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fa888 casino手机版 > 都市小说 > 透视小医神 > 第666章 光棍的怨恨

第666章 光棍的怨恨

  李大胖把獾子给烤的外焦里嫩的,别提多香了。

  不管刘芒和楚宁悦还没回来,他特没廉耻的扯下来一大块肉,吃起独食来。

  一块香喷喷的肉下肚,李大胖舔了舔油滋滋的嘴唇,“奇了怪,这都去了那么长时间了,怎么还没回来?该不会狼叼去了吧?”

  先不说这年头刘家村附近有没有狼,就算是真有狼出没,被刘芒撞见,李大胖觉得也是狼倒霉。

  冷不丁的,李大胖很猥琐的笑了起来,刘芒和楚宁悦一男一女钻进山林里面去,该不会是打野战去了吧?

  刘芒这些天晚上一直没闲着,忙着享用他那几个漂亮老婆。

  现在倒好,大白天有点儿空闲时间,就和刚认识的美女鬼混。

  我勒个去,刘芒那货真是不要脸。

  李大胖忍不住又代表全天下的光棍狠狠的鄙夷了刘芒一把,祝愿那小子腰疼肾疼加早泄!

  想起楚宁悦那身材,李大胖暗暗吞了下口水,她那样的女人比李寡妇不知道强了多少,要是能和她滚几次床单真是再好不过了。

  先不管刘芒和楚宁悦,李大胖扯下獾子一条后腿吃了起来,老子美妞,但有吃的呢。

  你们不回来是吧,我把肉都给吃光,就给你们留一点骨头!

  十多斤的大獾子,一整条肥腿下了李大胖的肚子,刘芒和楚宁悦也还没回来。

  这时候李大胖有点着急了,就算你们野战去,也该完事儿了吧,至于那么长时间不回来?

  实在是等不及了,李大胖再扯下一条獾子后腿,边吃边去找刘芒和楚宁悦。

  李大胖对这片山林不怎么熟悉,但他鼻子特别灵,刘芒身上刚才一直扛着玄木灵火藤,沾了一股子玄木灵火藤的味儿。

  玄木灵火藤是什么药材,李大胖不清楚,但那股子味道他从没有在别的地方闻到过,非常的独特。

  顺着刘芒一路上留下的气味,李大胖一直往前找,大概走了两三百米,李大胖停下了脚步,他已经听到了前方树林里面传来了楚宁悦的声音,“嘶,好疼啊,刘芒你的蛇弄疼我了,让它轻点?”

  李大胖的耳朵立马竖了起来,好家伙,一个美女娇滴滴的嗔刘芒蛇弄疼了他,男人身上哪里有蛇?

  李大胖下意识的低头看了一眼,难道是那玩意?

  艹,那不真是打野战嘛!

  很快刘芒的声音也传来:“你忍着点,习惯了就好,待会儿不仅不痛还会有很舒服的感觉,不会像现在这样难受。哎,你别抱着我。”

  “我就抱着你,就抱着你,我现在这样都是你害的,不抱紧你抱紧谁。唔,我好热,刘芒你热不热,你吻我一下好不好。嗯,你别愣着呀,吻过来嘛,我以前可还从没有被男人吻过,便宜你了。”

  李大胖已经不只是耳朵竖起来那么简单,听的那叫一个激动,肾上腺素不断地分泌,呼吸都急促了起来。

  好家伙,刘芒和楚宁悦还真是不要脸,把老子一个人撂下,两个人偷偷跑到这里来鬼混!

  更扯淡的是,竟然是楚宁悦主动。

  刚才一副不爽刘芒的样子,就被刘芒抱着一路而已,就惦记上了刘芒,你丫有廉耻没。

  你要逆推,你大胖哥不是更好嘛。

  李大胖丢掉吃的只剩下骨头的獾子腿,小心翼翼的再往前挪了一段距离,打算偷看。

  忽然间一个黑影袭来,裹挟着劲风直射他这里。

  李大胖吓得赶紧缩脖子躲开,黑影从他脑袋刚才所在地上飞过,砸在了一棵大树上,生生砸进了树干里面。

  李大胖伸着脖子看过去,原来是一块石头来着,竟然被砸进了树干里面二三十厘米。

  这会儿他是一阵后怕,还好刚才躲开了,要不然还得了。

  这时候刘芒的声音传来了,“难不成不是野猪?”

  李大胖捏了一把冷汗,打消了偷看的主意,转身就跑开,他可不想再有几块石头飞过来。

  就在刚才李大胖站立的位置前方十来米一棵大树下,刘芒正和楚宁悦忙活着。

  刘芒正把楚宁悦给按在大树上,让楚宁悦背对着他。

  楚宁悦一副难耐的样儿,抱紧大树不住摸索着,边回过头,火热的不行的眼眸直勾勾的盯着刘芒,“刘芒你是不是男人啊,有女人送上门,你竟然这样对我,自己不下手,反倒用蛇咬我的脖子,你该不会是无能吧?”

  接连几颗牛娘果下肚,楚宁悦的喉咙虽然被刘芒扣了下弄吐,吐出来不少,但还是有一部分没吐出来。

  药力早已经发作,她整个人饥渴的不能在饥渴了,恨不得立即和男人厮混。

  可是刘芒竟然对她不感冒,不下手就算了,后一条色彩斑斓的小蛇咬她的脖子,说是能解毒。

  楚宁悦完全控制不了自己,想逆袭了刘芒,结果被刘芒按在了大树上,只能怀抱大树什么都做不了。

  呼吸越来越急促,楚宁悦恨不得怀里的大树是个男人,她浑身燥热的都快疯掉了,“我求刘芒你了,我知道自己是因为吃错了东西,不过没关系的,你要了我吧,我不会怪你的,求你,求你了……”

  刘芒道:“你不会怪我才怪了,等药力散掉你不想杀了我才怪。再说了,我老婆比你漂亮多了,我对你才没兴趣。”

  “你混蛋,哪有你这样的男人,你不是男人,你是无能,你是太监,你不行,你叫女人好了……”

  欲求不满的楚宁悦臭骂起刘芒来,一个劲的大骂,越骂越难听。

  刘芒有点火大,扬起手来重重一巴掌打在了楚宁悦的丰臀上,啪的一声响。

  “啊……”楚宁悦先是一声难耐的痛呼,紧接着回过头饥渴的望着刘芒,“你好坏,竟然打我,打的人家好舒服哦,再打我几下好不好,使劲点儿打,重重的打,用力的打。”

  “你欠打是吧,那我成全你!”刘芒扬起手,一巴掌接着一巴掌打过去,敢撩哥哥我,敢说哥哥我是太监,看我不狠狠收拾你。

  李大胖并没有走远,他这个位置听不到刘芒和楚宁悦的对话,但听的到那一连串急促响亮的啪啪啪声,“艹,至于那么猛吗,也不怕闪了腰,老子代表全天下光棍鄙视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