这个女人保养的真的很不错,宝蓝色的长裙包裹着她那火热的身体,凹凸有致的曲线展现的淋漓尽致。

  再看她的美丽脸蛋,那股子成熟气息简直要了男人的命。

  经历过慕容嫣然后,刘芒特清楚一个极品熟女对年轻男人来说,就像是毒药似得。

  面前这个女人,不会输给慕容嫣然多少,要是能和她共度一晚上,应该会非常的美妙。

  刘芒说道:“说真的,你确实挺漂亮的,应该有不少男人喜欢你。不过别担心,我没打算对你做什么。”

  “不打算对我做什么,需要带我来到酒店里面?”

  孙艳红质问起刘芒来,男人的话在她看来最不靠谱了。

  就比如一个男人说没打算对你怎么样,实际上心里面很可能在盘算着怎么才能把女人弄上床去。

  要是相信男人的话,还不如相信母猪会上树呢。

  现在自己一个女人被他带来酒店,眼看着电梯就要到顶楼了,接下来肯定是去某个房间。

  再然后还能会有什么,无非是被刘芒给抱住狂吻,一件件的扯掉身上本来就不多的几件衣服,火热的身体被他给玩弄一晚上时间,运气不好的话,连孩子都会怀上。

  越想,孙艳红越紧张,忍不住抱住了饱满的胸口,努力的想脱身的办法,但哪里想得到。

  电梯门已经打开,刘芒招呼孙艳红出了电梯,大步去他的专属总统套房。

  等进了房间,孙艳红很想逃走,但门口被刘芒给挡住了,根本逃不掉。

  一想到马上就可能要发生的事情,一想到自己马上就会被刘芒给强暴,孙艳红害怕的不行,再也伪装不了镇定了,厉声道:“你别想动我一根手指头,要是你敢碰我,我不会放过你,绝对不会放过你!”

  刘芒道:“别自己吓唬自己了,你应该调查过我,很清楚我不缺女人。”

  边说着,刘芒边握着孙艳红的胳膊,把她推到沙发那里让她坐下,拿过一瓶酒打开,倒了两杯,一杯递给她,一杯自己喝着,“嗯,口感还不错,你也尝一下。”

  孙艳红没接酒杯,“我没心思喝酒,你有什么话就直说。”

  “既然你想直接,那也好。”刘芒说道:“都二十多年了,你还没放下?”

  孙艳红很清楚刘芒说的是什么,是二十年前那段无疾而终的感情,她和蓝清远之间的感情。

  孙艳红沉默了,那段感情是她心里最痛,是她最最不想回想起,更不想提及的痛处。

  越不想想起,却越是会在脑海中浮现,和蓝清远的点点滴滴都浮现出来。

  开心的,不开心的,一股脑全都涌了出来。

  孙艳红苦恼极了,揉了揉发痛的脑袋,哀求般冲着刘芒道:“我知道我错了,我只是恨蓝清远而已,不应该发现你和他有关系,猜测你是他的徒弟,就对你下杀手。我不该迁怒你,我向你保证,以后不会再找你麻烦了,请你别再提以前的事情了,我求你!”

  看着面前这个痛苦的女人,刘芒大体上猜得到她和自家师父之间的事情。

  二十年前的时候这个女人还是个活力四射的少女,年轻,漂亮,朝气蓬勃,就像是一朵含苞待放的娇艳花朵。

  正是情窦初开的时候,遇到了情场老手的蓝清远,被蓝清远忽悠的坠入了爱河,成为了蓝清远的诸多女人之一。

  蓝清远那时候可不是什么好鸟,到处留情,留给她的时间根本不多,但她还是很开心,觉得会和蓝清远一直在一起。

  可是突然有一天,蓝清远告诉她,要和她分手,之后就彻底消失了。

  她那时候肯定非常痛苦,发了疯一样想找到蓝清远,但根本找不到。

  然后呢,她就由爱转恨了,恨不得想蓝清远去死。

  要不然也不会时隔二十年后,还会迁怒自己了。

  说起来,刘芒特鄙视自家师父,他当年风流就算了,竟然当了负心汉,不知道伤了多少女人的心。

  就比如面前这个孙艳红,足足二十年了都没能放下,这二十年来她不知道受了多少苦。

  刘芒缓了缓口气,轻声道:“我带你来这里,不是想找你麻烦,只是想劝你一句,那么多年过去了,该放下就放下吧。”

  “我放不下,要是放得下,二十年前我就已经放下了,这些年来,我一直忘不了他,忘不了那个该死的男人,我好想好想把他找出来给杀掉!你告诉我,他在哪里,他在什么地方?”

  刘芒叹了口气,说道:“抱歉,就算我告诉你他在哪里,你也已经见不到他了。唉,蓝清远是我师父,十多年前,他就已经去世了。”

  刘芒装作伤心样儿说出这番话,师父你老人家可别怪徒弟,谁叫你当年做负心汉呢,我可是在给你擦屁股,你得谢我才是。

  孙艳红蹭的站了起来,死盯着刘芒,不可置信的盯着他,“什么,他死了?”

  刘芒演戏演到底,摆出一副伤心样儿,“是啊,当年他离开你的时候,是因为中了一种毒,根本没办法治好,所以选择了放手,让你去找真正属于你的幸福。他在临死前几年,收了我做他的徒弟,在他死之前,曾经告诉过我,他这辈子对不起很多人,其中就有一个叫孙艳红的女人。师父他临死都没有忘了你,你就原谅他吧。”

  “他真的死了,竟然真的死了?”孙艳红瘫坐在了沙发上,心情复杂极了,一直想蓝清远死,可是听到他的死讯,却莫名的想哭,偏偏没有眼泪落下来。

  刘芒轻轻拍了拍孙艳红的肩膀,“都是过去的事情了,你看开点。”

  “他死了,一了百了了,我呢,我怎么办?”孙艳红死死的抓住了刘芒的手,“你是他徒弟,就等于他儿子,父债子还这句话你应该听说过吧!”

  刘芒傻眼了,这叫怎么回事,难不成这个女人想自己做她男人?“不好吧,我们两个不合适,师父的情债我没办法还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