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34章 走鬼混去

  就葛妮那副嗲嗲的样儿,让刘芒直呼受不了。

  面前的小媳妇,是村长刘福贵新娶没半年的老婆。

  刘福贵虽然五十多岁了,娶的小媳妇却只有二十来岁,压根不比刘芒大多少。

  说起刘家村,交通差的不行,和外面接触不多,村里面女人打扮的大都土里土气的,唯独葛妮这个小媳妇,整天打扮的像是一朵花。

  人漂亮,皮肤特白皙,天天穿着时髦的裙子,打扮的漂漂亮亮的,走在村子里面,不知道多少汉子和大小伙子看的眼热,恨不得一口把她给吞了。

  刘福贵刚娶媳妇的时候,就有人说,刘福贵这不是娶媳妇,是打算戴绿帽来着。

  那么漂亮的小媳妇,肯定守不住刘福贵,早晚给他戴上三五顶绿帽子。

  后来真没少汉子和大小伙找葛妮献殷勤,想勾搭上手,尝尝村长媳妇的滋味。

  可惜葛妮这个小媳妇,眼光还挺高,看不上那些男人,唯独看上了刘芒。

  刘芒没离开刘家村那半年时间,葛妮是隔三差五的来药庐这里找他看病。

  一会胸疼,一会腚疼,一会又是妇科病,就是变着法的勾刘芒这个大小伙子,想发展成她的情人。

  刘芒一个血气方刚的大小伙儿,哪里受得了小媳妇的勾引,要不是师父师娘管得严,还有桃花盯得紧,早就被葛妮得手了。

  半个多月没见,葛妮这个小媳妇还是那么漂亮,身上那股子淡淡的骚气,真是太要人命了。

  不过还好,刘芒早就经过大小妖孽的磨练,对付起泛着骚气的女人,也早就熟练的很,嘿嘿笑语道:“几天没见,妮子姐你是越来越漂亮了。瞧你这红光满面的样儿,皮肤嫩的都快掐出水了,肯定是村长的功劳吧,他的腰还受得了?”

  被刘芒打趣,葛妮是脸不红气不喘的,“呸,就那个死鬼,见着我都躲着我,深怕我一口吞了他似得。整天在外面勾勾搭搭的,哪里顾家里面婆娘寂寞不寂寞。再说了,他哪里能和刘芒你比呀,瞧他那那样儿,再看刘芒你这精壮的身板。啧啧啧,半个多月没见,又解释了不少。”

  葛妮边说着,边动手摸起刘芒的胳膊来,使劲捏了一把,“真粗,真硬。”

  刘芒赶紧把胳膊缩回来,“咳咳,这次我回来,是带媳妇回来的。”

  葛妮飞了一个媚眼给刘芒,“你当谁没有那口子似得,你有媳妇儿,我也有男人,可那又怎么样,你妮子姐又不勾你这个汉子,只是来找你治病而已。”

  “治病?”刘芒盯着葛妮上上下下瞧着,除了想男人想疯了之外,还真没什么毛病。

  “可不就是找你治病嘛。”葛妮一只手拍在了自己饱满的胸脯子上,“你瞧我这里,自打刘芒你离开了,就一直疼的慌,可难受了。你总算是回来了,可得给我好好看看,仔仔细细的检查一下,看看是不是出什么毛病了。妮子姐这次可没骗你,是真的疼,你不信摸摸看,肯定能摸到病灶。”

  刘芒看了下葛妮低胸领口那白花花一片,再看了下自己的手,他倒是很想去试试手感,可是一出手还得了,这个饥渴小媳妇还不把自己给吞了啊。

  刘芒是不大喜欢刘福贵,但毕竟他是桃花的爸爸来着,弄他的小媳妇,似乎不大好,被师父师娘知道,还不打死呀。

  见刘芒没动静,葛妮跨前了一步,身体就快贴近了刘芒怀里了,微微昂着头,用嗲的不行的甜甜嗓音道:“刘芒你倒是帮帮我啊,你妮子姐真的好疼好难受,你行行好给我检查一下嘛,不然你妮子姐今晚上又睡不着觉了。”

  刘芒有点儿招架不住了,嘿嘿笑道:“说起来我的医术只是一般般而已,哪里能和师父比,要不我让他出手,给你看一次病?”

  “那怎么行,怎么能便宜他。啊,不,我是说,你师娘管得紧,就算是你师父乐意,你师娘也不乐意啊。还是不麻烦你师父了,就刘芒你好了,来帮我检查下嘛。”

  葛妮主动的不能再主动了,都把身子贴在了刘芒身上,就差自己扯掉上衣露出一对饱满,扯着刘芒的手按上去了。

  这时候,药庐院门口传来了卢梦瑶的声音:“哟呵,哪里来的骚狐狸啊,怎么隔着老远,都能闻到一股子马蚤口未。”

  听到卢梦瑶的话,葛妮赶紧离开刘芒,和他拉开了一点距离,瞄向了卢梦瑶。

  只看了一眼,葛妮就傻眼了,刘家村里面,怎么会有这么漂亮的女人。

  卢梦瑶个头非常的高挑,起码一米七二高,身上穿着火红色的衬衫和长裤,脚下一双运动鞋,那饱满的,那纤细的腰肢,那就算是被长裤包裹着也迷死人不偿命的超美大长腿,再配上满是英气的绝美脸蛋,往哪儿一站,都是一道亮丽的风景。

  别说是在刘家村,就是在江南市,这样的大美人,也没几个,葛妮看的眼都直了。

  当着葛妮的面,卢梦瑶大步走过去,挽住刘芒一条胳膊,“臭流氓,一看不住,就到处拈花惹草的!”

  卢梦瑶突然过来,刘芒别提多感激了,笑语说道:“哪儿呀,这是妮子姐,村长刘福贵的媳妇,来找我是要看病的,我们之间清清白白的,一毛钱关系都没有。”

  卢梦瑶瞄向了葛妮,“是吗?”

  葛妮猛点头,“是啊,我是来看病的,我胸口疼找刘芒瞧瞧而已。现在没事儿了,你们忙,我走了。”

  撂下话,葛妮也不勾刘芒了,提着裙摆快步就跑开。

  刘芒看葛妮那样儿,以后肯定是不会再来勾自己了,但没等松一口气,就瞧见卢梦瑶用要杀人似得目光盯着自己看,“老婆你至于用那种眼神盯着我吗,我和她真没什么?”

  “那么风骚一个小媳妇,刚才都钻进你怀里了,说没什么,谁信呢?你快坦白,和她什么时候勾搭到一起的,在一起几年了,是你主动还是她主动,第一次鬼混,是在什么地方。”

  刘芒快语来了句,“后山树林里面。”

  “好啊,你果然有和她鬼混!”

  “我不是说她,我是说老婆你。”刘芒握着卢梦瑶的手,快步跑向后山,“走,鬼混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