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2章 大蛮牛

  洛璃虽然胸很大,几乎就是一只小奶牛,但不无脑。

  这种情况下,琳姐让她来铺床,明摆着是要他留下来,待会儿伺候刘芒。

  身为琳姐的手下,洛璃早就知道她的命运已经交到了琳姐的手里面。

  她的未来,包括以后陪伴哪个男人,和哪个男人厮守一生,决定权都掌握在琳姐的手里面。

  既然刘芒炼化了黑龙魄,得到了琳姐的认可,成了琳姐的男人。

  那么她洛璃,早晚肯定也会是刘芒的女人。

  这点她非常的清楚。

  但清楚归清楚,事到临头了洛璃还是很忐忑。

  反正她的命运不会由自己左右,而是由琳姐决定,既然琳姐决定让她伺候刘芒,她没拒绝的权利。

  一想到马上要发生的事情,先不说喜欢不喜欢刘芒,她曾经不止一次偷看刘芒和琳姐厮混,那火热的场面让她想起来就害羞和害怕。

  她可不是琳姐那样的火热大美人儿,能受得了刘芒那个野蛮的男人吗。

  自己这朵小花,受得了刘芒那头大蛮牛的摧残吗?

  洛璃忐忑极了,恨不得逃走,但她不能走。

  琳姐是她的救命恩人,而且抚养她长大,别说琳姐让她陪伴刘芒,就算是让她今晚上陪几个她根本不认识的丑陋男人一起睡,她也没办法拒绝。

  身为一个女孩,洛璃早就认命了,似乎刘芒也不错,起码他很帅气,而且琳姐那么喜欢他,如果跟了他,以后就可以一直和他还有琳姐在一起。

  等进了卧室,洛璃柔柔的躺在大床上,等待着刘芒过来,用最粗鲁的方式夺走她的纯洁。

  客厅里面,琳姐从刘芒怀里蹦跶了下来,给了刘芒一个是男人就懂的眼神,“洛璃虽然年纪小,却是我调教的八个美人儿里面最最乖巧懂事讨人喜欢的一个,我早就打定主意要她做我的陪嫁丫头了。今晚上嫣然姐姐和阮胜男都不在,就让她伺候你好了。”

  说完这番话,琳姐把刘芒朝着卧室方向推了一把,让先他进去和洛璃痴缠。

  刘芒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他怎么觉得自己像是遇到了包办婚姻似得。

  就洛璃之前那副忐忑的小眼神,明显是不愿意。

  刘芒挠了挠后脑勺,冲着琳姐道:“要不,还是算了吧?”

  “那怎么可以,你不收了洛璃,难不成想我一个人陪你呀,我可不乐意。”琳姐太清楚里里面有多强壮了,要是没个人分担,一晚上下来她明天能下床才怪。

  琳姐不由分说,根本就不给刘芒拒绝的机会,硬是把他推进了卧室里面去。

  等把门关好,琳姐料想一男一女两个人在一起,不发生点什么也不大可能,接下来就等刘芒那个坏蛋,对洛璃使坏了。

  里面一时半会儿肯定结束不了,琳姐握着长烟管,偷笑着离开了,去巡视酒吧。毕竟离开半个月,不知道这里情况怎么样。

  刘芒进了卧室,洛璃吓了一跳,特紧张的瞄着他好一会儿,最后大字型往床上一趟,认命般说道:“你要玩弄我就玩弄吧,不过我没经验,别指望我怎么伺候你。你想要救来吧,我就当被蚊子叮一下,不过你最好快点完事,不然我不保证会不会把你给踹下床去!”

  看着咸鱼似得躺在床上,等待自己过去欺负的洛璃,刘芒笑语道:“别在这里自己吓唬自己了,琳姐已经走了,你也离开吧。”

  洛璃还以为刘芒一进来,肯定不管不顾的,把自己给推到,用自己的身体发泄他的***来着,一次次的蹂躏自己,直到他筋疲力尽。

  现在倒好,他竟然打发自己走人。

  洛璃差点以为自己听错了,“你刚才说什么,你说放我走?”

  刘芒道:“是啊,我让你离开。怎么不愿意?”

  “我愿意,我当然愿意了。”洛璃立即蹦跶下床,一路小跑就去门口,打算开溜。

  可是到了门口,洛璃的脚步停了下来,回过头瞄向刘芒,“你会那么好心放我走?你,你该不会想假意放我走,然后用强把我给抓回来,强行折磨我吧?你,你还真变态!”

  面对洛璃的痛斥,刘芒不知道该怎么吐槽这货好,你丫想象力至于那么丰富吗?

  见刘芒不说话,只顾着偷笑,洛璃更害怕了,两只手护着极其饱满的胸口,满是戒备的目光死盯着刘芒,“我警告你哦,要是你想欺负我就欺负了,但你别想愚弄我!女人可睡,不可以愚弄!”

  “行了,别自己吓唬自己了,我洗个澡,你爱哪里去哪里去。”刘芒没多搭理洛璃那个大胸妹子,自顾自的选了套新衣,去了浴室里面。

  今天一整天都风尘仆仆的赶路,晚上才到江南市,刚才又和慕容嫣然在医院那里厮混一次,出了一身的汗,现在身上黏糊糊的特不舒服,就想洗个澡。

  到了浴室里面,麻利的脱掉所有衣服,刘芒开始淋浴,美美的洗澡澡。

  没多久,刘芒听到一阵细微的脚步声从后面传来。

  刘芒的嘴角勾勒起一抹微笑来,洛璃那个妹子还真有意思,好心放她走,竟然主动送上门来。

  脚步声越来越近,刘芒继续装作不知道,最后脚步声到了他后面。

  刘芒已经可以想象得到洛璃那虽然娇小,但却火热的身体从后抱住他的情形了,甚至幻想到洛璃在身上涂抹滑滑的沐浴乳,用身体伺候他洗澡的样子,肯定非常的美好。

  可是没等刘芒开心多久,后面传来了伊拉贝娜的声音:“师父你的肌肉好棒哦。”

  刘芒还以为是洛璃进来了,没想到竟然是伊拉贝娜那个大徒弟,下意识的转身看去,“你怎么进来了?”

  伊拉贝娜一副理所当然的口吻道:“当然是打开门,光明正大的走进来偷看的。”

  伊拉贝娜边说着,边忙着偷看刘芒,看着看着眼睛忽然瞪大了,嘴巴也变成了O型嘴,一声尖叫后,红着脸跑了出去,边跑边吼:“师父你太凶了,我以后不要嫁给你!”

  刘芒特无语,哥哥我哪里凶了,我可什么都没做好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