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5章 柔顺美人

  上官可儿很想拒绝,非常想拒绝刘芒的要求。

  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刘芒的话就像是有魔力似得,让她拒绝不了。

  面对强势的刘芒,上官可儿选择了顺从,吻住了刘芒的手,轻咬着他的手指……

  刘芒另一只手正拿着一瓶酒送到嘴边,边喝着啤酒,边看着上官可儿这个可人儿。

  这个女人真的很美很美,更难得的是她的身材是普通女人根本比不了的。

  西瓜似得饱满上围,别说东方女性,就算是金发碧眼的洋妞,又有几个能拥有。

  更让刘芒觉得兴奋的是,她明明想和自己再共度一夜,偏偏表面上非常的抵触。

  就比如现在吻着自己的手,明明很顺从,脸蛋上却一副无助委屈的样儿,就像是被自己给欺负了似得。

  一瓶酒喝光了,刘芒放下空瓶子,抓过一缕上官可儿的秀发,轻吻了一下,冲着这个美丽的女人说道:“既然都来了,就没什么好矜持的,要矜持,要害羞,就等明天早上好了。现在呢,别管什么矜持和羞涩,我要你做一个最最火热,最最放浪的女人。来,给我笑起来,看向我,要妩媚,要勾人,要有着浓浓的媚意,眼神要火热,要猛龙……”

  面对刘芒的要求,上官可儿下意识的看了过去,和刘芒的目光交织在一起。

  上官可儿不知道怎么才能变得妩媚,只知道和刘芒那炙热的视线交织在一起,自己的身体渐渐的变得很热,胸口越来越胀,两条被黑丝包裹着,肉感十足的绝品****难耐的并拢在一起。

  最后的矜持,让上官可儿放开了刘芒的手,蹭的站了起来,但没有离开,而是走向了主卧室,“我去洗个澡。”

  刘芒很想把上官可儿给抓住拉过来,但没那么做,既然上官可儿没选择离开,那么今晚上她就是自己的,没必要逼她那么紧,到时候把她给吓的跑掉就糟了。

  上官可儿拿着随身的小包快步进了主卧,她对这里的一切都很熟悉,昨晚上就是在这里,和刘芒彻夜放纵。

  等打开灯,看到那张已经换了新被褥的大圆床,想起昨晚上和今天早上在上面和刘芒放纵的情形。

  一想到马上又要到刘芒的怀里,和那个强壮霸道的男人,把矜持和娇羞丢一边去,一次次的放纵,上官可儿娇羞的不行。

  出奇的,上官可儿不想逃走,一点点都不想离开了。

  来之前心思还很乱,可是到了这里,仿佛一切都看开了。

  是啊,两次和一次又有什么分别,现在就算离开了,昨晚上在这里丢掉的纯洁也拿不回来了。

  在那张边上着几面镜子的圆床上,昨晚上刘芒多少还有点儿怜惜,今晚上他会不会更野蛮?

  上官可儿的身体好烫,烫的不行,不敢再看圆床,匆匆进了浴室里面。

  上官可儿想用冷水让燥热的身体冷静下来,可是她发现根本办不到,就算看不到圆床,但看着洗手台还有浴缸,她的思绪都会飞到昨晚上,回想着和刘芒厮混的情形,身体越来越燥热。

  刘芒在客厅呆着,静静的等着上官可儿过来。

  闲的无聊,一瓶接一瓶喝着啤酒。

  因为洛百盛的事情,刘芒的心情不是很美好。

  刘芒自认实力够强了,有龙神诀和火刀在手,就算是脱凡境上品的高手,他也不会输。

  可今天遇到的偏偏是一个入圣境的强者,两人之间都着难以逾越的实力鸿沟。

  一个脱凡境的人,面对入圣境的高手,实在是太无奈了。

  在同龄的人里面,他的实力已经算是非常出色了,可是那又有什么用,对手可不会和他讲年纪,刘芒再清楚不过。

  师父蓝清远是天下第一神医,他的修为肯定也不差,只是不知道为什么,他只教自己医术。

  要是师父教一些强悍的秘法,这些年下来,实力至少比现在要强两倍,遇到洛百盛,或许也就没那么悲催只能逃。

  那么多年来,刘芒一直是师父师娘抚养长大,他们两个人对待自己就像是对待亲儿子,不教什么强力秘法,或许他们有什么苦衷吧。

  因为林娇娇的事情,必须尽快回刘家村一次,半个月没见,不知道师父师娘怎么样了。

  还有,也不知道师父能不能治好林娇娇。

  能治好的话最好不过了,万一治不好,那就麻烦了。

  就在刘芒胡思乱想的时候,一连干掉了几瓶酒。

  虽然喝的是啤酒,喝得多了还是有点上头,刘芒揉了揉有点儿胀痛的脑袋,打了个哈气,在真皮沙发上面睡着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一个火热的吻把刘芒给叫醒了过来。

  感受着柔软却又火热的唇舌,刘芒睁开了眼睛,看到一双妩媚的眼眸,上官可儿儿美眸。

  见刘芒醒了,上官可儿赶紧儿抬起头,红着脸道羞答答的望着他,轻声说道:“是你让我今晚上放下矜持,放下羞涩,做一个最最火热的女人的。”

  刘芒坏坏的盯着上官可儿,她的头发干爽,刚才应该只洗了身体,肌肤泛着沐浴后特有的娇艳光泽,身体依旧被那条性感的长裙所包裹着,饱满的前襟随着呼吸不住的起伏,两条****正跪在沙发下面。

  看着这个放开了一切,散发着浓浓妩媚气息的美丽女人,刘芒嘴角勾勒起一抹得意的笑容,“看样子,我今晚上会是江南市最最幸运的男人。什么都别说,用你最最热情的一面,用你觉得羞耻的方法来伺候我,让我开心,让我恨不得一口吞了你。”

  上官可儿稍稍的犹豫了一下下,没多抵触什么,很快就选择了顺从。

  上官可儿可儿跑去了浴室一趟,端回来一盆水和毛巾,跪在刘芒面前,抱起他的两条腿,鞋子袜子都给脱掉,把刘芒的脚放在盆里面,特温柔的给他洗脚。

  边给刘芒洗脚,上官可儿边懦懦说道:“妈妈曾经告诉过我,女孩子最羞人的事情,就是给自己的男人洗脚。今晚上你是我的男人,所以我才给你那么做,但以后你别想要。”

  看着上官可儿那副羞答答的样儿,刘芒已经快要爆炸了,等她给自己洗完脚,没等倒掉洗脚水,就把她给拉起来,狂吻向她那柔软的嘴唇……